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當你離開車路士後,摩連奴說沒有你球隊會變得更好。你會這麼看?        

車路士永遠是一支偉大的球會。有沒有摩連奴,他們都是一支強大的球隊。我認為第二次面對車路士,我已經更加淡定了。一年半前,我不得不離開車路士,扔下了很多相好的朋友。這場比賽會很艱難,所以希望我們(在主場)可以有個好的開始,因為次回合將在史丹福橋踼。        



       

問:再次面對韋利安、奧斯卡這樣的好友有何感覺?             

大衛雷斯:很好呀。他們都是偉大的球員,我當然願意他們還可以在我身邊。希望面對PSG的比賽他們不要踢得咁好。


       


       

        

問:2012年歐聯決賽,你代表車路士戰勝拜仁是在大腿肌腱撕裂未癒的情況下上陣。你為何要冒此風險?           

大衛雷斯:因為我摯愛足球。在我的職業生涯裡已經經歷了很多次傷病,在賓菲加我曾經傷缺將近一年(曾因右腳第五骨骨折接受手術傷缺9個月),所以我知道遠離球場的痛苦。在競技沒有一個職業運動員從未感到過疼痛。我永遠想踢球,沒有傷痛可以超越我的夢想。       


       


問:你已經贏得包括歐聯在內的很多冠軍,你感覺到的是一種成就還是對新目標的渴望?

大衛雷斯:如果我覺得我已經贏得了一切, 我現在就該退役了。我對足球的渴望像是今天剛剛開始踢球。無論我是否感到肉體上的疼痛,我都會付出我的全部。當這種飢餓感消失的時候,就是這一切應該結束的日子。我像一個剛剛起步的18歲男孩。       


       

         


       


       

原  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