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沒懷上這個孩子之前,一直過著很純粹的生活。朝九晚五,循規蹈矩。讀書認認真真,工作勤勤懇懇。

生活的環境也很單純,老公是別人介紹的,見面談了談,彼此覺得靠譜,談了兩年結婚。我結婚的時侯老公二十七歲,我二十六歲,從籌備婚禮到婚禮進行中,一切正常。


                            洞房那天,我在老公的懷裡感到很幸福,我們都是平常人,平常人的幸福就是安穩。老公在稅務部門工作,我是幼兒園教師,我們門當戶對,在眾人眼中十分登對。

新婚一個多月後,我發現自己懷孕了,我去醫院檢查,結果的確是懷孕八周,我算了算日子,剛好是洞房那天受孕,因為婚後第二天我們啟程去了國外蜜月,一連走了七天。這七天我們都很累,到酒店幾乎就是倒頭就睡。回來短暫休整後我們都繼續上班。




我把懷孕的喜訊先告訴了老公,老公又趕緊告訴了我公婆,我打電話告訴了我媽媽,我以為這些長輩會和我們一樣開心。

沒想到,我先被我媽追問了一番,問我什麼時侯懷孕的?是不是洞房懷孕的?


一切問題問清楚了之後,她猶豫了一下,竟然讓我做好流掉這個孩子的心理準備。

我不懂她什麼意思,她也沒具體跟我透露情況。

老公跟公婆彙報完我懷孕的事情後,公婆在第二天就殺過來了,而且我媽竟然也跟著公婆過來了。

我媽說,她可以全權代表我爸。

公公覺得這個話題不妥,就單獨把我老公叫到另一個房間單獨說。                             


剩下我和婆婆以及我媽。

我媽一個勁兒跟我婆婆道歉,說當時忘了告訴我這件事。

婆婆開門見山,讓我流掉這個孩子,理由是這個孩子是「邁門子」,生下來會剋全家,很喪氣,很不吉利。

我媽和婆婆口徑一致,兩人都勸我,說來日方長,我們還年輕,等養好身體再懷孕不遲。

可是,我不想流掉這個孩子,因為我有信仰,我的信仰不允許我這樣做。

她們見我無動於衷,婆婆當著我媽的面,沒說什麼。

三個人走後,我老公竟然也勸我做掉孩子。

不久,老公接到婆婆的電話,說如果我不做掉孩子,就讓我們離婚。如果老公不離婚,就和我們斷絕關係。

老公猶豫不決,左右為難。


                            可是我什麼不怕,我不明白一個風俗為什麼讓我的父母和公婆會變成那樣?

老師回覆:

很多風俗習慣沿襲下來,形成一套自己的獨特理論,現在很多年輕人對這些都不太熟悉了,基本都是口口相傳,從家裡的老人那裡聽說的。

我的確也聽過一些結婚時的老理兒,比如說,結婚的新房新床不能讓孕婦坐等等,或者孕婦不適合參加婚禮或者葬禮。

不過呢,你信它,它就是言靈,會束縛你的心智。

如果你不信它,可能作用力會減弱。

你的信仰是不允許你流掉孩子,你守護著這個還沒出生的小生命,你做到了一個母親的職責。

可是,因為這個孩子,你也要想清楚,一旦生下來,會帶給你多大的改變,你要有心理準備。

孩子是你的,它在你的肚子裡,別人沒法干涉,是流掉還是生出來,你決定,不過,所有決定代價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