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34 (3).jpeg

我想有錢,但不是想發財,我得為了微微——木木的女兒賺錢,她倒好,三十樓一蹦噠,把三個月的女兒留給了我,也不叫留給我,是她已經沒有任何親人了。木木是孤兒,小的時候父母就不在了,十五歲時爺爺奶奶也過世了,在埋了兩老後就帶著幾件衣服去了深圳,十五歲了,可以養活自己了。        

我雖說大學畢業,可尼瑪浪費的不止時間,還有金錢,到頭來還不如木木,我來深圳找她時,她做到一家酒店經理了,我只能在身上錢快用盡的時候選擇了一家小公司做文員,做過的都知道,能做文員條件兩種,一是漂亮無學歷的,一是有學歷不漂亮的。        

木木的故事俗套,香港老闆想兒子,但木木生了女兒,香港老闆就消失了。木木想不開,從酒店三十樓跳下,樓頂放著女兒。        

當我從酒店人員手中接過微微時,我不知道怎麼抱這個毛東西。帶回租房時,在狹小的空間裡她哭得肝腸寸斷,她是在難過她母親的離去嗎?我呆呆地坐在旁邊,腦子一片空白。鄰居郭姐可能是被吵得實在受不了了,大聲拍門才將我驚醒。        

“你!哪來的?誰的?你的?拐的?撿的?”        

“我,我朋友的。我們一個村的。”        

郭姐一把抱起孩子,“崽子哭得真狠,餓了吧,啥時候吃的?吃奶粉還是母乳?她媽呢?”        

“她媽跳樓了。”        

“啊?”        

我這才知道這個小東西要吃奶,要換尿不濕。一陣慌亂外出採購安頓,小東西被郭姐哄睡了。        

“郭姐,你怎麼會帶小孩?”        

“姐離異,有娃的,判給他爸了。”燈光昏暗,看不清郭姐表情。        

臨走郭姐列了清單,要我買的東西,我已累到不想動彈。我做了一個夢,夢里木木有話對我說,我聽不清,我很使勁地聽,豎著耳朵聽,聽啊聽,聽到了微微嚎啕大哭的聲音,郭姐在外拍著門:“丁月,娃要喝奶啦!”        

天!這我才剛合眼啊!        

天亮了,我收拾起床上班,對,上班,準備出門發現滴溜溜的眼睛看著我,靠,這有一祖宗,我上班了,她怎麼辦?放床上?關房間裡?尿了怎麼辦?餓了怎麼辦?我好想說,妞,你自己管自己吧,我要上班了,我一月掙三千大洋,但昨晚你已花了一千多個了。        

我到公司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詫異地望著我,有見帶貓狗上班的,沒見帶娃上班的,微微還好,吃飽喝足不吵不鬧,我大方地回應看她的人,微微,是的,我在來的路上給取的。老闆來的時候臉黑得像包公,老遠就指我,叫我上辦公室。我的心像鼓一樣敲著。        

我把孩子交給郭姐,一進辦公室就給他跪下了,嚇得老闆從椅子上跳了起來。聽完我要多苦有多苦,淚流滿面的描述,一個大男人眼也紅了。        

帶娃肯定影響工作,扣工資五百,一個月後如不能解決,帶娃一起走人。        

公司小就是好,老闆說了算。        

郭姐午餐幫我打上來在辦公室一起吃的,她問我:“你想怎麼樣?什麼時候送福利院?”        

“送福利院?為什麼?”        

“怎麼?你想自己帶?”        

郭姐看了我一眼,“你,未婚,沒養過孩子,還,沒錢,你怎麼帶?你想過嗎?孩子要吃奶粉,要穿衣服,要買尿不濕,生病要看醫生,你那點工資在深圳想養娃?比天方夜譚還天方夜譚。        

我知道。我才工作不到一年,吃飯要錢,租房要錢,原本想房子到期住宿舍的,可現在……        

“我先帶著,過些時候送回老家吧。她沒一個親人了。”我沉默。我不知道我媽知道會怎樣。        

下班回家,看著微微躺在床上,眼睛滴溜溜地亂轉,她現在還好無邪,已不知她生母已離去,電話響了,酒店的人說木木有些東西要我去領回來,還有木木的骨灰。        

我想回家,可家裡還有一個弟弟等我這點薪水,母親已做不動太多農活,父親早前在開山時出意外走了,我的大學一大半是木木支援的,她說要我完成她的夢想,她說我長得醜還不讀點書以後沒男人要的,她說當年把我從崖邊拉上來時,就當我是她的妹妹了,她永遠罩著我,她說我們是大山的女兒,在哪都能活,可是木木你……        

我知道這個世界,這個世界沒錢萬萬不能的,我要養這個孩子,無論何種方式,都離不開錢,所以我要賺錢,我要有錢!        

