上個月我老公張冉去世了。

我和張冉結婚十四年,在結婚前,我們還戀愛了八年。我們十八歲戀愛,到張冉離世,實際上我們在一起已經二十二年了。

這二十二年來我們歷經風雨,真的是過的很不容易。從一貧如洗白手起家,再經歷了雙方老人去世,生意敗落,然後再次創業,我和張冉在一起的日子真的可以拍一部連續劇了。

現在,我們的生活剛剛平穩,這兩年我基本不去公司了,開始注意保養一下自己了,四十歲的人了,雖然後來經濟條件不錯,卻根本沒有時間保養自己和享受生活。我對張冉說:我提前二線吧。

沒想到張冉會出車禍,搶救了三天才醒過來,但誰知道那只是迴光返照。

我不知道人死之前是不是真的有預感,在我歡欣鼓舞的認為張冉救過來的時候,張冉卻對我說:我這回過不去了,我想跟你說,我有件事對不起你,我交往了個女人,她才二十五歲,我和她一年了,她懷孕了,希望你能幫我照顧她。

一個正常的妻子聽到老公說這樣的話會是什麼反應?本能的反應是頭大了,然後是憤怒,可對面那個和你在一起二十二年的男人,他奄奄一息了,他眼神里滿是期待,我能怎樣呢?

我覺得我嘴裡說的來的話是另一個人的聲音:好的,你放心吧。

張冉真的就放心的走了,但那不是我的心聲,我的心聲是:你活過來,你給我說清楚!

我很冷靜的辦完了張冉的葬禮,可能是我這輩子在生意場上摸爬滾打,遇到很多意外的事情,每每遇到事情的時候,我都告訴自己要冷靜,所以,冷靜已經成為了我處理問題的慣性思維了。

但在最後殯儀館清場的時候,當我知道自己再也看不見那個我愛了很多年,相濡以沫很多年,但最後卻撕裂我幸福感的男人的時候,我還是泣不成聲。

所有幫忙的親朋好友都散去後,我知道我要面對張冉留下的一切事宜了,公司的業務還有那個小三兒。

那個女孩沈慧是公司去年來的文員,後來提升到人力資源部當部長助理,那時我基本不怎麼在公司露面了,但我還是對那個女孩有印象,因為高。

一個身高178cm的女孩是很容易引起注意的,可能張冉也是因此注意到她了。

我先在公司處理各種事物,這對我來說沒難度,因為公司是我和張冉一手打拚出來的,所有事情我都熟悉。

我並沒有急於和沈慧接觸,但在了解員工狀況的時候,我留意了大家對她的評價。

都說這個女孩子很敬業,很能吃苦,而且性格很好,做事分寸把握得當,口碑不錯。

聽大家的反應,沈慧和張冉的事大家並不知道。這也正常,如果張冉做的很張揚的話,以我的敏感程度,我應該有感覺。

而且,大家也不知道沈慧懷孕的事情,我留意了一下,公司安排給她的事情很多很雜,絲毫沒有被照顧的成分。

我突然對這個和我老公有染的女孩沒那麼憎恨了。

一個多月,我都忙於在公司里處理各種事物,每天都能見到沈慧,但她的級別不夠和我彙報,所以我和她始終沒有面對面的接觸。

我在等待處理這些的時機。

又過了將近一個月,人力資源部的部長對我說沈慧要辭職。

我知道,現在該是面對的時候了。

我把沈慧約出來喝茶,在那個茶館的小雅間裡,我第一次好好的端詳了這個女孩。主要是她的眼神!我還滿意,她的眼神,乾淨,堅毅。

我問她為什麼辭職。

她說有點私人原因。

我說:生孩子?

沈慧愣了一下,看了看自己的肚子。

你想好了嗎?張冉已經不在了,你確定要無名無分的生下這個孩子?

沈慧更驚訝了:您怎麼知道?

我說:我怎麼知道不重要,但你的想法很重要。你未婚生子,你將來怎麼結婚,怎麼和你未來的老公交代,你怎麼帶大這個孩子?張冉死了,你為什麼一直沒有找過我?

