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僅為示意,非當事人)

18歲那年,他因為行兇傷人,被判了6年。從他入獄那天起,就沒人來看過他。母親守寡,含辛茹苦地養大他,想不到他剛剛高中畢業,就發生這樣的事情,讓母親傷透了心。他理解母親,母親有理由恨他。

  入獄那年冬天,他收到了一件毛線衣,毛線衣的下角綉著一朵梅花,梅花上別著窄窄的紙條:好好改造,媽指望著你養老呢。這張紙條,讓一向堅強的他淚流滿面。這是母親親手織的毛線衣,一針一線,都是那麼熟悉。母親曾對他說,一個人要像寒冬的臘梅,越是困苦,越要開出嬌艷的花朵來。以後的四年裡,母親仍舊沒來看過他,但每年冬天,她都寄來毛線衣,還有那張紙條。為了早一天出去,他努力改造,爭取減刑。果然,就在第五個年頭,他被提前釋放了。

  背著一個簡單的包裹,裡面是他所有的財物———五件毛線衣,他回到了家。家門掛著大鎖,大鎖已經生鏽了。屋頂,也長出了一尺高的茅草。他感到疑惑,母親去哪兒了?轉身找到鄰居,鄰居詫異地看著他,問他不是還有一年才回來嗎?他搖頭,問:「我媽呢?」鄰居低下頭,說她走了。他的頭上像響起一個炸雷,不可能!母親才四十多歲,怎麼會走了?冬天他還收到了她的毛線衣,看到了她留下的紙條。

   鄰居搖頭,帶他到祖墳。一個新堆出的土丘出現在他的眼前。他紅著眼,腦子裡一片空白。半晌,他問媽媽是怎麼走的?鄰居說因為他行兇傷人,母親借了債替傷者治療。他進監獄後,母親便搬到離家兩百多里的爆竹廠做工,常年不回來。那幾件毛線衣,母親怕他擔心,總是託人帶回家,由鄰居轉寄。就在去年春節,工廠加班加點生產爆竹,不慎失火。整個工廠爆炸,裡面有十幾個做工的外地人,還有來幫忙的老闆全家人,都死了。其中,就有他的母親。 鄰居說著,嘆了口氣,說自己家裡還有一件毛線衣呢,預備今年冬天給他寄出去。


   在母親的墳前,他捶胸頓足,痛哭不已。全都怪他,是他害死了母親,他真是個不孝子!他真該下地獄!第二天,他把老屋賣掉,背著裝了六件毛線衣的包裹遠走他鄉,到外地闖蕩。 時間過得很快,一晃四年過去了。他在城市立足,開一家小飯館,不久,娶了一個樸實的女孩做妻子。

  小飯館的生意很好,因為物美價廉,因為他的謙和和妻子的熱情。每天早晨,三四點鐘他就早早起來去採購,直到天亮才把所需要的蔬菜、鮮肉拉回家。沒有僱人手,兩個人忙得像陀螺。常常,因為缺乏睡眠,他的眼睛紅紅的。不久,一個推著三輪車的老人來到他門前。她駝背,走路一跛一跛的,用手比劃著,想為他提供蔬菜和鮮肉,絕對新鮮,價格還便宜。老人是個啞巴,臉上滿是灰塵,額角和眼邊的幾塊疤痕讓她看上去面目醜陋。妻子不同意,老人的樣子,看上去實在不舒服。可他卻不顧妻子的反對,答應下來。不知怎的,眼前的老人讓他突然想起了母親。


       

   (圖僅為示意,非當事人)

老人很講信用,每次應他要求運來的蔬菜果然都是新鮮的。於是,每天早晨六點鐘,滿滿一三輪車的菜準時送到他的飯館門前。他偶爾也請老人吃碗麵,老人吃得很慢,很享受的樣子。他心裡酸酸的,對老人說,她每天都可以在這兒吃碗麵。老人笑了,一跛一跛地走過來。他看著她,不知怎的,又想起了母親,突然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一晃,兩年又過去了,他的飯館成了酒樓,他也有了一筆數目可觀的積蓄,買了房子。可為他送菜的,依舊是那個老人。

  又過了半個月,突然有一天,他在門前等了很久,卻一直等不到老人。時間已經過了一個小時,老人還沒有來。他沒有她的聯繫方式,無奈,只好讓工人去買菜。兩小時後,工人拉回了菜,仔細看看,他心裡有了疙瘩,這車菜遠遠比不上老人送的萊。老人送來的菜全經過精心挑選,幾乎沒有乾葉子,棵棵都清爽。


       

  (圖僅為示意,非當事人)

      只是,從那天后,老人再未出現。

  春節就要到了,他包著餃子,突然對妻子說想給老人送去一碗,順便看看她發生了什麼事。怎麼一個星期都沒有送菜?這可是從沒有過的事。妻子點頭。煮了餃子,他拎著,反覆打聽一個跛腳的送菜老人,終於在離他酒樓兩個街道的衚衕裡,打聽到她了。

