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於文迪

 

同事姐姐給我介紹了個對象,優秀的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川大研究生畢業,銀行工作,身高184,長得還非常帥,摘了眼鏡就像小時代三里演顧準的那個男演員。讓我突然之間對郭敬明都有了好感。

 

想想之前大爺大媽甚至是親爹給我介紹的對象,同事姐姐對我簡直就是真愛。

 

加了微信聊了兩句竟然還是老鄉,小時候還混跡過相同的地盤,可惜年齡有差,不然說不準還真是當年一起瘋玩的哪個小夥伴。

 

可惜很快就沒了話題,聽同事姐姐說,他喜歡足球,喜歡C羅,我卻對足球一竅不通,僅僅知道個梅西;得知他去過西藏,想和他聊聊旅行,他卻說到拉薩之後的第二天就想回來了,不死心繼續問他如果去成都玩,有沒有什麼推薦的地方,他敷衍地回答就寬窄巷子這些網上都有。

 

男神都是這麼高貴冷豔嗎?看來逆襲的願望要落空了。

 

沒兩天就到了中秋節,同事姐姐問我要不要約他見個面,我有些心虛地默默拒絕了,準備回老家過三天沒網絡的日子,沒想到就在放假的第一天好死不死地接到了一個根本不熟的高中同學的喜帖,第二天就又灰頭土臉地回來了。

結果更好死不死的是,高貴冷豔的男神約我見面,理由竟然是大家都回老家了,不如順便見個面。

正在婚禮現場目睹胖乎乎的高中同學和他貌美如花的老婆互說我願意然後被現場炫酷的藍色燈光照成阿凡達的我,隻能忍痛拒絕了他。

結果男神發了很多他和基友晚上在江邊燒烤的照片給我,雖然沒有多少文字,卻讓參加完婚禮獨自回家的我覺得莫名的溫暖。

 

這還是第一次喜歡上一個從來沒有見過面的人,當然不排除他長得好看的緣故。

可是我呢,說複雜點是不會化妝也懶得打扮,上學時候什麼樣工作時候還什麼樣,說簡單點就是正宗的女屌絲,沒啥大本事,也沒啥大愛好,不曾跨過山河大海,隻穿過人山人海,畢業後回到家鄉,做一份安穩的工作,也不求有什麼大發展。

所以,面對男神,我是自卑的。

可是不知為何,自從中秋那晚,我和男神的距離好像一下子拉近了很多。

所以我也得知了他上一段感情是如何悲劇收場。

女生總會給自己設置很多假想敵,比如我還沒見過面的男神的前女友。

據同事姐姐聽男神的弟弟說,那是他哥第一個女朋友,所以看得比較重,不過已經分開一年多了,誰還沒點什麼過去呢,既然是過去就讓它過去吧。

我聽著男神弟弟的原話,默默想起了前幾日男神和我說他唯一喜歡的劉若英的歌,是那首《後來》,是其中的那句“你都如何回憶我,帶著笑或許很沉默”。

 

男神弟弟還安慰我說銀行工作很忙,男神有時候忙得沒時間找我也要諒解他。

他卻不知道我一個人不開心的真正原因。

有朋友說,男神心里有人,我不可能走進他的內心,勸我早點放棄。

還有朋友說,連面都沒見就放棄,寧願被拒絕也不要莫名其妙地終結。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忍著不聯系他。有時候自己都覺得好笑,人家又不是把我殺了或者把我睡了,為什麼心里會這麼大的怨念。

我僵著忍著不聯系他,假裝忙著準備單位的活動,男神卻總在這種好死不死的時刻出現,然後問我晚上有沒有事,不如一起去看個電影。

 

我手指有些僵硬地打字告訴他晚上單位有事不能不參加。

男神也隻是淡淡地回我說哦,下次有機會再見面吧,不著急。

我慌亂地把手機塞進包里,過一會兒又忍不住拿出來看有沒有他發來的信息。可是一整晚,微信都安安靜靜,連平時天天聯系的朋友都約好了一樣一點動靜也沒有。

在我離開活動現場的時候,現場在放一首沒聽過的歌,一個男聲很用力地唱道:“這世界全部的漂亮,不過你的可愛模樣,你讓我舉雙手投降,跨出了城牆,長出了翅膀。”

我心懷鬼胎地一個人打車跑到男神之前和朋友一起吃燒烤的江邊,結果被江邊的晚風吹了個半死。

“這周末有空的話,一起去看猩球崛起吧,聽說挺好看的。”

“這周末有空的話,我請你吃飯吧,之前你約我兩次我都沒時間,真不好意思。”

“這周末有空的話,我……”

我寫了刪,刪了又寫,遲遲按不下發送鍵。

他已經三天沒有聯系我了,我卻感覺時間過了很久很久一樣。

那天下了大雨,感覺快要把整個城市淹起來了,而我竟然沒有帶傘。

站在單位門口看著雨簾的那一刻,我想起了很多電影里關於雨的浪漫場景,可惜我面前電閃雷鳴的場景幾乎已經是災難片的情節。

“原來你在這兒,我剛剛還在那個門等。”

咦?這聲音好熟悉,跟我說話?

“你傻掉啦?”

咦?這聲音好像男神的,真的在跟我說話!

我仰起頭,看見那個心里已經記掛了一萬遍的面孔。

“別逗我……”我有些遲疑地說,“你是莊羽?”

男神點了點頭,說道:“好久不見。”

“誒?”

為什麼是好久不見?

“其實,那天你單位活動,我也去的,隻不過你一直在忙,沒有看到我而已。”

“誒?”

“其實,我是你媽的學生,不是罵人,是真的你媽媽張老師的學生,所以,上小學時候我就見過你。那時候你就坐在講台上寫作業,我坐得靠後,你沒有看到過我而已。”

“誒?”

“其實,在你爺爺家後面那個院子,我就見過你,你哥哥帶你來玩的,不過後來我們就把你甩掉了,你也不記得我而已。”

“誒?”

“其實,你的傘,是我拜托別人藏起來的……”

我愣著說不出話來。

男神舉著傘歪著頭,問道:“你在賣萌嗎?”

我回了回神,說道:“怎麼,你買嗎?”


陽光大學生網:這世界全部的漂亮,不及你的可愛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