沈慧比我想像的要冷靜,而且她對我一直稱呼「您」:其實我和張總在一起知道這樣做不對。現在您知道了,我必須向您道歉。其實張總活著的時候,我就打算不要這個孩子了,但是他想要,因為他沒孩子。但即便那樣,我也不想要這個孩子,因為如果他想要孩子,可以跟您商量,用一種您和他都同意的方式來獲得。但張總去世後,我卻改變了主意,因為第一我自責,如果不是我說第二天我要去做流產,或者張總不會在高速路上出事,第二,他已經不在了,能留在這世上的骨肉也只能是我肚子裡這個了。我和他之間的感情雖然不道德,但畢竟有了,我也要為此負上一份責任。我有什麼資格和面目去找您要錢要說法呢?我搶奪了本屬於您的一部分幸福,卻以此要挾的事情我做不出來。至於我怎麼養大他,我想總可以的吧,因為我從來也沒有想過要依靠任何人,自己的孩子能生下來,我就有本事養大他。至於我以後和什麼樣的男人交往,也只能看緣分了。

我真的有些欣賞這個女孩了,我知道張冉為什麼會喜歡她了,不是青春和身體,而是她的個性氣質,其實沈慧和我是一種類型的女人。

我說:現在我可以告訴你,張冉在臨終前讓我照顧你,說你懷了他的孩子。我遲遲不和你聯繫,是因為我想看看你是什麼樣的女人。如果值得,我會按照我的承諾去做,如果不值得,他的家業是和我一起打拚出來的,我不會輕易放手。

沈慧驚訝的望著我:您一直知道,都沒有趕走我?您不恨我嗎?

我說:傷害了自己幸福的人,我一定會有怨恨,但我和張冉經歷過這麼多年,按說都是那種彼此不分的關係了,但事實上,我和他這麼多年來,彼此都保持著一份獨立,就是我們的財產一直分別存在。買房都各自名下一套,買車也是,存款也是。兩個人始終不能成為一個人,所有的感受也只是多了默契,而並不能真正的感同身受。所以我對你當然有恨,但沒有那麼強烈,我甚至可以站在他的立場上去觀察,你值不值得。現在,我覺得張冉愛你也沒愛錯,如果他活著,我知道了你們的事,我會選擇第一時間和他分手,我會拿走屬於我的一切,我不會讓自己的婚姻里存在三人行。可是,現在,他不在了,我就當自己已經離婚了,我站在他一個老朋友的角度去處理你和他之間的問題,所以我決定把他名下所有的財產的一半都分給你和你的孩子,當然,前提是,你要把孩子生下來。

另一方面,看你的工作態度和工作能力,我批准你兩年的是假期而不是辭職,至於你和外人怎麼解釋這件事,你自己處理,如果你上班我會讓公司按照懷孕的標準對待你,產假等等福利是一樣的。

這樣的結果沈慧當然是想不到的,她哭了,她是個挺堅強的女孩,她說:馮總,真想不到您如此大氣,其實,我之所以當時不想和張總生下這個孩子,是因為我看得出來,他離不開您,我和他不可能有結局。

我沒有回應這些話,如果張冉在,我知道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無論他離得開離不開我,我都會離開他的,我和他二十二年的情感,我不容許有雜質的繼續。

現在,沈慧懷孕六個月了,還在公司上班,她對同事說,她是隱婚,是個幸福媽媽,至於她遇到什麼,那是她必須面對的事情。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iv-gpt-ad-1446467308349-1'); });

我能答應她的是,張冉生前我答應的:照顧她。

就當是個老朋友的托福吧。

(喜歡就轉發吧)



8.png


7.png







         


       

4.png


Screenshot.png

3.png


2.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56.jpg

154.jpg

157.jpg


155.jpg

151.jpg

148.jpg


147.jpg

149.jpg

150.jpg



145.jpg

150.jpg

141.jpg

146.jpg

152.jpg

143.jpg

140.jpg


139.jpg

138.jpg


137.jpg

136.jpg

135.jpg

134.jpg

130.jpg

131.jpg

128.jpg


127.jpg

121.jpg

122.jpg


123.jpg

124.jpg

119.jpg

117.jpg

116.jpg

115.jpg

120.jpg


114.jpg

107.jpg

111.jpg


110.jpg


108.jpg




106.jpg


105.jpg

101.jpg

099.jpg


103.jpg

102.jpg

098.jpg

097.jpg

096.jpg

095.jpg

092.jpg


091.jpg

090.jpg

089.jpg



085.jpg


094.jpg

088.jpg

086.jpg

060.jpg


064.jpg

063.jpg

061.jpg


057.jpg

059.jpg

056.jpg

055.jpg


052.jpg

051.jpg


050.jpg

049.jpg

048.jpg


047.jpg

046.jpg

045.jpg

044.jpg

043.jpg

040.jpg

039.jpg


038.jpg

037.jpg

036.jpg


035.jpg

034.jpg

033.jpg

032.jpg

031.jpg

030.jpg

029.jpg


028.jpg

027.jpg

5ec5bf25-5678-51e6-3b98-b76cd648b95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