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及南太平洋上空的雲層。右上角是看起來迷你而遙遠的月亮。國際空間站宇航員攝於2013年6月26日。


無論我們多麼努力地尋找外星人,總是一無所獲。


這是否在告訴我們,地球在宇宙中是獨一無二的?我們是宇宙中唯一的生命形態?


不然就是外星人都死光了啊……!!



       


在地球上頻頻出現的氣候劇變,可能也是來自宇宙的一記警鐘。


外星氣候的變化也是難以避免的,那裡的生命有可能無法為環境起到穩定作用。


也就是說,生命有「保鮮期」。

 


在最近的《天體生物學》期刊上,來自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天文學家對這個問題進行了認真思考。


他們意識到,年輕的宜居行星可能會在極短的時間內變得不穩定。


生命的綠洲很快就會變成地獄般的溫房或冰封的荒野。

 


論文的領銜作者Aditya Chopra說,「宇宙中可能到處是宜居行星,所以許多科學家認為外星人無處不在。但處於演化早期的生命是脆弱的。所以我們相信,要獲得充分的演化時間,並最終得以倖存,是一種罕見的現象。」



       


「大部分處於早期階段的行星環境是不穩定的。要使行星變得適宜生存,生命需要利用溫室氣體,例如水和二氧化碳對環境進行調控,以穩定行星表面的溫度,」他說。 


和地球不一樣,大部分行星無法取得這種平衡。它們要麼被失控的溫室效應烘烤(像金星那樣),要麼因為大氣越來越稀薄而冰封(像火星那樣)。生命的好運並不常有,並不總是可以在和環境波動的比賽中勝出,成為一種穩定性因素。


外星人也許可能就是因為外星球無法居住了,才頻頻入侵地球!!


來自宇宙中的外星人除了用科技和軍事手段研究地球之外。

 
從20世紀末開始,他們還利用其他各種手段偷取地球人類基因材料,帶回外星做研究實驗。



       


地球是極其幸運的,它恰好處於一顆穩定恆星邊的正確位置上。生命在這裡誕生,而且在其大氣層歷時四十幾億年的穩定過程中起到了關鍵作用。


「地球生命在穩定行星氣候的過程中起到的作用可能是首屈一指的,」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副研究員Charley Lineweaver這樣說。


這可能就是我們沒有發現一個滿是外星生命的銀河系的原因——雖然存在著宜居行星,但這並不意味著它適合生命的長期存在。而這是阻撓生命獲得立足點的又一個障礙。


「我們還沒有發現外星生命信號的原因,可能並不在生命和智慧的起源方面,而是與行星表面反饋循環中生物調節迅速出現的稀缺程度有關,」Chopra說。


我們尋找系外行星的出發點之一,是想要尋找那些在恆星宜居帶內運行的小型行星,是想要尋找那些與地球相似的行星。結果我們找到了一大把。但如果只是因為它們擁有某些所謂的「類地」特性,卻並不意味著它們就一定和地球相似。這樣的搜尋結果依然是不確定的。


幾十年以來,我們一直在思考自身在宇宙中的位置,並試圖將沒有發現地外智慧的原因理論化。

 

根據銀河系內所有恆星和行星的數量,以及無處不在的水和對生命有益的元素這些事實,存在別的智慧生命形態是必然的。但是我們卻沒有獲得它們存在的任何信息。這就是所謂的「費米悖論」。


Chopra和Lineweaver認為,新的研究結果為解決這個悖論提供了部分答案。他們把它叫作「蓋婭瓶頸」。假如生命失去了穩定生物圈的機會,它們就注定要滅亡。


地球獲得了這個機會,經受住了「蓋婭瓶頸」考驗的生命,最終建構了我們今天的生命綠洲。地球及其反饋循環內複雜的相互影響可以被視為一種超級生命體,生物 圈內的所有生命都在這個生命體的演化過程中扮演著自己的角色。(這就是所謂的「蓋婭假說」,一個由James Lovelock和Lynn Margulis於1970年代提出的較受爭議的觀點。)


但是今天地球上出現了一種擁有主宰力的智慧生命形態,打亂並利用著這個行星的自然循環過程。


人類在不經意間製造了一個新的瓶頸——「產業瓶頸」——它給我們脆弱的生物圈造成了不可逆轉的改變。


現在,工業生產和能源消耗過程中排放出的溫室氣體正在勢不可擋地增加,我們正在目睹氣候失衡給人類文明帶來的急速衝擊。


這些瓶頸在宇宙中是否常見?假如某個地外生命形態成功地通過了「蓋婭瓶頸」,在發展成產業文明的過程中,又是否會面臨另一種現實存在的威脅呢?


到目前為止,這一切都只是猜想。但當我們觀察自己的這個行星時,有一點是清楚的,現實中已經浮現了許多自造的瓶頸。


除非我們有辦法修復我們給環境帶來的傷害,否則人類很快就將變成像是外星人一樣的另外一種失敗的生命形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