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來源/左bomb1bound4life)                                                                                       

                             

美國一位母親麗莎‧史麥利從未後悔生下「半心寶寶」齊克,這是她生命中最美好的決定。 (照片來源/bound4life)


最近,墮胎議題在美國被炒的火熱,在社群媒體上甚至出現「如果我知道我的女兒是唐氏症患者,我就會選擇墮胎」的一則新聞。墮胎,相較於生下不健康孩子要付出的代價,似乎來的更小;但這是否也代表,當人類面對生命時,寧可選擇「死亡」?

美國的一位媽媽麗莎‧史麥利(Lisa Smiley)也經歷類似的掙扎,但她終選擇生下等同於「只有半顆心臟」的寶寶。「我碰到的困難,就像醫生曾經告訴過我的後果;但他們卻從未讓我知道,生下這個孩子帶給我的喜悅竟然會這麼多、這麼深刻、這麼令我滿足。」

發育不全也是寶貝! 「半心男孩」享受生命        

「我懷齊克時才23歲,我和先生滿心期待第一個寶寶的到來。在懷孕20週,醫生卻告訴我,孩子有一些問題-產科醫師和專家來 回向我解釋,我的孩子先天左心發育不全,等同只有半顆心臟,另一半根本沒有發育。醫生警告我,『墮胎』是最好的選擇,我和先生不知該如何是好,但知道不會 選擇『墮胎』。我們告訴醫生,『不管情況多嚴重,孩子都要生下來。』」-麗莎‧史麥利(Lisa Smiley)

醫生認為夫妻倆太過「理想化」,並強調總有一天,「你們會親自埋葬你們的孩子,這是無可避免的。」麗莎回憶,「當時醫生問我,『非常辛苦的生活,你們要這樣嗎?』」但她明白,面對即將到來的死亡,「我選擇『生命』。」

麗莎7歲的長子齊克於去年聖誕節過世。「所有的困難都是真的,但擁有他的每一刻,都讓我覺得無比的幸運。」齊克從出生就必須24小時戴著氧氣罩,經過多次開心手術和緊急治療,不論處境有多困難,他都克服了,而且僅靠半顆心臟。

齊 克短暫的童年充滿歡笑聲,只要身體可負荷,他都盡可能使自己充滿活力,齊克的父親也無比珍惜每次與孩子在一起的時光。父親是齊克在世上最好的朋友,他們一 起釣魚、打獵、討論森林裡到底有沒有大腳怪(Bigfoot),並教導齊克身為一個男子應該學會的所有事。而齊克也像父親的影子,無時無刻黏在他身旁。


           

齊克在世的時候,享受與爸爸在一起的每一刻,父子倆一起釣魚、打獵,沒有因孩子的疾病而削減幸福。 (照片來源/bound4life)


一度宣判成植物人 卻在聖誕節見證奇蹟        

有次齊克無預警心臟驟停,造成嚴重後遺症-全面腦損傷,無法言語、全身癱瘓。醫生宣判齊克成為植物人,永遠無法恢復。「我們 相信他可以戰勝這個狀態,我和先生放下工作照顧他,幫他復健。」夫妻倆不斷告訴齊克,「你可以再次學會走路、講話、吃東西…」於是,他真的漸漸開始能吃東 西、用眼神作接觸、微笑、站立。

麗莎和先生堅信,齊克的生命見證了美好的奇蹟,「他的生命是上帝的。」聖誕節前一週,齊克帶著大大的微笑,走進教堂。麗莎形容他的微笑,好像在說,「我就說我可以做到吧!看看我現在的樣子!」

隔天,齊克在另一次心臟驟停中離世。面對孩子的離開,夫妻倆坦承真的不容易。「或許醫生講的都沒錯,照顧發育不健全的孩子,會充滿許多辛苦與不捨,但醫生沒告訴我的是,齊克竟然帶給我這麼大的喜樂、愛和滿足。」

麗莎深刻體會與見證,不管孩子生下來是什麼模樣,都配得擁有父母親完全的愛。

成為母親 才真正學會「捨己」        

麗莎和先生為齊克辦了一個簡單溫馨的安息禮拜,他們為這個孩子的生命感到驚訝,「他的生命只有7年,卻在這麼多層面上影響了我們的生命。」撫養孩子很不容易,但卻讓父母的生命被煉淨,學會為孩子「放下自己」,「在齊克之前,我的生命從未如此滿足。」

生命中痛苦的歷練,往往讓人體會到更高的喜悅-否則只會待在舒適圈,享受「只為自己而活」的快樂。「我才知道,為別人犧牲,是這個社會最缺乏的。所以很多人感受不到愛,覺得很無助,因為拒絕任何可能帶來痛苦的選項,沒辦法明白如何『為人捨己。』」麗莎說。

孩子不是媽媽的產物,或是某個器官的延伸,他們有自己獨特的生命,有權利活下來。去年9月,在反墮胎運動中相當知名的吉安娜.傑森(Gianna Jessen),對著美國眾議院司法委員會說,「我們常常要在軟弱與痛苦中,才能學到真正的智慧-這正是現今社會缺乏的。」


           

麗莎在生下齊克後,又接連生下2名孩子。 (照片來源/bound4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