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能見識到的最深的情感,就像藏在深海里的暗湧,沉靜卻有力量。所以,不用再向任何人炫耀和展示,恩愛自不必秀,悲傷亦留於心。

文/顏土豆avi

有一期《爸爸去哪兒》是讓夫妻雙方都化妝成很老很老的樣子,他們大多哭了。

劉燁這樣形容安娜:她是一個內心有很大深情的人,我知道她一定會很觸動。跟那些渾身是戲信手拈來的演員不同,安娜很害羞,但處處無不感受她對丈夫對家庭對萬事萬物的情深。

朋友曾說,在所有入世的態度里,安娜是最讓人舒服的那一種。

說句有點得罪火華社的話,諾一美好的品質大多來自安娜,壓抑的自我,淡淡的暖心,淺淺的悲傷,弱弱的憤怒,深深的愛。

原本以為,青春期荷爾蒙旺盛,情感是最充沛的。

我錯了。

這兩年磕磕碰碰走過長長短短的道路,卻發現,年紀漸長,經曆的事情多了,感情是會更豐富的。

對世間萬物都飽含深情,篤信緣分,甚至相信輪回。

如此以後,卻很是不習慣男女之間轟轟烈烈的戲碼。

《夏洛特煩惱》里一剪梅響起的畫面真是好笑又熟悉,據說每個人成長里都會經曆一段瑪麗蘇。

總覺得自己會是個人物,看起傳記難免熱血沸騰, 因為堅信自己的與眾不同,於是真愛分分鍾發生。跟班長談戀愛就像傍到霸道總裁,跟壞男生在一起,就好像處了一個黑幫大佬,閨蜜間的撕逼,言行間皆是快要溢出來的恩愛情仇,聊天的內容更是把電視劇里的經典台詞往上搬。

當時有一部香港電視劇叫做《殺手敖明》,那時讀小學的我們,同學間的談話都能故作輕鬆又好似一臉滄桑。

“你覺得我的身份真的隻有那麼簡單嗎,你看看我的手。”

“嗯,是一雙殺手的手。”……

失戀了,各種要生要死,心痛到無法呼吸。

qq個性簽名一天一個衰樣,一度讓人懷疑你已罹患抑鬱症。

回頭再看是不是好可怕,是不是好做作,好想對過去的自己翻一萬個白眼哦。

更可怕的是,後來有些人長大了,而有些人沒有。

童真不泯是件好事,但成長乃人生必經,泯的是那些無知自大的矯情,不泯的是對真理、知識、藝術與美的至純追求。

所謂成長,里頭有一部分就是將小愛轉換成大愛的過程,將自我與社會交融的過程,每一次深夜痛哭都會有一部分在心里死掉,正是死掉的那一些,在推動著你的生命往更寬廣的方向前行。

而生命愈加寬廣壯麗,便愈加懂得萬物,懂得眾生。

一蔬一飯,車水馬龍,山里的樹,河里的魚,我身邊的你。

都好,都該被平靜地深愛。

情感濃稠未必是情深,講真,太濃烈的感情已經讓我想吐。

再見到那種大馬路上哭著打滾求挽留的男男女女,實在沒有辦法同情,要同情也是同情ta的內心為何能脆弱至此,以及同情那個所謂負心的人。長大成人了,無論分合,總該體面些的。

炙熱的情話,失去的驚恐,卿卿我我甜如蜜,再回首的恨意,都是“我執”。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便是“我執”。

在經曆過了荷爾蒙旺盛的年代,我們倘若心中還尚保有溫存,都該知,人間有味是清歡,內心有很大深情的人,往往恬淡。

笑著跟你揮手道別的那個人,可能比你更難過,

一言不發的那一位,腦海里可能回旋著一整部悲歌,

打算用玩笑話把尷尬和悲哀搪塞過去的,心可能碎了一萬次。

而跪著扇自己大嘴巴,扇得眼淚鼻涕齊流的,可能是個神經病吧。

法國人至今懷念皇後約瑟芬。

拿破侖寫給約瑟芬的情書,情感炙烈濃稠,令人血脈噴張,豆蔻少女若是看了那些浮誇又略帶色情的書信,恐怕會像飲了烈酒,更有可能苛責身邊的那個他其實並不是那麼愛自己。

但是你要知道,最後拿破侖依然將約瑟芬休了,休妻一事還舉行了盛大的典禮,拿破侖手捂胸口,抽泣道:天知道,這是從我心上割下了什麼啊。

可要說悲傷,誰能比得上此時的約瑟芬呢,33歲的約瑟芬嫁給27歲的拿破侖,立後,而離婚的時候她已美貌不再,並無法生育,這位在巴黎綻放過輝煌美麗的女人接下來的生活多麼堪憂,在拿破侖放肆的悲傷面前,約瑟芬卻異常平靜,尊貴優雅。

我所能見識到的最深的情感,就像藏在深海里的暗湧,沉靜卻有力量。

所以,不用再向任何人炫耀和展示,恩愛自不必秀,悲傷亦留於心。

不要把生活過成一部肥皂劇,逼著自己哭,逼著自己笑,逼著自己在某個節點過度釋放某種情緒,生活從來不對我們隱瞞什麼,花的香氣不隱藏,浪的聲音不隱藏,山林空穀也不隱藏,人生這一出壯美的悲喜劇呀,你是藏不住,也渲染不了,是你情緒不能承受之壯美,我們逆來順受。

所以,親愛的朋友,關於這無常我希望能這樣:

我願與你挽手看星空,

你走了也無妨。

星空依舊繁美,我為它讚歎。

*作者:顏土豆avi,[email protected],微博知名情感博主,微信公眾號:豆娘情話(id:sweetpotato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