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家姐妹三個,就弟弟一根獨苗,從小我們三個姐姐就特別疼愛他,有好吃的都給他,他要什麼都會儘量滿足他。

弟弟也還爭氣,不像那些被寵壞的孩子,驕橫霸道。他聰明懂事,學習成績也好,大學畢業後在一家公司做銷售,不久又談了個女朋友。

我們姐仨嫁得都還可以,雖然不是大富大貴,但小日子也都還過得去。去年初,弟弟買房準備結婚,我們三個姐姐每人贊助他5萬。

可是誰也沒想到,弟弟的新房剛裝修好,他去掛窗簾時,竟然失足從樓上掉了下來。

這一摔,把弟弟摔成了植物人。他的未婚妻在醫院陪了兩個月,後來可能覺得弟弟沒什麼希望了,她父母也逼得緊,就不再來了。

我們姐仨和父母輪流照顧弟弟。

醫院像個無底洞,多少錢砸進去連個聲響也沒有,可弟弟卻絲毫沒有好轉的跡象。

後來我們又轉院到廣州、北京為弟弟看病。去的時候都滿懷希望,但得到的結果仍然是失望。

這樣折騰了大半年後,我們三個家庭幾乎都已經被拖垮了。

我和老公都是工薪階層,本來賺的錢除了花銷之外還小有節餘。但為了給弟弟治病,我們的存款都花光了,還借得到處是債。

大姐開了家小店做點小生意,原本日子過得也還行。但弟弟這一病,大姐經常要陪弟弟,生意也沒心思做了,店幾乎要關門了。她還養著兩個孩子,一個讀高中一個讀初中,都是花錢的時候。

二姐家情況也差不多,僅有的一點積蓄都花在弟弟身上了。為了省錢,二姐連早餐都不捨得吃。

那天,又接到醫院的交費通知,我們姐仨都犯了愁:到哪兒去弄錢呢?而且,弟弟的主治大夫同我們談過,如果想進一步治療,醫療費恐怕得三五十萬,但也並不能保證就能康復。

這事真是煎熬人啊,要放棄治療嗎?可是看到父母滿頭的白髮,和他們殷切的眼神,還有弟弟,曾經那樣體貼懂事,我們真捨不得。

但繼續治療,巨額的醫療費我們已經無力承擔。三個家庭已經被榨幹,且姐夫和孩子們也都各有怨言。二姐夫甚至跟二姐提了離婚,因為他承受不了這樣無窮無盡的壓力。

為救植物人弟弟,三個好端端的家庭被拖垮了,甚至還有可能拖散。

我不知道,這樣的拯救,到底值不值得……


8.png


7.png







         


       

4.png


Screenshot.png

3.png


2.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56.jpg

154.jpg

157.jpg

155.jpg

151.jpg

148.jpg


147.jpg

149.jpg

150.jpg



145.jpg

150.jpg

141.jpg


146.jpg

152.jpg

143.jpg

140.jpg


139.jpg

138.jpg


137.jpg

136.jpg

135.jpg


134.jpg

130.jpg

131.jpg

128.jpg


127.jpg

121.jpg

122.jpg


123.jpg

124.jpg

119.jpg


117.jpg

116.jpg

115.jpg

120.jpg


114.jpg

107.jpg

111.jpg


110.jpg


108.jpg





106.jpg


105.jpg

101.jpg

099.jpg


103.jpg

102.jpg

098.jpg


097.jpg

096.jpg

095.jpg

092.jpg


091.jpg

090.jpg

089.jpg



085.jpg


094.jpg

088.jpg

086.jpg

060.jpg


064.jpg

063.jpg

061.jpg


057.jpg

059.jpg

056.jpg


055.jpg


052.jpg

051.jpg


050.jpg

049.jpg

048.jpg


047.jpg

046.jpg

045.jpg


044.jpg

043.jpg

040.jpg

039.jpg


038.jpg

037.jpg

036.jpg


035.jpg

034.jpg

033.jpg


032.jpg

031.jpg

030.jpg

029.jpg


028.jpg

027.jpg

5ec5bf25-5678-51e6-3b98-b76cd648b95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