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燃子燃 知乎

弱爆了!送老鼠什麼是邀功,送野兔啥的才是贈禮!!!我家那牛氣貓大王從來不給送什麼老鼠,人家都送野兔!!!野兔!

送老鼠這種一般人不會吃的東西干嘛?送野兔才實在是吧!

問我怎麼處理贈禮?當然是來一盤紅燒兔肉!想想我爹也確實牛爆了,真給我家喵面子!

挺巧,我家的喵和題主的挺像,也是黃色虎斑,不過長得更加虎氣點,所以我一直跪著叫他喵大王!

記得那是一個深秋,我們走親戚回家挺晚,回家進門開燈的時候就看見電視櫃前躺著一隻“野兔”,我們家那大王安靜的蹲在電視機頂上表情平靜的俯瞰著我們!

真心嚇壞了,雖然他體型在一般的貓之中算大的,但是給我捉回來一隻體型基本相當的兔子算是怎麼回事!

其實也沒有這麼慘烈,主要是這事兒是三年前發生的,那時候手機渣,燈光也渣,所以拍的比較驚悚,全身上下沒有啥傷口,就是腿上的毛掉了,看來真是一場激烈的戰鬥!

濕漉漉的是秋天晚上的露水吧可能。

我爸去摸了摸,居然還是熱乎的!!熱乎的!

他又上前去揉揉我家喵大王的腦袋,給以極大的肯定和鼓勵之後,回過頭邪惡的笑著說:要不,明天我們吃紅燒兔子!!

好吧,味道不錯!

重點是,第二天晚上,又給拖回來一隻,我也真是醉了!

再然後就沒有然後了,估計小區附近就這麼兩隻兔子被它端了老窩吧。

我家喵是通人性的神,不過現在不在了,說多了都是淚!有機會講其他的故事給你們聽!

想念有它的日子!那邊安好!

應大家要求來更,以下基本是文字,請備好七兩耐心,半斤小酒:

坐在電腦前面突然不知道從何說起,那,就這麼隨著想念寫

我一直覺得大王出現在我生命里,就像我出現在它生命里,是緣!

算算時間是初一,也是個秋天的晚上,我媽和我一起回家,我媽推著一輛自行車,路上看見它的時候小家夥正傻逼兮兮的趴在一棵大樹的根部,專心的磨爪子

我們輕輕的喚了一聲“喵——”

回頭的那一瞬間,目光清澈,像極了那晚的月光。我想,我們的故事大概就是從它的這個回眸開始。

很奇怪,它從樹墩邊跳開,不離不棄的跟了我們一路,快到家的時候,我把它抱起來放在我媽的前車簍子里,它就安心的臥下了。

那時候的它還是個三四個月大的未成年小屁孩。

我媽說,動物是會選擇人的,貓保平安狗旺財!它選擇我們自然有它的道理,我們就留下他吧。

到家了我才看清楚,小家戶的脖子上面有一圈毛沒了,露出白白的光溜溜的皮膚,像一個監獄的烙印。我們猜,必定是它的前任主人喜歡用繩子拴著他,它忍無可忍了才選擇離開。

我媽在沙發旁邊放了一個紙箱子,鋪上幾件舊衣服,便是它的新家了。小家夥睡得很安穩。但是很奇怪,第二天下午的時候突然發現它感冒了,流鼻涕,打噴嚏!

早年的鎮上,根本沒有獸醫院,我媽沒辦法,用開水衝了白糖。我把它抱在懷里,掰開它的嘴巴,一口口的喂它。

晚上,我媽看電視的時候也把它抱在懷里,一邊摸著它一遍念叨:“睡吧睡吧,明天就好了”,那也是我見過我媽最最溫柔的時候,我想我小時候生病了她大抵也是這樣對我的吧。

奇跡出現了,第二天它真的好了,活蹦亂跳的。

大概真的是感受到我們的溫暖,聽懂了我們的話了。

它的成長期發生什麼事不記得了,隻是一轉眼突然就發現它長大了,毛色油亮,身強體壯。隻是脖子上面那一圈,還是原樣。

我一直覺得它的性格和大多數貓是不一樣的

為什麼我說他神,因為我一直覺得於其說它是一直貓,它更像一個穩重的人。

它從來不會和任何人瘋鬧

它從來不會因為嘴饞而喵嗚喵嗚叫

它從來不會再和人接觸的時候露出爪子

它從來隻是安靜的存在著,陪伴著

你們可能會說:這家夥是不是孤僻啊?恰恰相反,它很親人,特別親人,於我,它至始至終都像一位睿智的,隱忍的,不透露任何表情的長者。

最幸福的是冬天,陽光穿過窗子灑在沙發上,空氣中是金黃色的塵埃飄飄蕩蕩,沉沉浮浮。

大王或蜷著,或仰著,露著肚皮曬太陽。

我蹲在它邊上揉他肚子上的肉肉

它回過頭來,用爪子捂住一隻眼睛擋太陽,眯著另外一隻眼睛溫柔的看我一眼,然後

“喵嗚——”

