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里,一个乞丐和他的狗狗相依为命。

乞丐是在下雪天捡到这只土狗的,所以给它取名叫小雪。每天他出去捡垃圾,卖破烂,或者乞讨都会带着他的小雪。每周他会给他们买一次好吃的,买包子馒头,或者方便面,那是他们改善生活的方式。而每次乞丐都是让小雪多吃,自己少吃。他会傻傻的笑着看着小雪吃东西,还一边傻乎乎的摸着小雪的头说,小雪长身体,你要多吃。

极冷的夜晚,乞丐就是那样抱着小雪在那个角落里面缩成一团。他们在那个角落里,在昏黄的路灯的笼罩下相依为命。

然而一切的幸福,都被最近几天的雨夹雪天气给打破了……


这是个阴沉的天气,刚晚上6点多钟,天空就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过了半个小时不到,小雨就变成了倾盆大雨。他们那个小小的角落也被侵占了,雨水流了一地。小乞丐的头昏昏沉沉的,他此时已然躺在那满地的雨水中,小雪在他胸前,被衣服包裹着。

这样的猛烈的风雨,这样漆黑清冷的夜晚,似乎正是邪神降临的时刻。

忽然小乞丐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咳到他的身体都颤抖起来,他已经发烧了,他的脸色惨白,嘴唇发紫,头发上脸上还不断的有雨水淌下来。本来就感冒了的身体,此时又被这样冰冷的暴风雨淋了个透,他的病情严重的加重了。小雪被小乞丐的咳嗽惊吓到了似的,它跳出了小乞丐的怀抱,跑到附近的马路边,朝着那些急驰而过的车疯狂的吠叫。它会一直跟着一辆车叫着跑出去很远,然后再跑回来,发现有车经过,然后会继续跟着车一边吠叫一边跑。


那样漆黑的夜色中,那样瓢泼的大雨里,小雪小小的身影跟着那急驰而过的车一直跑,一直跑,直到失望。然后又继续去追下一辆车,它跌倒在雨水中,它差点被车碰到,它坚持着跟着每一辆车跑。

是的,小雪知道如果没有人来救它主人的话,也许小乞丐就会永远消失在这个漆黑的夜晚。这是一个多么让人绝望的雨夜,这是怎样一个让人觉得无助的世界。


终于,有一辆车在小雪的追逐下停了下来。这是一辆宝马车,车主人打开车门下来撑起一把伞,他想,也许这是一只在大雨中找不到家的小狗,他本来想把它抱起来带回家去。

可是小雪在他面前不停的吠叫,一边叫一边转圈,向后退,每次宝马车主人想去抱它的时候它都会后退,然后嘶声力竭的叫着往后跑。宝马车主人很不解,他停下来看小雪,以为它害怕,所以索性蹲下来,唤它。

小雪再次跑到宝马车主人的身边,这次它没有大声叫,而是跑过去咬住宝马车主人的裤脚往后拉了两下,然后回头继续边跑边转身过来朝着宝马车主人叫。

这个宝马车主人似乎明白了点什么,他跟着小雪的方向往过走。于是,他来到了小乞丐的身边。

小雪跑到小乞丐身边用舌头舔小乞丐的脸,它想舔净他脸上的雨水。宝马车男走过去,为小乞丐撑起了伞,他摸了摸他的额头,虽然冷雨淋湿了小乞丐的头发,可是他的额头是烫的。宝马男扔下伞背起小乞丐往车上去,小雪跟在后面,跟的很紧,它不叫不闹,那么安静。


小乞丐住进了医院,宝马男把小雪带回了家,请了阿姨照顾小乞丐。小乞丐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感冒受了风寒,加上发烧导致他有些神志不清之外,没有太大问题。在医院住院治疗了三天就已经基本康复了。

三天后,小乞丐出院时,小雪早已经和宝马男打成一片,它交了这个新朋友,因为他救了它的主人。小雪一见到小乞丐的时候,眼睛一亮,然后就风一样的奔像小乞丐。

小乞丐一把抱起小雪,咧开嘴大声的笑,转着圈的笑,那么开心。小雪不停的舔着小乞丐的脸,嘴巴,鼻子,亲热的不得了。

宝马男把这一幕看在眼里,他看到小乞丐身上有着他没有的快乐,他想要这样的感觉。平时在家里,大家互相都是彬彬有礼,相敬如宾,做什么事都要思前想后,审时度势才去做,要体现的绅士,有修养,干净,整洁,懂礼貌,等等一大堆规矩。

在公司了,他更是所有人都敬仰的李总,年轻有为,帅气逼人,雷厉风行,不苟言笑,是大家私底下暗自称赞的一代奇才。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好羡慕小乞丐,他不知道自己羡慕他什么,或许羡慕他有小雪那样一只那么聪明懂事,又热情可爱的狗狗?羡慕他简单的幸福?


当宝马男和小乞丐说他想用钱买走小雪的时候,小乞丐皱着眉呆呆的看着宝马男许久不说话。

“它……是我的……我捡,来的!”他虽然不会说话,但是他坚定的看着宝马男的眼睛,然后突兀的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是的,人不该夺人所爱,可是在宝马男的世界里,也许他认为这个世界上没有钱办不到的事情。

“我不白要你的小雪,我给你这条狗狗身价50倍的钱。”

“不要,我不要钱,钱没用。”

“……”宝马男停下来没有说话,沉默了片刻,他没想到,在三岁孩子都懂得钱是好东西的世界里,竟然还有人说钱没用?有多少人为了钱去拼命,又有多少人在钱的面前丢掉了自己的尊严,又有多少人,为了钱不折手段。如果钱真的没用的话,那么那些人们庸庸碌碌的在这人世间是为了什么呢?

“钱怎么没用呢?钱可以买到你任何想要的东西,可以买你最喜欢的衣服,可以买好吃的,我可以再给你买一条最名贵最漂亮的狗。”宝马男继续说,想让小乞丐放弃小雪。

“不,我不——”小乞丐怒吼着抱着小雪后退,他眼角的泪珠扑簌簌的滚落下来,他的面目表情极其扭曲,那是一种悲伤、无助、挣扎、狂乱、痛楚、愤怒揉合混杂在一起的表情。他的举动,让宝马男脸色突然变得惨白,如一张白纸一样毫无血色。他愣在那里,像被施了咒语一样动不了,僵硬如一具雕像。

“小雪是我的,我谁也不给,我不傻,我只要小雪——”小乞丐抱着小雪转身跑出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