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導讀      小師

善者升仙,惡者入魔。段鐵牛因為生起一念害人報復之心而未能證入仙道,是故華嚴經說應密護心城,防諸惡欲不令得......

 

 

段鐵牛      終南庸朽述

 

前清康熙年間,安徽省有一農戶,兄弟三人。父母早亡,長兄段大,二兄段二,及弟段三,兄弟三人勤儉爲生,後來生殖成了大土財主,田有十幾頃,騾馬成群,有財無勢,常被人欺;當地有個惡霸,姓夏,兄弟二人——大哥綽號夏虎,弟綽號夏狼——結交官府,無惡不作,時常欺壓段氏;段氏之財產,已被夏虎夏狼侵佔大半,段氏敢怒而不敢言。一日段三夢至一處,一白鬚老翁,自稱本地土地,謂段三曰:你家被夏虎夏狼這樣欺壓,早晚將你財產奪盡爲止。你大哥只知勤儉作守財奴,全不思行善;你何不早點行善,用財積德,豈不勝過被人霸佔而去?段三醒來,遵依土地之言,常常行善,周濟貧困;事爲段大查出,雖然不願,但段三說:强過被人霸去。行善行了三四年之後,有一年,縣裡派人來催糧,可巧來的是一個青年人,他父親是該縣最有勢力的趙雄;該青年見到段二之女,生的眉清目秀,如同天仙,回縣後卽與他父說知;趙雄因只此一子,百般依縱,卽差人來作媒;段大段二,一見卽怕,惟有段三不答應,對其兄曰:這種無品行的浪子,如與他成親結婚,豈不將侄女害一世?媒人回去說,不許親;趙雄一聽大怒,便又差人來硬下定禮,將定禮放下卽去,並說明卽要迎親;段氏弟兄無法可想,適他家有個牧牛人王二,年約二十餘歲,適放牛回來聞知此事,心中大怒,對段氏兄弟說:他如真的來硬娶親,吾非打死他不可。過了幾天,果眞來硬娶親;正趕上王二在家,一見迎娶人員,王二一語不發,提起門閂就打,直打的來人頭破血流,狼狽逃回;趙雄一聽大怒,卽糾集打手重返;王二仍然不管死活,衝前應敵;因爲趙雄人多,王二只一個人,終被趙家打死,將段女搶走;段女至趙宅旋亦自刎,段家只好忍痛完事,以後夏虎夏狼更欺他。

事過兩年,段三正在廳中午睡,忽見牧牛人王二進來,一見段三便說:三爺爺吾回來啦!段三想他不是被人打死了嗎,一驚而醒;正在回思夢境,忽聽傭人與他賀喜:生了孫子啦!段三心中暗喜,默念:王二是被趙家打死的,他旣來轉爲吾孫,定可光耀門戶......取名叫牛。及至該子四五歲,那知是個儍子;到了十二歲仍然一樣,不加聰明,只知吃飯,連叫爹媽都是勉强;叫他吃就吃,不叫他吃也不知餓,無法叫他讀書,只好叫他去放牛;因段牛每天去放牛,肉皮被太陽晒的鐵黑,所以人人都叫他段鐵牛。他放牛到了十六七歲,這一天又去放牛,騎着牛行到深山之中,牛正吃草;鐵牛抬頭觀天,突見半山之中有一棵樹,樹上生有兩個鮮果很大,鐵牛一見心喜,卽攀籐爬山;他也不管危險,並且不知危險,爬了半天,竟被他爬到了樹上,將果子摘下食之,味香而美;自吃下此果,忽然大悟,對人情世故完全明白,甚至超出常人的智慧。此時聽到有人喊道:誰偷了吾的果子啦?吾在此守了一千餘年,竟被你偸吃啦,你的福氣眞不小呀!好啦,吾收你作徒弟吧!鐵牛說:好,在地下向天叩頭說,師傅你老人家高姓大名?吾怎麼看不見你呀?師傅說:你不必問吾姓名,現因未到時期,到時自會叫你見吾。鐵牛說:吾到那裡找師傅呢?師傅說:你要想吾,卽問你騎的牛。鐵牛說:牛怎會說話呢?師傅說:它不說話,你不會給它叩頭嗎?鐵牛聽畢,叩頭而別;及至回家,仍照舊樣,不顯露聰明,仍然每日去放牛。

