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過年《美人魚》電影票房直逼華語片票房冠軍,上映9天就20億了,完全是人民幣印刷機。出於對周星馳的偏愛,第一時間看了電影,就被那首插曲《無敵》激發聯想。

“無敵是多麼寂寞,多麼空虛,我的寂寞誰能明白我?”周星馳要表達的傾訴對象當然是愛情,不過說到無敵,我隻會聯想起他的老友。為什麼不找老友切磋演技?何必如此獨孤求敗?

娛樂圈最經典的段子其實是:我本來是陪好朋友參加明星選秀/歌唱比賽/模特比賽……等等,結果被選中的是自己。

                                                           

這個經典段子的最佳代表是:梁朝偉和周星馳。一個是當導演牛到不行了,另外一個是拿影帝拿到家常便飯,低調奢華文筆也好。


       

這兩個人的關係怎麼形容呢?小時候那麼熟,相對於現在的“好基友”。年少就有演員夢的周星馳,18歲是亞洲電視(這家電視台倒閉邊緣,申請清盤了)前身麗的電視的特約演員,是個跑龍套的。

周星馳決定報考第11期無線電視藝員訓練班,拉梁朝偉一起去,結果梁朝偉考上了,周星馳卻落榜了。後來周星馳又連考了3次都沒考上,這才進了訓練班夜班上課,跟梁朝偉變成同學。

許多年後,他們各自混在演藝圈以後,各種人生輝煌。網路上基本隻找得到三種合照:

第一種,友誼萬歲的陳年舊照。


       

第二種:就是當年一起混在無線演員培訓班的大合照


       

第三種:某某給某某頒獎的大場面


       

我很想問:周星馳和梁朝偉,這對好基友相忘於江湖了嗎?他們忘記了當年一起愉快玩耍的小夥伴時光了嗎?

曾幾何時,梁朝偉接受電視採訪,被問到自己出演葉問以及周星馳,是這樣的……


       

提到周星馳,梁朝偉笑的很開心,叫他“星仔”。粉絲們心中的星爺,對梁朝偉來說,是親切的小夥伴星仔。


       

在梁朝偉的口中,他們是一見面就這樣玩。


       

1996年,周星馳在電台吐槽,有一位老友經常喝醉酒就打來騷擾他叫他“星仔,好好照顧自己”。據說那個老友就是梁朝偉。

之後就是2005年第24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梁朝偉張曼玉給周星馳頒最佳影片獎。


       

最近一次的交集,還是影帝梁朝偉2015年的那篇影評。影帝寫影評,回憶青春,濃墨重彩寫了繞不開的周星馳。


       

梁朝偉說:“時光流轉回30年前,當時的我還在賣家用電器,生活無風無浪。那時候我對未來的唯一設想就是,如果沒意外的話,大概會一直升職到銷售經理吧。這樣其實也沒什麼不好,但偶爾會覺得,這似乎不是我要的生活,至於我到底要什麼,那時候的我並不知道。”

梁朝偉不提名字地說:"多虧一位老友,那段時間一直給我洗腦,每天給我畫各種光怪陸離的藍圖,勸我放棄工作和他一起去考藝員訓練班,我最後被他說動,於是邁出了那一步。我很感謝那位老友。”


       

偉仔和星仔距離上一次的公開亮相同框,十年過去了。

梁朝偉的太太劉嘉玲是這麼說周星馳的——“怪人一個,簡直快趕上我老公,戴著口罩去首映、整天踩著單車到處跑,一頭白髮又不打理,但他真是一個好特別的人,有才華的創作者,演戲節奏好好,有好多瘋狂的想法。創作需要激情,可能要排除好多世俗的事,他是不正常,但他的不正常,在他電影里就是正常。”

梁朝偉逛街戴口罩習以為常。一個人坐地鐵,買東西上超市。獨來獨往,素人打扮。


       

周星馳則是騎單車,鴨舌帽,戴口罩,一個人上街。


       

老友的女人看兩個男人的差別異同,往往很精確。周星馳的電影里歌唱無敵最是寂寞,眼看他票房登頂,眼看他獨自巔峰。梁朝偉演戲演到了影帝專業戶。兩個人都很怪,內向,骨子裡有相似的地方,都非常沉迷於自我世界,所以年少時候玩到了一起,是“好基友”。以及,他們都是巨蟹座。

這對老友何時還會再合作?其實一點也不重要。好朋友的結局,其實也隻有兩種。一、曲終人散,關係破裂,老死不相往來。二、彼此在心裡記著,但漸行漸遠,各有各的人生路,於是相忘於江湖。三、友誼升華,成為默契的知己。套用古詩詞,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我相信他們是後一種。因為梁朝偉的影評說:“我想要成為一名演員,不是明星,不是影帝,就隻是演員。”而這句話,就是周星馳最經典的一句台詞。


       

魯迅說,“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當以同懷視之。”而知己,其實不需要如膠似漆天天廝混,遠在天涯,近在咫尺,久別重逢時相互點頭一笑,心領神會。

來源阿波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