我決定去擺夜市賣湯圓,下班讓郭姐幫我看娃,把房東曾經的三輪車攤子收拾了,穿過兩條街,在一個大工廠的門口支起了攤,湯圓料是早早在菜場買的,第一天賣了十多碗,連本帶利賺了四十幾塊錢,嗯,奶粉錢有了。第三天下雨,第四天去晚了,位置被別人佔了,也是賣湯圓。第五天剛擺上被幾個男人掀了,我身上都是湯圓粉。        

這個不行,我換別的,去小商品市場批發了一些小飾品,賣了三天,就賣了十幾塊錢,這個簡單,用塊布擺地上,搞個充電小檯燈照著,如果有人趕我撈起就跑。收攤回家,郭姐看我累得不想動,直接帶微微睡覺了。        

我想這太慢了,還是賣湯圓賺得多些,可是被人趕的問題我解決不了,我鬥不過那些人。        

我在原地他們趕,那我就走著賣,我把攤車送去修修,開始邊穿工業園區邊賣湯圓,郭姐看我每天回家坐在那將錢一張張地捋平,一副財奴的樣子笑說:“你還不如樓下小髮廊的,人家一晚上比你總數還要多。”        

我回道:“姐,我倒是想去,可我沒漂亮臉蛋不說,該像個女人的地方我一個沒有,我怕我去了人家以為我是嫖客。”        

郭姐笑得險些摔倒,收了笑:“要不我找人幫你養這孩子吧?”        

我看著郭姐:“姐,孩子我不會送人的。”郭姐怔怔地看著我,也許是我的嚴肅讓她尷尬了,她一言不發地回去了。        

日子很快,馬上快一個月了,我給母親打電話,告訴她我要回家一趟。我知道我在公司幹不下去了,晚上太累,白天做事老犯錯,不說老闆,我自己也呆不下去了。還有我要送微微回家。        

當我和微微出現在村口時,母親面無表情,幫我抱微微回了家。孩子在炕上自娛自樂,母親臉上才有了點柔和:孩子你送福利院去吧,我們養不活,弟弟還在讀書,指望著你打工掙錢供他。        

“媽,錢我掙,但孩子我不會送福利院的,我的命是木木給的,我要償還的。”知我倔脾氣的母親繃著臉的坐在了炕頭。“姑娘,你還沒嫁人,你帶著個娃是個什麼事?”        

“我知道,我可以今生不嫁。”        

“你!我老了,可看不了孩子了!”母親甩手出去了,夜半醒來看見她坐在炕邊發呆。        

我決定還是帶微微出門,臨行前我帶微微去了木木的墳頭,什麼也沒說,但孩子哭了,不知木木聽見沒?        

回到郭姐那,郭姐接過微微,我告訴郭姐我要帶著微微一起去賣湯圓,我把三輪車改下,掛個嬰兒車就行了。        

那天,天涼風大,沒什麼人出廠門,正想早點回去,有個人站在我攤前,點了一碗湯圓,看我下湯圓的功夫,跟我聊天:你一個人帶孩子呀?你老公呢?我笑了笑:我沒老公。        

“你是單親媽媽?”        

“算不上。”        

那人的聲音很好聽,讓人有種麻麻的感覺,我記得他連著有十天吃我的湯圓了。        

就那麼一下,他從我手中接過湯圓的時候,他的手有點熱,那種熱度傳到了我的胸口。他笑了笑站在攤邊看著我:“你要回家了吧?”        

“嗯。”        

“要不我送你?”        

“啊?不用了,真的。”        

我努力使離去的背影看起來不那麼吃力,眼淚卻止不住地流下來。轉彎的時候偷偷轉過頭看去,只看到他進廠門的背影。        

入深秋了,微微咳了一天了,我一邊搓湯圓一邊看著微微,她小臉咳得通紅,餵水也不喝,我想等下收攤回去,帶去租房樓下的門診看下。正想著聽見有人要湯圓,抬頭看到他正笑瞇瞇地站在攤前。        

“今天生意怎麼樣?”        

“還行,也快收攤了。”        

湯圓下鍋,微微咳得吐奶了,我一下把手裡的東西都丟了,抱起微微拍她的背,“她生病了?”        

“嗯。”        

“那趕緊去醫院呀!”        

“我等下去!”        

“孩子都病成這樣了,還等!”        

他摸了下微微,從我手中抱過孩子,朝廠門值班室喊了聲:“老王,幫忙把湯圓車推進去下!”話語間已經抱著孩子往路口跑了,我連忙跟上。        

醫生說萬幸來得早點,如果晚了怕是要燒成肺炎了。掛了點滴,小臉也不紅了,已經安靜地睡了。        

“這是誰的孩子呀?”我這才想起是他帶我來醫院的。        

“錢我明天給你,攤子我明天去推回,今天謝謝你了,很晚了廠門要關了。”我不想看他,他沒做聲,好半天我一回頭,他還站在旁邊,見我發現他,他笑了笑:“我叫李祥,今年二十七,在俊得電子廠做部門經理,你的事多少知道點,如果可以,我想幫你。”        

我笑了:“幫我?呵呵,怎麼幫?養我們倆麼?”        

