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殘疾人,腿腳不方便,因為這,我一直很自卑,當別人上學時,我賴在家裡不肯去,是媽媽好說歹說,我才去,不過也就上了個小學畢業,就一直呆在家裡。

等到同齡都戀愛了,我又躲到房間裡用我僅有的小學知識看起了灰姑娘的故事,我在別人的愛情故事裡哭得驚天動地,卻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我知道父母為我的事頭都大了。

接著同齡的女孩們都做了媽媽,而我還是那個土頭土臉的灰姑娘。我在期待著我的脫變,我在渴望著我的白馬王子,其實我也和那些女孩子一樣,做著白雪公主的美夢。

在我26歲的那年,有人給我介紹了個40歲的男人,我哭了,但是也接受了,我知道自己終究不是白雪公主,我又怎麼能奢望真的有白馬王子呢?

一開始,這個男人還是很疼惜我的,因為他是我的第一個男人,當他看見床單上的落紅,他深深地震撼了。我除了腿腳不便,也沒有其他缺限。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楊貴媚在《歧路天堂》中飾演行動不便的女子)


       

剛結婚那會,他家裡家外的事全做了,我幾乎什麼都不用做,只要在床上讓他折騰個夠就行了。可是過了一年半載,我的肚子還是沒有動靜,他開始不耐煩了,我知道大凡男人都希望有個孩子可以繼承香火,可是我真的不想要孩子,我這種情況已經夠自卑了,我不想讓我的孩子再跟著我一樣,自卑一輩子。所以我成天提心吊膽的。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後來,他帶我去了醫院檢查,檢查的結果當然是我沒問題,他就開始懷疑是他自己的問題,人也開始變得疑神疑鬼的。老是覺得我會和別的男人有瓜葛,而且我們年齡相差了14歲,溝通也有問題。矛盾就越來越深,他就學會了酗酒,醉了就回來打我。

父母知道了就安慰我,說,女孩子菜籽命,扔哪算哪,叫我好生過。

我也想好生過啊,可是老是挨打這日子怎麼過。後來,他又一次打了我,我喝了農藥,這一次把他嚇得再也不敢打我了。他不打我了就打自己,我不管他怎麼打自己,只要不打我就好了。我打心眼裡希望他早點死,我就好解脫了。我根本就不敢跟他提離婚,他不止一次對我說,我要敢和他離婚,他就要殺了我父母。

再後來,他迷上了賭博,基本都是輸多贏少,後來,實在沒錢輸了,他就說把我抵押給人家,人家就嘲笑他,想拿個殘疾老婆來抵債。不過,那債主還真的同意了,因為他老婆已經去世兩年了。

於是我便和他離了婚,我本來是不同意去抵債的,憑什麼他欠的債要我拿自己去抵。可是這真的由不得我。但我沒想到的是,這個債主龍竟然是個好人,他給了我全新的生活,雖然我們沒有領結婚證,而且,我對婚姻已經不抱希望了。

龍對我很好,他不準別人叫我「瘸子」,還讓他媽給我做飯,讓他媽好好照顧我。我以為他也只是和那個男人一樣,一開始對我新鮮而已,我沒想到他會對我說:「小會,你放心,以後我會好好保護你,我和他賭也是為了你,就是為了把你贏過來,以後我再也不會賭了。我向你保證。」

我說:「那你為什麼不和我登記結婚?」

他喜出望外:「你願意和我去登記結婚?」

我點點頭,一個男人願意讓自己媽媽來照顧我,而且他媽也對我很好,他從說了不賭之後也真的沒賭過了,我為什麼不能把自己的幸福再賭一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