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所大學,在快下課時教授對同學們說: 「我和大家做個遊戲,誰願意配合我一下。」        


一女生走上台來。        



       


 

教授說: 「請在黑板上寫下你難以割捨的二十個人的名字。」        

 


女生照做了。有她的鄰居、朋友、親人等等。        

 


教授說: 「請你劃掉一個這裡面你認為最不重要的人。」        

 



女生劃掉了一個她鄰居的名字。        

 


教授又說: 「請你再劃掉一個。」        



女生又劃掉了一個她的同事。        

 


教授再說: 「請你再劃掉一個。」        



女生又劃掉了一個……         

 


最後,黑板上只剩下了三個人,她的父母、丈夫和孩子。          



       



教室非常安靜,同學們靜靜的看著教授,感覺這似乎已不再是一個遊戲了。         

 


教授平靜的說: 「請再劃掉一個。」         

 


女生遲疑著,艱難的做著選擇......         

 


她舉起粉筆,劃掉了父母的名字。         

 


「請再劃掉一個。」身邊又傳來了教授的聲音。         

 


她驚呆了,顫巍巍地舉起粉筆緩慢而堅決的又劃掉了兒子的名字。         

 


緊接著,她哇的一聲哭了,樣子非常痛苦。          



       


教授等她平靜了一下,問道: 「和你最親的人應該是你的父母和你的孩子,因為父母是養育你的人,孩子是你親生的,而丈夫是可以重新再尋找的,為什麼丈夫反倒是你最難割捨的人呢?」        

 


同學們靜靜地看著她,等待著她的回答。          



       


 

女生平靜而又緩慢地說道:「隨著時間的推移,父母會先我而去,孩子長大成人後肯定也會離我而去,真正陪伴我度過一生的只有我的丈夫。」        

 


其實,生活就像洋蔥,一片一片地剝開,總有一片會讓我們流淚。看完了,我默默的哭了.......       

 


老伴,是你一生中最後的存摺!請珍惜!          



       


人生一世,有什麼也不如有個好伴侶,沒什麼也不能沒個好晚年。妻子是丈夫生命中的最後一個觀眾,丈夫是妻子人生中的最後一張存摺。        



所謂「最後一個觀眾」,是指一個男人的一生不管怎樣度過,真正看到你人生謝幕那一刻的不是別人,而是你的妻子。         

 



       


 

所謂「最後一張存摺」,指的是一個女性步入老年之後,儘管可以五世同堂,兒孫繞膝,但真正能夠無怨無悔奉陪你到生命最後一刻的不是別人,只有你的丈夫。        

 


縱觀世間夫妻,無一不是因性而結合,因愛而發展,因情而長久。這個情,就是親情與恩情。        

 


一對體貌反差很大的夫妻之所以能夠白頭偕老,一對學識上天差地遠的夫妻之所以能夠相伴終生,一對年輕時打打鬧鬧的夫妻進入老年後卻突然相敬如賓起來,在很大程度上,並非是他們之間的「愛情」有了多大發展,而是因為他們在長期相濡以沫的日常生活中,儲存下了多少「嗯情」。        



       


 

這種恩情,通常都不是來自夫妻幸運階段的錦上添花,而是來自失意階段的雪中送炭:        


 

或一方落難時的捨命相救,或一方患病期間的精心服侍,        

 


或慘淡日子中的無怨無悔,或眾叛親離時的不離不棄等等。         

 



       

 


這種感情,是任何物質利益和名利引誘都不能替代的。世間恩愛夫妻之所以把「嗯」放在前面,把「愛」放在後面,就是因為他們之間的「恩情」,早已遠遠超過了「愛情」的份量。        


 

男女間夫妻一場:年輕時是性夥伴,中年時是事業助手,進入老年演變為雙方的父母。         

 



       

 


由於相處時間久了,各自身上潛在的父性和母性,都會在無意中流露出來,漸漸演變成了對方「父母」的角色,像呵護自己的兒女一樣呵護起了自己的生活伴侶。        


 

不管對方身上有多少缺點和不足,也不管他們在年輕時犯下過多少不可原諒的錯誤,或者曾經給自己造成過多麼大的傷害,都能夠以博大的胸懷接納下來、寬容下來。嚴格說來,這才是愛。          



       

 


雖然這種愛沒有多少浪漫的成分,但由於它充滿了親情、恩德、友愛和互助,所以,即便沒有多少愛情,也照樣使婚姻變得溫馨而快樂。        

 



在常人的眼睛裡,人生一世,有什麼也別有病,沒什麼也別沒錢;應該再添上這兩句:有什麼也不如有個好伴侶,沒什麼也不能沒個好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