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位要派人去一個偏僻的城市出差半個月,是件辛苦的差事,別的同事都不太願意去,但他爽快地答應了領導的安排,迫不及待地回家收拾行李。妻尚末下班,以前打理行裝都是她的事,這次,他等不及地要出門,隻好自己親自動手。算計著提早出門的理由,其實是為了陪另外一個女人。


       

翻拍微信        

他打開衣櫥,很順利地找到了自己的衣服。他的衣服都放在最顯眼,最順手的地方,襯衫每件都熨燙掛好了,西裝則掛在另外一個櫃子裡,領帶已經配好掛在西裝的衣架上,他每天換衣服完全不用操心穿什麼,妻子都給他安排得好好的,穿出來總是很精神,雖然快40歲了,一點也不顯老氣,比同年紀的人比看上去年輕幾歲。當別人說起這些時,總要要稱讚一番他的妻,但他卻不以為然,認為自己身架子本來就好。

 

妻的溫柔賢良的確就像別人所稱讚的那樣,她總是能恰到好處地照顧好他的生活,起初幾年,他也曾為這種好感動過,甚至想過一輩子也會對她好,但生活在那種舒適裡,就像在一彎溫水裡久了,也就習慣了,以為妻對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他該得的,不拿她當特別的。結婚10年後,每當飯局上,形形色色的男人都似乎有了所謂的女朋友,他也禁不住動了心思。這對他來說,當然不是難事。

 

在一次聚會上,他不費很大的功夫就同一個叫蕊的女子生出曖昧的感覺,這讓他很有成就感,從幾個毛頭小夥子裡勝出,獲得美人芳心,表明他確實很有吸引力。當然,在她生日的時候送出的禮物也相當闊綽。一段時間裡,愛情的激情讓他覺得自己重回青春,甚至動了離婚的念頭。但妻沒有什麼缺點能讓他提出離婚的,這讓他很沮喪,越發不喜歡妻的平淡。

 

他不費力地把行李收拾好了,關上行李箱那剎那,他還挺得意,他也不是離不開老婆的那種男人,這不都收拾好了。隨後又替妻同情,以為把生活照料仔細就算得到一個男人的心了,未免太天真了吧。這樣想的時候,他笑了笑,提著行李走出了家門,甚至都沒回頭看一眼被他迅速關上的家門。

 

他一路上想像著蕊的高興勁兒,心情也特別好,晚上他親自下廚給她做飯,給她放洗澡水,覺得是情人間的一種浪漫的情調。等到他睡覺時,對蕊說總要喝杯牛奶才好睡,蕊從冰箱裡拿出了一杯優酪乳讓他將就喝了。她不知道,他最怕冰,一喝就拉肚子,在家裡,左邊的床頭櫃上,每天都會有一盒溫好的純牛奶,當然,純牛奶不會自己跑到床頭櫃上來,是妻準備的。蕊對他尚不瞭解。他安慰自己,這需要時間去讓她適應他,他有這個信心。

 

第二天,他臨走時,把一件襯衣遞給她,說出差回來後,還到這住一晚。蕊接過來時,神情是喜歡的,這又讓他湧起一陣的愛意,和這種小女人生活才有意思。

 

就像他承諾蕊的那樣,他又提前了一天風塵僕仆地趕了回來。他的習慣是一回家就洗個澡,便叫蕊拿他留在這兒的襯衫。等他洗完澡後,蕊還在翻找他的襯衫,在那琳瑯滿目的衣櫃裡,怎麼也找不到他的衣服。隻好叫他一起找。

 

他們一起翻遍了衣櫃的各個角落,他開始有些惱怒,她的衣櫃漂亮而且井井有條,為什麼卻找不到他唯一一件襯衫。她最後從臥室最角落的一個地方搜了出來,那件用袋子裝著的襯衫早被皺巴巴地揉成一團。

 

兩個人面對這件襯衫時都有些尷尬,蕊抱歉地解釋說,當時忘了掛衣櫃裡,結果順手塞在收納箱裡了,她還不習慣打理男人的衣服。她纏上來,抱著他的脖子撒嬌求他原諒,許諾下次不敢了。他沒推開她,但卻怎麼也沒高興起來,笑容有些僵。他忽想起自己的每件衣服都被妻珍視善待,他在蕊這裡,卻連一件襯衣的位置也沒有。他的心裡有一種內疚與羞慚瀰漫開來,自己活到40歲,竟然成了扔掉西瓜撿芝麻的男人。

 

當天夜晚,那件皺巴巴的襯衫被他裝進行李箱了,他離開了蕊的住處,急急忙忙地趕回家,那麼急切。回到家裡,為他開門的妻一愣,瞬即開心地笑起來,將他迎進家裡,那件皺巴巴的襯衫很快被妻拿了出來,連同其他的換洗衣服,裝進了洗衣盆裡。他在身後看著,忽然間有了一種感動,妻的身上,淡淡散發出的是家的氣息,以前他怎麼都沒感覺到。

 

趁著妻去給他放洗澡水的當兒,他去打開衣櫥,衣櫃內,他所有的衣服溫柔整齊地碼著,像他離開前的時候一樣,這讓他心安。這才是他的家與愛的歸宿。對於愛情,以前總認為自己需要很多的激情與浪漫才能填滿人生,但現在才發現自己在意的仍然是平凡的真愛。當妻出來時,他像很久末歸的男人,一把擁抱住了妻,那樣用力,那樣專注,好像從來沒有擁抱過她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