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村里来了一对要饭的母女,母亲沾憨带哑,女儿挺聪明伶俐的。村里人看她俩可怜,无论要饭要到谁家,都没有不给的。谁知,她俩竟住在村头一处废弃的砖瓦窑洞裡不走了。不走就不走吧,谁也没有在意,没事的时候,女儿就和村里的小孩们一起玩耍。


这一天,本该是玩的时候,女儿却突然跑回窑洞,非要妈妈送她去上学。原来,女儿像往常去找小朋友玩的时候,一个小朋友告诉女儿,她要上学了,不能陪女儿玩了,又问女儿为什么不去上学。于是,女儿就跑回窑洞要妈妈送她上学。

第二天,妈妈就领着女儿到学校去,要为女儿报名上学。因为她俩既没家又没户口,也说不清自己的名字和老家,学校不敢收,妈妈跪在地上哭着求老师收下,但老师也很为难。最终,妈妈领着女儿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学校。

学没法上了,妈妈就领着女儿改捡破烂了。哪天,母女俩捡破烂来到镇上,在一家门口,女儿停下来不走了,静静地听着从里面传出的优美琴声,妈妈使劲地拉着女儿走了。后来,每次路过那家门口,女儿都要站在那儿静静地听到被妈妈拉走。

那次,女儿正闭目站在门口听着,突然从里面蹿出了一只大狼狗,狂叫着扑向女儿,眼看就要咬着女儿,这时,正在一旁捡破烂的妈妈仍掉手裡的破烂,迅速冲到女儿面前,一把抱住了女儿并用胳膊驱赶狼狗,被狼狗咬住了胳膊不松口。这时,从里面跑出一位中年妇女,连忙大声呵斥狼狗,狼狗才灰熘熘地跑一边去了,妈妈胳膊上被咬出了一排牙印,流出了殷红的鲜血。中年妇女连忙扶起了母女俩,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并拉着母女俩到她家里要给妈妈包扎包扎。

母女俩跟着中年妇女来到家中,一个比女儿稍大的女孩正在聚精会神地拉着小提琴,女儿凑上去,羡慕地看着女孩拉琴,默默地听着,不时地露出幸福的微笑。妈妈看到了,中年妇女也看到了。中年妇女摸着女儿的头,问女儿:「你很喜欢小提琴吗?」女儿点点头,「那你愿意跟我学琴吗?」女儿便使劲地点头。原来,中年妇女是镇上私立艺校的老师,那个女孩是她的女儿。

Img314534177.jpg


老师问女儿几岁了,叫什么名字。女儿说不知道,因为妈妈没说过,去问妈妈,妈妈说了半天,老师也没听清楚。于是,老师就说:「这样吧,我给你起个名字,我女儿叫美美,那你就叫丽丽吧,以后就和美美做个伴,你俩一起学琴。」丽丽高兴地笑了。于是,老师就对妈妈比划着说要女儿留下来跟她学琴,妈妈懂了,留着泪跪下给老师磕了个头,就走了。

不久之后,丽丽妈妈竟给老师送来了3000元钱,用她捡破烂的布袋装着,全是毛票,这分明是给女儿当学费的。丽丽妈妈流着泪,比划着,要老师收下这些钱,表达对老师的感激之情。老师也跟着掉了泪,但她一分也没收,而且还为母女俩上了户口,让丽丽上了小学。

一年后,丽丽参加了县里举办的少儿艺术大赛,并获得了独奏曲少儿一等奖,一曲凄美的《梁祝》被丽丽拉得深深地透入到每个观众的心裡,获得了全场观众的热烈欢迎,而这时,一身破烂衣裳,站在剧场外使劲往里看的那个人就是丽丽的妈妈!

之后,丽丽更加拚命地学琴,连续多次在省市和国家级艺术大赛中获得一等奖,在她们住的那个破砖窑洞里,窑壁上一张挨一张地贴满了丽丽获得的奖状。因此,丽丽也获得了一位小提琴大师的青睐,要将丽丽带走到省城深造。妈妈没说什么,只是一遍一遍地指指天,再拍拍自己的肩,丽丽听懂了,妈妈是在说:「你往高处走,妈妈支持你,就踩着妈妈的肩膀上吧。」 丽丽哭着抱住了妈妈,说不走了,要陪在妈妈身边。妈妈没法,就去找她的老师。在老师的劝解下,丽丽才依依不捨地流着泪去了省城。

去了省城的丽丽,在学琴之馀,便利用自己的特长,做起了家教,就这样有了不小的收入。而这时的妈妈还在捡破烂,丽丽就希望妈妈能跟她去,和她一起住好房子。但是,去了之后的妈妈,没住几天,就因为閒着和住好房子不习惯,非要回窑洞不可。临走时,妈妈比划着对女儿说:「不要老想着妈妈,好好学琴,你出息了,妈妈就高兴。」

几年后的一个秋天,丽丽带着她的几名学生一起到京城参加全国青少年优秀艺术人才选拔赛,丽丽和她的一个学生都获得了一等奖。丽丽高兴得落下了眼泪,她想到了妈妈,为参加这次比赛,已经有半年没有回去看妈妈了,她要赶快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妈妈。

当丽丽高兴地回到窑洞时,妈妈已经静静地走了,留给丽丽的只有后悔的泪水伴着无尽的思念。

在妈妈的遗物中,丽丽发现了妈妈生前捡破烂用的那个破不袋,里面装着一厚沓毛票钱和一个漂亮的包裹,包裹内装着一张丽丽的照片和一封发黄的信。从信中丽丽才知道,自己是妈妈多年前在要饭途中捡来的……

「妈妈呀!妈妈……」 丽丽的哭喊着扑在了妈妈身上,泣不成声。

而为了「妈妈「这两个字,这个女人为此付出了一切,做完了她认为该做的一切,没有人知道她的姓名,但许多人都知道她叫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