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師喜愛收藏,退休十幾年來不是光顧古玩一條街,就是跑到偏僻的鄉下去收購古物。還別說,他去年花200元在古玩一條街買了一個舊筆筒,幾天前到電視台去「鑑寶」,結果被專家評估為2000元,這下子李老師跑得更勤了。
 

這天中午,李老師剛從鄉下回到家裡,就接到一個陌生男子的電話:「您是李老師嗎?」

李老師愣了一下,答道:「我是,你是誰?」



 

對方笑著說:「見了面您就知道我是誰了,我有件寶物要還給您!您告訴我,去您家該怎麼走?」

李老師一向不和外人交往,更沒有人借過他的古物,這個人怎麼說要還寶物呢?這年月怪事叫人摸不著頭腦,李老師說了一句:「對不起,你打錯了!」就放下電話。

可電話剛放下卻又響了,李老師還以為是那個人呢,剛要說你打錯了,電話裡卻傳來另一個男人的聲音:「您是李老師嗎?」

李老師又是一愣,答道:「我是,你是誰?」

那人急促地說道:「李老師……我可找到您了,您還記得我……」接著就聽到緊急的剎車聲,然後就什麼也聽不到了……

他老伴看著李老師接完電話神色不對,就問他是怎麼回事。李老師把兩次電話的內容一說,他老伴轉動著眼珠突然驚恐地說:「老李,一定是出在你那個筆筒身上,我聽說現在的小偷狡猾得狠,先打電話摸摸底,然後趁家裡沒人就上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李老師遲疑地搖搖頭說道:「不會吧,一定是人家打錯了。」

他老伴提醒道:「一個人打錯了可以,怎麼有可能兩個人都打錯了?現在的小偷都是一幫一夥的……」

這時,電話又響了。李老師一聽是先前那個男子打過來的,他說馬上就過來還寶物,一定要李老師把家裡的詳細地址告訴他。李老師剛要發話,老伴朝他眨了眨眼睛,示意他把家裡的地址告訴他,等他來了再見機行事。

放下電話,李老師皺著眉頭,自言自語道:「這個人要是小偷,膽可真大啊……」

老伴說道:「老李,防人之心不可無啊,我們報警吧!」李老師冷冷一笑道:「我一沒有錢,二也沒有像樣的東西!你放心,這傢伙要真是個賊,也吃不了我!」

二人說著話門鈴就響了,李老師讓老伴躲進臥室見機行事。他打開門一看,卻是一個漂亮的大姑娘,她手抱著一個用黃綾布裹著的一個包裹。李老師問道:「你找誰?」

姑娘疑惑地問:「李老師,我們王總不是跟您通過話,讓我把東西給您送來嗎?」

李老師問道:「哪個王總?我不認識!」

姑娘解釋說,王總就是陶藝公司的王鵬總經理,她是王總的秘書。吃完午飯,王總讓她陪他一起去看一個人。可剛上車,王總突然接到一個電話催他去簽約,所以王總就讓她把這個東西給送過來。

李老師接過包裹打開,裡面是一個檀木的盒子,打開盒子一看,李老師不禁倒吸一口涼氣——他認識這是一個青花人物罐,曾經在電視上見過它,記得當時專家評估價是80萬元人民幣。

好大一會兒李老師才恢復了鎮定,他微笑著說:「這件青花人物罐的確是個寶物,但這不明不白的送給我,我是不會要的,還得麻煩你帶回去。順便告訴你們老闆,就說我是一個退休教師,無論他有何要求,我一概幫不上忙!」        

姑娘急了,說:「我是個打工的,老闆的話不敢不聽,至於您需要解釋,等他回來您去找他說去!」姑娘把話說完,起身就走。李老師追到門口,無論怎麼推辭,姑娘也不肯將罐帶回去。老伴忍不住從臥室走出來,說:「老李,別難為姑娘了,這東西先收下來再說。」

李老師想了想,說:「好吧,我不為難你,罐暫時擱我這兒,等你們王總回來,麻煩你給我打個電話!」

稀世之寶從天而降,李老師的心再也不能平靜。他背著手低著頭,在屋裡來回踱步,怎麼也想不通這個王總為什麼憑空要「還」他這麼一個寶物。老伴在一旁啟發,說王總可能是他培養的一個學生,現在發了,故意找了個藉口回報恩師。李老師說他教了幾十年的書,壓根就沒有叫王鵬的。