  他敲了半天門,無人應答。門虛掩著,他順手推開。昏暗狹小的屋子裡,老人在床上躺著,骨瘦如柴。老人看到他,詫異地睜大眼,想坐起來,卻無能為力。他把餃子放到床邊,問老人是不是病了。老人張張嘴,想說什麼,卻沒說出來。他坐下來,打量這間小屋子,突然,牆上的幾張照片讓他吃驚地張大嘴巴。竟然是他和媽媽的合影!他5歲時,10歲時,17歲時……牆角,一隻用舊布包著的包袱,包袱皮上,綉著一朵梅花。他轉過頭,呆呆地看著老人,問她是誰。老人怔怔地,突然脫口而出:兒啊。

   他徹底驚呆了!眼前的老人,不是啞巴?為他送了兩年菜的老人,是他的母親?

   那沙啞的聲音分明如此熟悉,不是他母親又能是誰?他呆愣愣地,突然上前,一把抱住母親,號啕痛哭,母子倆的眼淚沾到了一起。 不知哭了多久,他先抬起頭,哽嚥著說看到了母親的墳,以為她去世了,所以才離開家。母親擦擦眼淚,說是她讓鄰居這麼做的。她做工的爆竹廠發生爆炸,她僥倖活下來,卻毀了容,瘸了腿。看看自己的模樣,想想兒子進過監獄,家裡又窮,以後他一定連媳婦都娶不上。為了不拖累他,她想出了這個主意,說自己去世,讓他遠走他鄉,在異地生根,娶妻生子。得知他離開了家鄉,她回到村子。輾轉打聽,才知道他來到了這個城市。她以撿破爛為生,尋找他四年,終於在這家小飯館裡找到他。她欣喜若狂,看著兒子忙碌,她又感到心痛。為了每天見到兒子,幫他減輕負擔,她開始替他買菜,一買就是兩年。可現在,她的腿腳不利索,下不了床了,所以,再不能為他送菜。

  他眼眶裡含著熱淚,沒等母親說完,背起母親拎起包袱就走。他一直背著母親,他不知道,自己的家離母親的住處竟如此近。他走了沒二十分鐘,就將母親背回家裡。母親在他的新居里住了三天。三天,她對他說了很多。她說他入獄那會兒,她差點兒去見他父親。可想想兒子還沒出獄,不能走,就又留了下來!他出了獄,她又想著兒子還沒成家立業,還是不能走;看到兒子成了家,又想著還沒見孫子,就又留了下來……她說這些時,臉上一直帶著笑。他也跟母親說了許多,但他始終沒有告訴母親,當年他之所以砍人,是因為有人污辱她,用最下流的語言。在這個世界上,怎樣罵他打他,他都能忍受,但絕不能忍受有人污辱他的母親。

  三天後,她安然去世。醫生看著悲慟欲絕的他,輕聲說,「她的骨癌看上去得有十多年了。能活到現在,幾乎是個奇蹟。所以,你不用太傷心了。」他呆呆地抬起頭,母親,居然患了骨癌?打開那個包袱,裡面整整齊齊地疊著嶄新的毛線衣,有嬰兒的,有妻子的,有自己的,一件又一件,每一件上都綉著一朵鮮紅的梅花。包袱最下面,是一張診斷書:骨癌。時間,是他入獄後的第二年。他的手顫抖著,心裡像插剜一剜地痛父母的愛是永遠的!子女的孝也應該永遠!百善孝為先!


8.png


7.png







         


       

4.png


Screenshot.png

3.png


2.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png

156.jpg

154.jpg

157.jpg


155.jpg

151.jpg

148.jpg


147.jpg

149.jpg

150.jpg



145.jpg

150.jpg

141.jpg

146.jpg

152.jpg

143.jpg

140.jpg


139.jpg

138.jpg


137.jpg

136.jpg

135.jpg

134.jpg

130.jpg

131.jpg

128.jpg


127.jpg

121.jpg

122.jpg


123.jpg

124.jpg

119.jpg

117.jpg

116.jpg

115.jpg

120.jpg


114.jpg

107.jpg

111.jpg


110.jpg


108.jpg




106.jpg


105.jpg

101.jpg

099.jpg


103.jpg

102.jpg

098.jpg

097.jpg

096.jpg

095.jpg

092.jpg


091.jpg

090.jpg

089.jpg



085.jpg


094.jpg

088.jpg

086.jpg

060.jpg


064.jpg

063.jpg

061.jpg


057.jpg

059.jpg

056.jpg

055.jpg


052.jpg

051.jpg


050.jpg

049.jpg

048.jpg


047.jpg

046.jpg

045.jpg

044.jpg

043.jpg

040.jpg

039.jpg


038.jpg

037.jpg

036.jpg


035.jpg

034.jpg

033.jpg

032.jpg

031.jpg

030.jpg

029.jpg


028.jpg

027.jpg

5ec5bf25-5678-51e6-3b98-b76cd648b95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