“可以。”他回答的速度讓我覺得臉上燙了起來。我不敢看他的眼。        

往後的日子,他每天下班都來攤上幫我,哪怕我轉了幾個街角,離俊得電子廠遠遠的,他還是能找到我,來了也不說什麼,到了就幫忙,實在幫不上就帶微微。微微快一歲了,開始呀呀學語了,他逗她:“叫叔叔,叫叔叔。”看著他倆一個逗一個笑,如同一幅畫,就著路燈的光在我心裡慢慢長成了一朵花。        

臨年關的一個晚上,我叫住李祥:“李祥謝謝你,我們,真的不可能,我家裡除了我媽,還有一個正在讀中學的弟弟,我爸早死了,山里沒有男人,什麼錢都掙不出來,我賣湯圓除了養微微,還要供弟弟讀書,我無法擁有平常人擁有的,你不一樣,你年輕有為,事業有成,可以找個相當的女生談戀愛,我什麼也沒有,有的只是拖累,你要是找了我,最起碼十年不能翻身。”        

他笑著看我:“很晚了,收攤吧。”        

送我回家的路上,看他賣力地騎著三輪車,我抱著微微跟著,到租房樓下,他像往常一樣,幫我把車停好就走,我拉住他:“微微該叫我姐姐,她是一個比我大一歲的,我該喊小姨的人的女兒。”        

是的,按輩分我得叫木木一聲小姨,村子里大都沾親帶故的。        

但木木從來不讓,只讓我叫姐。        

晚上在租房裡我抱著微微淚流滿面,奶粉不敢吃差的,衣服都是房東送的,還有郭姐買的,家裡每月都要寄錢。        

誰找我誰倒大霉的,我沒告訴李祥,他母親來找過我,一個乾淨體面的老太太,沒有哭嚎辱罵,只在攤邊看我賣湯圓,做湯圓,她淡淡地對我說:“妹子,你人好手也靈巧,但負擔太重了,於誰都是一種拖累。”        

當我知道她是李祥母親時,心底那顆小花一下子連根折斷了。        

離開深圳來中山幾個月了,這工廠多,但廠子都大,一個廠門賣了到下一個廠門要騎很遠,年後微微會走了,怕她瞎跑,我只有拴個繩子,一頭在她身上,一頭在我腰上。        

看著那些廠區寫字樓出來的姑娘們,心想:要是我也從這寫字樓裡走出來會是什麼樣,想歸想,湯圓還得賣,人生就是這樣,上天安排好你的位置,該擔怎樣的責任就該怎樣做。        

那天,正擺攤準備做湯圓,微微突然朝一個方向歡快地張著小手,咯咯地笑,一個人影走近了:“丁月,來碗湯圓。”        

一年後,我守著小店,店子開在俊得電子廠邊,微微在店門口玩耍。        

我想起有一晚我把她抱到商場門口想放下她時,她沒有哭鬧,靜靜地望著我笑。        

那個笑讓我堅定了這一生。        


8.png



7.png







         


       

4.png



Screenshot.png

3.png


2.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56.jpg

154.jpg


157.jpg

155.jpg

151.jpg


148.jpg

147.jpg

149.jpg


150.jpg


145.jpg

150.jpg

141.jpg

146.jpg

152.jpg

143.jpg


140.jpg

139.jpg

138.jpg



137.jpg

136.jpg

135.jpg

134.jpg

130.jpg

131.jpg


128.jpg

127.jpg

121.jpg


122.jpg

123.jpg

124.jpg

119.jpg

117.jpg

116.jpg

115.jpg


120.jpg

114.jpg

107.jpg


111.jpg

110.jpg


108.jpg




106.jpg

105.jpg

101.jpg


099.jpg

103.jpg

102.jpg

098.jpg

097.jpg

096.jpg

095.jpg


092.jpg

091.jpg

090.jpg


089.jpg


085.jpg


094.jpg

088.jpg

086.jpg


060.jpg

064.jpg

063.jpg


061.jpg

057.jpg

059.jpg

056.jpg

055.jpg


052.jpg


051.jpg

050.jpg

049.jpg


048.jpg

047.jpg

046.jpg

045.jpg

044.jpg

043.jpg

040.jpg


039.jpg

038.jpg

037.jpg


036.jpg

035.jpg

034.jpg

033.jpg

032.jpg

031.jpg

030.jpg


029.jpg

028.jpg

027.jpg


5ec5bf25-5678-51e6-3b98-b76cd648b95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