老伴不相信,就把那些舊畢業照片拿出來,讓李老師辨認,李老師看了一遍後,說道:「我的記憶中就沒有這個名字,就是有,你想想,送這麼貴重的東西也違背常理啊!」

突然老伴問:「老李,這會不會是個圈套?」

李老師點頭,說道:「有這個可能!這都是我去電視台鑑寶惹的禍!我馬上打電話把張教授請來,讓他鑑定一下是不是贋品。」

不一會兒,張教授來了,他仔細看了一陣子說,「這是個真的,不過,王總他怎麼會送給你呢?」

李老師一聽張教授的話語,忙問:「您認識這個王總?他到底是什麼來頭。」

張教授把他認識王總的經過細說了一遍:這個王總叫王鵬,他是在拍賣行裡認識的。

那次張教授應拍賣行邀請,參加自己鑑定的「青花人物罐」拍賣會,會上就是這個叫王鵬的人與一個青年叫上了勁,一直拚殺到最後以高價105萬元拍去,張教授當時也很驚訝,就打聽這個人的來歷,一個瞭解他的人介紹說——他去年來到省城開了個「陶藝公司」,生意做得很火,據圈內人士反映,他為人正派,生意還是規規矩矩的。

最後,張教授肯定地說道:「根據他目前的地位和經濟實力,設圈套搞陰謀根本不可能。」送走了張教授,李老師雖然鬆了一口氣,但看著這上百萬元的「青花人物罐」,懸著的心還是放不下來。

就在這時,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李老師剛打開門就被一雙大手緊緊地握住了,那個人激動地說道:「李老師,我可找到您了!」        

來人是個陌生的青年人,李老師試探地問道:「你是王總吧?」見那個青年人點頭默許,他不解地問道「你現在就給我說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年輕人一聽卻「撲哧」樂出了聲:「李老師,我是王鵬,你難道把我忘記了嗎?」

李老師仔細又打量一番後,仍搖搖頭,王鵬激動得語無倫次地說道:「李老師,這幾年我一直打聽您的下落,可始終沒有您音信。自從今年尋到這青花人物罐,我高興啊!當年的承諾就要在今年教師節兌現了,可我無法找到您啊!李老師,您難道忘記了20年前那個教師節的晚上,有個學生給您打的欠條嗎?


 

這麼一說,李老師渾身一抖,一件早以淡忘的往事,一下子跳進了腦海。那是第一個教師節他家訪回來,當他興高采烈地抱著一個瓷罐往家走時,被一個從商店跑出的少年撞倒在地上,那個瓷罐碎了,還沒等他去責怪那個少年,從商店裡追出一個手拿棍子的人衝著那個孩子就打:「這麼小你就敢偷東西,我打死你!」李老師及時制止了,他稍後瞭解到,這個孩子是臨校一所中學的學生,教師節到了,他想送給老師一隻鋼筆,可家裡窮他沒有錢買就動起了邪念。李老師拿出自己的鋼筆遞過去,那個小孩以為是送給他的,連連說:「我不敢要!」


       

沒想到李老師說:「我不是送給你的,我讓你給我打個欠條,你知道摔碎的這個瓷罐是什麼嗎?它叫青花人物罐!是我的一個學生送給我的,你知道值多少錢嗎?就是現在買了少說也值十多萬,我知道你家賠不起,限你20年後今天還我一個一模一樣的青花人物罐!」

那個孩子一聽,一邊哭著一邊寫著欠條,寫完後他企求李老師不要告訴他的父母,他20年後一定兌現今天的承諾。李老師把那兜裡所有的十幾塊錢都掏出來,放到他的手上說:「你是個好孩子,家裡那麼困難心裡還想著老師!這只鋼筆就送給你喜歡的老師吧,這些錢你自己留著買些書或本,我希望你20年後能兌現今天晚上的承諾!」

一晃過去了20年,李老師早已忘記了,可當年這個少年,如今成為總經理的王鵬,卻還沒有忘記。李老師凝視著王鵬憔悴的臉,王鵬笑了笑,感慨萬千地說:「找到您我就安心了,自從那天我給您寫完欠條後,我就沒有忘記那個青花人物罐!為了早一天實現對您的承諾,我一直拼到現在,幸虧頭幾天在電視上看到您去鑑寶,才找到您。不然的話,我真的會遺憾終生……」

李老師感動得淚流滿面,他讓老伴捧出那個瓷罐,輕輕放到王鵬的身邊,對王鵬說:「教書育人,本來就是我的責任,過去的事我也沒有往心裡去,再說這青花人物罐……我真的不能收下……因為原來摔碎了那件是……贋品!」

王鵬聽後把臉一沉,說:「李老師,您這麼說我就會相信了嗎?我給您打了欠條後,就跟蹤到您家知道您是一個老師,也是一個古董收藏家,您還經常到鄉下收夠一些古物。

您別以為我是外行,我現在學的可是文物鑑定專業——這件青花人物罐是明朝中期景德鎮的作品,雖然景德鎮青花瓷器是它的主流產品,但具體落到一件瓷器上有人物,有山水,有花卉,它就是一個很珍貴藝術品。我十年來一直尋找這樣的瓷罐,還真的讓我得到了它……再說,如果不是當初你的教育,如今我還不知道是否在監獄裡度過呢,別說現在還當總經理了。您要是不收下它,您不也是沒有實現自己的諾言嗎?」
 