叫一聲,伸個懶腰,小毛爪子抱著我的手腕,腦袋往我手心鑽。

有時候,我會把頭靠在它的身上,聽它:“呼嚕呼嚕呼嚕——”

幸福的想時間停止

最快活的是給它烤魚

那時候沒人用所謂的貓糧喂貓,它吃的最多的是白飯拌小魚,

我爸喜歡釣魚,但是小魚從來是扔回水里,自從有了它,我爸甚至從漁友那邊討小魚帶回家。

小魚,烤了才經放!

我們常常用鐵絲竄起小魚,放在煤爐子上烤。

薄薄的魚皮鼓起一個小小的包,然後變黃變焦,房間里彌漫著誘人的魚香味。我流著口水偷偷瞄它

大王在蹲在邊上,半眯著眼睛烤火,不急不燥


最溫馨的是送我媽媽上班

我家住在一家紡織廠家屬區,那時候我媽還在廠里上班。

從家里到廠里的那一段小路是沒有路燈的,所以每逢我媽上夜班,大王就送我媽到廠門口,然後又折回來

我媽說,我爸都從來沒有送過她,但大王做到了。

對了還有,

有一天,我看見我家大王把人家年輕的小母貓壓在遠處的草叢里 OOXX,哈哈哈

小家夥,辦事記得做好隱蔽工作好吧

這也是我唯一抓住的它的把柄,再也無它。

還有冬天睡我腳邊給我暖腳,小舌頭舔我手……好多好多幸福

然而,我高一的一天,它不見了

我們全家上下慌了神,滿街道問人,滿世界的找,可是還是沒找到,那幾天我沒怎麼睡好覺

我媽安慰我:我們等吧,它會回來的,實在不回了,那我們就希望它能再次遇到一個好人家。

除了學會忘記和放下,別無他法。

一年多,他沒有回來,我想是要放棄了。

可是奇跡到底是出現了

那天我下午放學騎車回家,遠遠看見路邊工廠高高的圍牆上孤獨者蹲著一隻貓

像是大王,但是比大王要瘦

我鬼使神差的停下車,對著它的方向叫了一聲:“大王——”

它先是一愣,然後嘩啦一下子站了起來

“喵——嗚——”好長的一聲叫啊!

透著喜悅,委屈,想念,心酸……五味雜陳

它直接從兩米多高的院牆上跳了下來翹著尾巴奔著我過來了

使勁蹭我腿,使勁蹭我腿。

檢查它的脖子,那一圈光溜溜的皮膚還在,是的,就是大王。隻是更加瘦了的大王,盡管我不知道為什麼它瘦了,但是它的眼里居然滿是淚水。

我的眼淚也一下子滾下來了。一隻手摟著它,單手騎車帶它回家

那天晚自習遲到了,跟它玩的舍不得分開,班主任批評我沒有時間概念,可我不想解釋,有些喜悅,她沒有經曆過,講了也不會懂。

後來,大王一直在我們身邊,也長肉了。

再後來,就有了野兔事件,真真的算是它對我們的報恩吧!我一直認為,有著這樣一些經曆的貓必然是能夠感受到我家所有人善意和收留。

都說貓可以活十幾年,我一直想,有一天,就算它老了走不動了我還是會好好照顧它

但是,不可能了,前年冬天,出去了再次沒有回來

這次回來的機會渺茫,老人說,貓要死的時候都會離開家的,不讓它愛的人看見,免得傷心。

我願意相信這樣的結局!

所有求照片的朋友,抱歉,大王的照片我沒有

它在我身邊的八年多,真真的變成了一個習慣性的存在,它默默的陪伴著,低調到我都忘了留一張照片。

這算是我最心疼的事情吧。

就像是一個人,你一直以為他 / 她會陪你到老,但有一天他 / 她突然離開,毫無征兆,而你卻忘了最後見面的時候給他 / 她一個大大的擁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