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有位秀才,某天隨太太回娘家,向嶽父拜壽,因一時高興多喝了幾杯,當場醉倒,被送回書房休息。沒多久,他的小姨子到書房拿東西,見姐夫睡的枕頭掉地上,便替他撿起來,順手扶起他的脖子,想替他枕好,沒想到秀才人醉心不醉,一見機會難得,便拉著小姨子不放。
       


       

小姨子用力掙脫後,憤怒之餘,就在牆上題詩以泄憤:

好心來扶枕,為何拉我衣?若非姊姊面,一定是不依。該死!該死!        


       

秀才等小姨子走後,下床一看,覺得很不好意思,便題詩辯白:

貼心來扶枕,醉心拉你衣,隻當是我妻,不知是小姨。失禮!失禮!        


       

秀才題完後再睡,其妻見牆上詩句,不禁醋火中燒,也題詩一首:

有意來扶枕,有心拉她衣,牆上題詩句,都是騙人地。彼此!彼此!        


       

不久,小舅子也看到,不覺技癢,也提了一首:

清心來扶枕,熏心拉她衣,姊妹雖一樣,大的是你妻。清醒!清醒!        


       

後來被嶽父發現,不禁大怒,也提一首詩,以作警告:

不該來扶枕,不該拉她衣,兩個都有錯,下次不可以。切記!切記!        


       

嶽母因心疼女婿,隻得題詩一首詩,來打圓場:

既已來扶枕,也已拉她衣,姐夫戲小姨,本來不稀奇。別提!別提!        


       

小姨的未婚夫看到後,也氣憤的題了一首:

可憐來扶枕,居然拉她衣,你敢戲小姨,我要戲你妻。公平!公平!        


       


秀才自己的老爸看到後,也題了一首:

應該來扶枕,也可拉她衣,反正大已娶,多個更便宜!努力,努力!        


       

秀才的老媽看到老頭子題的後,覺得老頭子的想法很好,也題了一首:

既然來扶枕,拚命拉她衣。一個好洗碗,一個去拖地!幸福,幸福!        


       

舅的女兒走進房間,看了牆上的字後,也題了一首:

小姑來扶枕,姑父笑嘻嘻,大姨又不在,姑父常欺姨。秘密!秘密!        


       

後來秀才讀私塾的兒子放學後,看了牆上的字後,也題了一首:

男的是我爹,女的是我姨;同是一家人,何必鬧熙熙。理解!理解!        


       

這時小姨未婚夫的爸爸看到後,也在牆上題上一首:

小姨是善意,秀才起銀威;你欺我的媳,小心你的妻。報應!報應!        


       

此時小姨未婚夫的媽媽看到後,也在牆上題上一首:

秀才本無醉,有心試小姨,小姨太迷人,有妻還戲姨。休想!休想!        


請点击下面到專頁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的!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