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導讀      小師

人之所以行惡多是因為未能將心比己,若能想想受害者換作自己至親至愛的家屬,犯案之時能忍得下心讓其受苦嗎? 董孟春一時被人擄走撕票致使全家陷入愁雲慘霧之中,作惡者終被冤魂索命......

 

 

撕肉票之報      王淑仙述

 

吾的舅父,是河北省永清縣人。大舅董孟春,二舅董仲春皆務農爲業,兼做籠屜生意;日夜勤勞,兄弟和睦,家產日增,買有農田四十五畝。孟春爲人很豪爽,事母孝,常言:世俗兄弟不和者,多是爲了婦人枕邊之言,以致弟兄分家反目。僅與弟仲春完婚,自己則堅志不娶,以免弟兄難合;老母及弟屢次勸他成婚,孟春堅决不肯。兄弟勤勞如故,這時產業更增;某夜,忽有數大漢跳牆而進,直奔孟春臥室,將盈春從睡夢中拉起就走,只穿去短褲單衫。北方的天氣,十月裏穿棉衣都冷,何况穿單衣呢?後來,由說票人說合,討銀二仟元;仲春卽將田地變賣,凑够二仟銀,交於說票者贖人。那知欵已交去,人總不回?有一天仲春早起,忽見牆頭有物一包,卽時取下一看——原來是一包石灰,石灰中有個人耳朶。仲春見之大哭,知兄不能回;老母聞之,刺激得如同狂人一樣,立刻上縣要求伸寃。但在日僞時期,誰給認眞辦案捉人呢?强人便逍遙法外了。事過三年,他的本村中有一人,早晨方起床,卽喊道:董孟春來啦!站在吾門窗外邊啦!稍候又說,進屋來啦!繼續又說,孟春搯吾的脖子啦!其妻急請人來救他;只見他一邊喊着一邊大口吐血一邊哀求,直喊了半天,終於不治而死。好好的一個人,一點病也沒有,竟被鬼活活的捉去......

 

 

回目錄      回書架      到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