又過一年,鐵牛想師傅啦!問騎的牛,牛不言,他跪在牛前;牛吃草,他就向牛叩頭,一直叩了半年。有一日正在向牛叩首,牛忽作人言說:鐵牛給吾叩頭作什麼?鐵牛說:請你引吾見師傅去。牛說:好,你騎上吾身吧!我駝你去。鐵牛騎在牛背上,只見此牛四蹄登開,足下生雲,如同駕霧一樣快,在萬山之中,不知行了多少路;將鐵牛放在一個山㵎中,牛自己跑去;鐵牛一見牛跑了,自己無法,只好在此休息。只見此山洞中很清潔,有石櫈石牀等擺設;鐵牛方才坐下,忽聽石中說道:鐵牛你來了麼?此時鐵牛喜的眼中流出淚來,說:師傅吾來啦!吾怎樣能進來見師傅呢?只聽得石中說:你不要進來,此刻依然不是見吾面容之時。你在此安心住下,吾教你工夫吧!鐵牛卽每天在此學功夫。所最奇者,此山洞旣不冷也不熱,旣不見太陽,也無有雨露;所有吃食,至時自會有。光陰很快,鐵牛在此已學了五年,學的降龍伏虎,遣鬼差神,以至種種法術,無不精通;忽然心中起了念頭,心裡默想:吾學了這許多神法,如果返家報仇雪恨,豈不易如反掌?恨不能一試身手......只聽得石中說:鐵牛啦,鐵牛啦!吾收你做徒弟,實想將你造就成個金仙。那知你只有此福?這也是你祖上的德,只能至此;所以正學入金仙之階梯,你心就起了自豪之念,至此而止。吾本想你學成金仙,脫了輪廻,永久逍遙;你旣起了念,就此下山去吧!鐵牛一聽,趕緊跪下哀求;師傅說:說破了不能再留,再留也無益。你下山吧!鐵牛含淚下山。

走了一程遇見虎、狼、鬼、龍很多,俱爲鐵牛制服;及至將要出山洞,忽聽空中喊道:鐵牛呀,認認吾吧!吾是你師傅。吾在漢時,與張良均看破紅塵,入山修道......鐵牛一看,只見此人身高過山;鐵牛叩首不起,仍願隨師學道,常住山林;師云:你塵心未斷。意念一動,卽是尋仇好勝,殺伐殘酷,全無濟世澤民之心,是你入仙無緣,斷不能再留;你下山後,萬不可殘忍酷刻,以此爲戒,否則不能善終。在世如能藉所學之術,行功積德;倘有了成績,吾再去渡你回山。謹記吾言,去吧!說畢不見,鐵牛向空叩首;回頭一看,送他上山的牛,仍在面前吃草;鐵牛喜甚,於是仍騎牛返家。至家,仍裝作舊時呆狀;家中大小,一見他回來,非常喜悅。最奇者,是他去時的衣服鞋襪等,仍如去時一樣——也不破,也不舊——左右鄉鄰議論紛紛。這時他家中被夏虎夏狼將田產全侵光,他祖父等每日反倒給夏家去作工;鐵牛方回來時大家認爲他一定是遇着神仙啦!乃日久,他仍舊每日放牛,呆如昔日,也就不去注意了。這時夏家財雄勢大,結交甚廣,有幾位邪術老道,常住他家,藉術害人;這日鐵牛放牛至山中無人處,牛忽作人言說:鐵牛你雖有工夫與神術,萬萬不可顯露,仍當裝呆。夏虎弟兄,不久造反起事,到時你奉旨剿滅,旣可報仇,又得功名。鐵牛說:是。還家仍照舊時呆樣;卽夏虎打他,他也不還手。這一年,夏虎眞的起事叛逆。先同縣中爭戰,縣中警隊,被夏氏叛軍打的大敗而逃;府中又增援來剿,又爲夏家邪術擊敗,因他有邪術,官兵無如他何;這時聖旨派了大招討元帥圍剿,只爲夏氏有邪法,招討元帥不能取勝;這才出榜招賢:如有能破夏氏者,爲國出力,官封當朝。鐵牛一見,卽將招賢榜揭下,見了大元帥,一次卽將夏氏剿滅;朝廷要鐵牛作官,鐵牛不肯,只求將昔日被夏氏侵奪之財產歸還;從此將所有的工夫授徒,自成一家之祖。

 

 

回目錄      回書架      到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