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導讀      小師

善孝為先,王大胆之孝行感得神佛護佑脫劫避險......

 

 

節婦孝子感應報      終南庸朽述

 

節婦王氏,虔心修善,只有一子,家貧;其子名字,人已忘之,因其胆量大,綽號王大胆。因未讀書,人又樸厚,只好作些粗笨工作,常為人抗物作苦工,得資糊口;但王大胆事母至孝,每得工資,必為母買些美味食品,自己只買些粗糙之物果腹。因其胆量大,每遇刑場殺人,必請他去看守死尸,因為看死尸既多賺錢而又省力,故常為之,其母則常為此事而呵斥之;但大胆因貪看死尸多賺錢,所以常常去做,母為此事發怒,不吃他買來的食品,大胆就跪地不起,必待母息怒而後止。有一天,又為人去看死尸,大胆夜間枕着死尸睡眠,正在熟睡之際,忽被人用脚踢醒;睜眼一看,乃是一位和尚。和尚問:你在此做什麼?王大胆說:在此看死尸。和尚說:吾觀你氣息不佳,怕以後因看死尸喪命,最好以後莫作此事。王大胆一聲不答,倒身又睡去。

後隔半年多,王大胆之屋主鄧員外,財產很多,只有一子,忽得暴病而亡;鄧員外哀傷之至,只想其子還魂;由此就想起,在王大胆隔壁住的有位窮秀才,他會奇門遯甲法術,即求他與子還魂,許以重報。秀才說:此事很難,必須請一位看尸者,借看尸者之魂,才能還魂復生。員外說:請王大胆來看尸,借王大胆之魂如何?秀才說:王大胆是吾從內弟,如何可以呢?他又有老母,靠他來奉養。如果用他還魂,豈不是害了他母子兩人嗎?鄧員外說:不要緊。吾可以多給他錢,足够他老母一世之用;而王大胆本人,不過是換換皮囊,吾所有家產,豈不全是他的嗎?二人商妥,鄧員外去到王家。見了王寡婦和王大胆,請王大胆去看尸,只看四天;王寡婦不肯讓兒子去,員外說:如肯去做,吾情願多出錢。吾給你一千串錢一頃田一隻牛如何?王大胆一聽,看四天死尸,就發了財啦!乃一口答應;員外怕他反悔,於是雙方請證人,立字據寫明——連看四天,各無反悔,如中途不看,沒錢田牛給。

到了夜間,員外來請說:大胆呀,到吾家去吃飯吧!吾已豫備好了,酒飯充足。王大胆跟到員外家中,見五間通連的大客廳,將死尸停在廳之一個角上。員外說:大胆啦,在此看尸。晚上吾把門鎖上,如有何動作,不許出聲喊;如一出聲喊,就無錢啦!一連四天,否無錢。大胆說:莫說四天,即四十天吾也不怕。說畢,員外鎖門而去,廳中只剩大胆一人。他乃大杯酒大口肉大吃大喝,直吃到三更天,心中非常喜歡;他自看尸以來,未曾這樣享受過。正在吃喝之際,忽聽死尸牀連聲響動;王大胆放下酒杯,走到死尸牀前,一看死尸要起來;因死尸不能坐起,只向下溜。死尸向旁一溜,大胆即向中一推;一溜一推,只推到四更天......忽有一次,被大胆用力過猛,一推推過牀那邊去;因之立起,直向大胆追來;大胆在前邊跑,死尸在後邊追......一直追到雞鳴,死尸歸原處不動,大胆亦疲極倒地而眠。

第二夜,員外所備酒飯更好,但王大胆心中有點顧慮,不似第一夜那樣坦然。又喝酒吃肉至三更天,忽聽牀一響,死尸已下牀,比第一夜快的多;大胆一見,即繞屋而走,又一直追至雞鳴方罷休......這一夜,大胆的精力更差。天明,員外開鎖,大胆返家,他母親已將佛前香上好,每日如此。

至第三夜又去,吃酒至三更,尸又起來,其快猛更比第二夜大的多了;死尸手抓到何處如同鋼爪一樣,將木牆一抓,即一塊被抓掉......直至雞鳴,大胆險些未被抓到,但是王大胆這一夜只累的筋疲力盡,行路艱難;回到家中,倒頭便睡,飯亦不想吃。到了下午將黑之時,心中有點害怕;暗想:吾行路已經無力,而死尸越來越猛,今夜必定死在他手中;倘若死了,母親何人照管呢?算了罷!這筆錢不去賺啦......其母不知也,正在自己心中難過之際,忽聽門外一聲阿彌陀佛,進來一位大個僧人,問王大胆在家麼;其母即喚:大胆啦,去看看。大胆領和尚來到屋中,和尚問大胆:你識吾否?大胆答:莫非就是半年前夜間踢醒吾的老和尚乎?僧曰:然也。吾曾勸你,不要再看死尸,因你氣息不好;你不聽吾言,今夜就該受害而死啦!其母一聽,驚慌萬分;僧曰:莫怕。老僧雲遊至此,因你信佛很虔,而且守節清白,大胆又是孝子,故特來救你。即刻用紙畫了三張靈符,告曰,一張壓在死尸心口,一張貼在自己心口,另一張,用一碗水將靈符焚化於水中;如至實不得已時,即將此水潑在死尸身上,自有妙用。囑畢而去,倏忽不見,母子向天叩謝佛祖搭救。

至夜,員外又來叫,大胆即隨之而去,又是大吃大喝;至三更,大胆即照和尚所囑,將靈符一張壓在死尸心口,一張貼在自己胸口,一張焚化於水碗中,自己大吃大喝。正在吃喝之際,聽到死尸大動,其力很大,但被靈符壓住,就是起不來;大胆一見,心中歡喜,於是將死尸胸口的符用手畧微向上一抬,尸即高起,將符放至胸口,尸即不動;大胆就這樣與死尸開玩笑取樂,將靈符一抬一放,死尸也隨符一起一躺,一直耍到四更天。忽然被大胆將死尸胸口的符抬的高了,尸倏然而起,直奔大胆;大胆因為自己胸口有符貼着,死尸總是抓不到他......一追一跑,眼看要抓到了,大胆忽然想起符水;於是拿起碗,將水向尸潑去,正潑在死尸身上,尸即應水而倒,再也不動了;大胆心中喜歡。當死尸應水倒下之際,在隔壁披髮仗劍正在施法眼看成功的窮秀才,即從法台上倒下來,七竅流血而死;鄧員外的兒子未能還魂,用法害人的窮秀才却已死去,鄧員外除給王大胆一千錢一頃田一條牛外,還得賠償窮秀才的人命;王大胆雖受驚嚇,因孝感神佛,從此遂成小康,母子從容渡其愉快生活。

 

 

回目錄      回書架      到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