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導讀      小師

所謂忤逆父母之人,天打雷劈,故事中的吳義就是其中的例子......

 

 

雷殛不孝      終南庸朽述

 

貴陽省某縣,有吳仁吳義兩同胞兄弟,父早亡,受母李氏撫養成人。吳仁娶妻孟氏,吳義娶妻崔氏。吳仁居長,性格良善,孟氏亦賢淑;吳義居次,年雖幼而性刁滑,崔氏性格亦橫潑非常。吳仁對母盡孝,孟氏亦尊敬婆母;吳義夫婦則對老母時予抵觸,吳仁夫婦經常勸導之。弟吳義非但不接受大哥教訓,反起憎恨之心;其妻崔氏,更常常指桑罵槐。由是兄弟分居,柝祖產每人一半;其母李氏,則十日在吳仁家,十日在吳義家,輪流贍養。

長子吳仁夫婦孝順,每逢老母在他家時,卽奉美食,調甘脂,取悅老母之心,一家和順;但十日滿後,母至吳義家去受養。吳義夫婦則大不相同,每逢老母來家,却也換飯換菜,可是竟換些不好的;換吃次等飯菜還不算,更對老母疾言厲色。初時一二年,雖另換次等飯,尙三餐無缺;到後來年限愈久,對母愈虐。每輪到吳義奉養之日,老母卽愁眉高鎖;吳仁常勸老母不要去弟處受養,免的難過,就在吾處住好啦!但其弟又虛要面子,一定要每人十天。

世事往往是好人多磨難,吳仁雖孝,但命運欠佳,做生意失敗,家境不順,只落得光景很苦;雖然很苦,但對老母輪到他奉養之際,吳仁仍備美食,膝下承歡如故,經十餘年如一日。有一年吳仁因家貧對母奉敬不減,將家中衣物當賣已空,這日又該吳仁養母,窮的實無辦法,只餘棉被一條,吳仁又暗中想去賣;適為老母看到,老母在愛子心切之下,又痛心,又不忍,對長子含淚言曰:你夫婦對吾這樣盡孝,目下只有這一條棉被,又要去賣了養吾。老身心中何忍?可惜天爺無眼,你這樣好心,偏偏令你諸事失敗,以至窮困至此;而你弟吳義夫婦,對母百般刻薄,這麼不孝,他偏偏生意興隆,家產日豐。今你一貧至此,雖至應你養贍之期,老母豈忍心受養?待吾厚着老臉,去吳義那邊,叫他多養吾幾天,過後你再補養吧!老母言罷含淚出門;吳仁夫婦亦流淚曰:孩兒孽重,連累老母,真是不孝之至......大家痛哭一場。

老母到了次子吳義家中,正値吳義煮肉煲鷄,預備用飯之際;一見母至,卽厲聲問曰:今日應當哥管你飯,來吾家作甚麼?老母卽將長子苦况說明;吳義夫婦說:他窮我也未多分家產呀!崔氏卽將厨中鷄呀肉呀藏起,便往臥室睡覺,亦不備飯;老人等到過午,向次子說:還不做飯麼?崔氏說:做飯還沒有米呢!你想吃飯,速去大伯家罷,這裡不到日子是不管的。老母無法,只得返回長子處,又氣又餓又痛又恨;行至半路,卽昏倒在地。吳仁夫婦,雖然一日沒吃飯,又不知老母至弟家如何,不放心,卽走向弟家探望;豈知走至半路,見李母昏倒地下,不由的驚出魂來;急忙向前將母抱起,半向方醒。乃背負李母還家,又愧又急又憤,如同萬刄刺心;走了不遠,忽聽得雷聲大作,大雨傾盆,急避簷下;只聞霹靂一聲,忽見其弟吳義同弟婦崔氏跪在面前;其時雨過天青,原來其弟及弟婦已遭雷擊斃,乃將吳義夫婦埋葬。遂全有其弟之產業,後生二子,俱登第。

 

 

回目錄      回書架      到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