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患了癌,兒女們將她送進醫院,檢查、吃藥、輸液、手術。

可是術後醫生卻說:

“她已是癌症晚期,也就只剩下一兩個月的時間了。”
 

孩子們強忍著,不願將這消息告訴她。
但她卻已經從兒女們遮掩的眼神中,
讀懂了自己的病情。

她每天安靜地躺在病床上,
許多本已模糊的往事,又悄悄地爬上心頭……


 


她與他結婚的時候都很年輕,
她才剛滿二十歲,他也不過二十二歲而已。
想想當時真是年少輕狂,
婚後的日子,怎麼有那麼多的爭執呢?

甚至,連孩子的哭聲都遮蓋不住他們的吵架聲。
 


其實,他們兩個雖然上班忙忙碌碌,
工資卻都不高,
但也應是行進在從溫飽向小康的大路上的,
外人眼裡幸福和美的一家三口。
 


可她經常嫌他不會洗衣擦地,
他又嫌她做飯炒菜難吃,
所以常常鍋沿碰撞馬勺,
叮叮噹當,不亦樂乎。



“以後,恐怕你都找不到人和你吵架了吧?”
她靠在病床上,斜睨著在一旁給她倒水的老伴兒,
嘴角勾起帶有挑釁意味的笑容。

 


“胡說什麼?好好喝你的水吧,瞧,我給你兌好的,不涼不熱。”
老伴兒看著她喝下半杯水,這才放心地笑了笑。

 


她呆呆地望著老頭,愣愣地說:
“老頭子,你的頭髮全白了……”
 


老頭下意識地摸摸自己的頭:
“都七十歲了,頭髮還不白啊……誒,你什麼意思啊?你頭髮黑,那還不是染的?”        



老兩口不由得都笑了。


 



       


“咱們的金婚,我怕是趕不上了吧。還有兩年呢!”
她看來有些失落。
 


“兩年很快的,怎麼趕不上?四十多年不也一晃而過啦!誒,你說過要學會國家級廚師的手藝,做一頓滿漢全席給我吃,我可還等著呢!你可別因為有病了就想賴賬啊……你呀,一輩子做飯都那麼不好吃,哈哈。”
 


“切,誰賴賬啊?你都嫌棄我一輩子不會做飯了,我呀,全是因為你做飯好吃才跟著你混一輩子……滿意吧!”她開心地大笑。
 


“不滿意!你必須給我做一頓最最好吃的才行!”
他故作嚴肅,口氣像是在下命令。
 


她像個小孩兒一樣撅了撅嘴:
哼!還說呢?你看你的衣服,是不是好幾天沒有換洗了?
一輩子不會洗衣服,我都給你洗了幾十年了,
你還不會自己洗,真是讓我死不瞑目哦。


 


 


“那你就快點出院,給我洗衣服做飯!”
老伴兒也毫不含糊。



說笑打鬧,對這一對老夫老妻,
已經習以為常。
不過二十天后,她真的出院了。
 


出院後就覺得家裡的一切都很美好,


老頭每天陪著她,
早上去散步,晚上也去散步。
 


其他時間,兒女上班了,孫子上學了,
他們老兩口就在家進行一項重大工程,
名曰“活到老,學到老”。

 


他教給她如何做菜,
大到煎炒烹炸,小到放鹽裝盤,不分鉅細,一一從頭學起。
 


她教給他如何洗衣擦地,
她奇怪了一輩子了,
洗衣服這件事這麼簡單,
他學起來就那麼難,
還有擦個地嘛,
怎麼就會大汗淋漓呢?

如今這勁頭要是上學時拿出來,可以考上博士後了。

 


慢慢地,兒女們發現,老媽做的飯菜居然變得好吃了,老爸居然也學會洗衣擦地了,家裡總是乾淨亮堂,而且一到飯點兒便香味瀰漫。


 


這一天,她無意中看見孫子日記上有一句話:“媽媽告訴我,下個月是爺爺奶奶的金婚紀念日……”


她這才驚覺到,自己竟然已經活到金婚了嗎?原以為活不到的呢?        


老伴兒笑瞇瞇地走過來,和年輕時候一樣,他的大手輕輕握住了她的手:“老婆子啊,其實,我哪裡就不會洗衣服呢?你做的飯菜也沒有那麼差勁啊。可我知道,你放心不下我,就不會離開我。


“我以前在書上看到過一個故事,大約說的是二戰時候集中營裡的人,自然死亡的人,毫無牽掛的是絕大多數,有家人牽腸掛肚的很多都能活下來……”

 


她笑了,滿臉皺紋也都跟著在笑。醫生曾經宣判她“死刑”,她居然就這樣熬過來了。她倚著老伴兒坐在沙發上,眼前彷彿已經呈現出一幅美好的畫面:


兩個身穿婚紗與西裝的背影,卻是一對行至金婚的老夫老妻,兒孫繞膝,花團錦簇,他們白髮蒼蒼,十指緊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