正當兩人爭執不下時,突然又傳來一陣敲門聲。李老師打開門就被一個頭和手纏著繃帶的人緊緊地握住了雙手,那人哭著說:「李老師,我差一點就看不見您了!」

李老師疑惑地問:「你是……」

來人激動地說:「李老師,我是您20年前教過的學生許諾啊!剛才開車給您打電話,一聽到您的聲音激動得我思想一溜號,就出了車禍……還好只是皮肉之傷沒有什麼大礙……」說著說著,他猛然看到屋裡站著的王鵬,他指著桌上的那個青花人物罐問道:「王總,您怎麼會在這裡?不會又是為了這個青花人物罐而來的吧?」

王鵬看著他得意地點點頭,說道:「許所長,你猜的沒有錯……」

許諾惋惜地說道:「在拍賣會上,不是我這個小小所長競爭不過你這個千萬資產的老總,而是我後來知道拍賣會上那個瓷罐不是我要買的,我要買的是李老師家原有的這個青花人物罐——因為這是我家祖傳下來的……」

原來許諾讀高二時,由於家裡太窮,父親早亡母親又常年有病,他決定不唸書回家與母親相依為命。李老師來他家看到櫥櫃上這個青花人物罐,興奮地說這個青花人物罐是寶物,許諾母親見李老師如此喜歡這個瓷罐,就說這是一個醃菜用的罐子,李老師要是喜歡,儘管拿去!

李老師一個勁地摸著瓷罐,說這是一個文物,當時李老師就付給許諾家2000元,以後每月又給他200元。從此許諾就靠李老師付給他瓷罐的費用,一直讀完大學……        

今年初,許諾的一項科研成果獲得100萬元,於是就想高價贖回他家祖傳的寶貝。

可畢業後一直沒有打聽到李老師的下落,沒想到在電視看到這個寶貝,就參加了拍賣會與王鵬競爭,結果許諾在拍賣會上發現瓷罐不是自己家原來那個,於是他就放棄了與王鵬的競爭。

許諾又想到李老師贖回自家瓷罐,恰巧幾天前從電視上看到李老師鑑寶,便打聽到李老師的電話,一激動精神溜號就出了車禍。最後許諾說:「老師,真對不起,我想贖回我家那祖傳的瓷罐,多少錢都可以!否則,就將有愧於祖先了。」

王鵬聽完許諾的一番話,爽快地說道:「你拿走吧!」

許諾疑惑地問:「難道你已經買下了?」

王鵬搖著頭說道:「不,因為你家那個青花人物罐,在20年前已經被我撞碎了!今天我是來還罐的!」然後王鵬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許諾一聽恍然大悟,說道:「既然我家的瓷罐碎了,我也就不能要了。其實我家那個瓷罐並不是的青花人物罐,而是一個十分普通的瓷罐!上大學時我就開始懷疑李老師說我家的瓷罐是寶罐這件事,可一直都查不到有關資料。

在參加拍賣會上聽專家說青花人物罐成型的時候,它不可能一次提拉成功,它需要接胎,因此罐的中間有一條介面,這是鑑定明代瓷器的一個重要的依據,而我清楚地記著我家的那個瓷罐中間沒有一條介面,所以我的猜想在拍賣會上得到證實,我就放棄了與王總的競爭,我只想用這100萬元收回我家那個『寶物』,可沒想到……」

聽完許諾的一番話,李老師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李師母過來打開書櫃,指著裡面的一堆古董對兩個年輕人說道:「你們老師這些年的工資,幾乎都用於收購這樣的祖傳寶物了,像你們那樣的窮學生現在還有不少,他為了讓這些孩子能夠繼續讀書,又要跑舊物市場去淘金,又要假意到他們家裡去收購寶物,然後每月給他們學費,既要讓他們接受這些錢,又要讓他們在學習時沒有負疚感,你們老師,他真難啊……」李師母哽嚥著說不下去了。

屋裡的所有人都淚眼婆娑,兩個年輕人一人拉著李老師一隻手,王鵬說:「李老師,為了兌現我的承諾,您就遂了我的心願吧!」許諾也說道:「老師,我家的寶物雖然我買不到了,可我要用這100萬買下您書櫃裡收藏的所有『祖傳寶物』!」        

李老師被他們的真誠所打動,他含著眼淚點著頭說道:「謝謝你們,我們當老師的,能看到你們唸完書,又都長大成材,這比什麼都高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