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導讀      小師

「妄語」是為佛家五戒之一,可見口業對於修行來說尤其重要。林老闆的一時多言竟為自己惹來殺身之禍,只因說了不該說的話......咱能不慎言乎?

 

 

一言不慎殺身破家      終南庸朽述

 

前清光緒年間,廣州西門,有一貧戶姓鄺,家有一妻二子一女。因該鄺某運氣不佳,家境肅條;一日,家中無糧無柴,妻曰:今日無糧無柴,奈何奈何?鄺曰:餘物賣盡,只剩一個水缸,不如賣去換錢,暫且維持幾日家用?妻曰:只好如此。鄺遂負缸至清風橋林芝堂藥店門前,將缸放地,因該處來往人多之故;可惜來往行人雖多,無有問津者。由清晨一直守候到日光斜落之時,約在下午四五點鐘光景,好容易走來一個買主,問缸賣多少錢,鄺答賣二佰文錢,買主還價一佰八十文,協議成功,正在買主將交錢之際,林芝堂的老闆走出來,一見缸底有一條縫,謂買主曰:此缸底有一條縫。買主一聽,果見缸底有條縫,遂不買了;鄺曰:此縫是原來的,决不漏水。無論如何說買主不要啦!鄺亦無奈。又等一時,天色將黑,日已落下,仍無人買,鄺只得負缸返家;因他一日未吃飯,腹中饑餓,又愁回家去如何設法,小孩子哭哭啼啼怎麼辦......心多難過,又兼道路高低不平,只顧心中盤算,未留心足下一絆,將缸摔了個爛碎;鄺某這一急非同小可,這樣怎能回家呢?自己左右為難,不敢返家;又想,尋短見吧!孩子怎樣活呢?他在護城河邊踱來踱去,既想死又無決心。這時天已半夜,正在這時,忽然迎面來了數條大漢,謂鄺曰:天已這般時候,你在此作什麼?鄺即將以上碎缸情形告知,該大漢即起憐愍之心,遂說:跟吾來吧!鄺亦不知何事,只隨之行;行至旗街一個大宅門口,該大漢即打門,開門後,大漢進內將該宅洗刦,搜些布疋被褥等笨重之物一大包,謂鄺曰:將此物負之去吧!鄺正在無法之際,即負物返家,該大漢亦各携細軟散去。

該大宅係旗人,天明報官,夜來被匪劫搶一空,官兵即四出搜查;在鄺家中搜出被褥布疋等贜物,真贜實犯,當即被捕。在被審時,官問鄺某:你們有多少人?鄺答:我不知幾多人來搶。我是因為碎缸不敢回家,路遇幾條大漢,叫我跟他走——他們施濟我的。官即用刑拷打,鄺受刑不過,遂自承是搶匪;但官廳不算完,非要他招出匪首不可,說不出又是用刑拷打。鄺在無奈中想起:吾遭此災禍,全是林芝堂老闆一言所施......心中懷恨,即招出林芝堂老闆是首領;官府即將林芝堂老闆捕到,與鄺對質。林不承認,官即用刑;林受刑不過,亦承認是匪首,定期處斬。行刑之日,到了法場,林謂鄺曰:吾與你往日不識,近日無仇,現在已將受死,請你向吾說明,為何硬說吾是匪首呢?鄺曰:吾也不是搶匪。你也曲,吾也冤;你記的有一日,在你藥店門前,有一個賣缸的否?林答記的,鄺曰:賣缸者即是吾。吾因家中貧困,無法生活,將僅有水缸賣之以救燃眉之急;不料好容易賣妥,承你一言破壞,買主不要了。吾無法只好負之回家,那知腹內無食,心中煩惱,一時不慎跌倒,將缸打爛,無顏返家;適路逢幾位強人,賜吾衣布,因此遭這殺頭之罪。如果官府不問吾招出首領,吾也不說你;乃官府非要問吾要首領,吾被刑不過,才想起你一言害我這樣苦,吾即將你攀出作首領了。林老闆一聽才明白,這是自己一言不檢害了他,也害了自己。事已至此,悔之無及;由是二人相對痛哭,頹然就刑。

 

 

回目錄      回書架      到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