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第一顆牙齒到第一個微笑,直到寶貝蹦蹦跳跳的走向學校,父母總願意捕捉孩子成長路上的每一個瞬間。但是來自肯特的慕尼克每天都給他的女兒蘇曼‧班賽爾拍一張照片,從1996年5月16日她出生至今,一共拍攝了6570張。
       

這個女孩明天就要十八歲了,她每天都會在父親的鏡頭前微笑。而這位父親用這六千多照片為女兒拚成了一個巨大的少女雕像,作為送給女兒的18歲生日禮物。

▼上邊是1996年1月3日的超聲波圖像,下邊的她已經是個17歲的女人了。


       


       

▼這隻是其中的一些照片。


       

慕尼克開始拍照是在1996年1月他得知自己的妻子懷孕了。

這個41歲的會計師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我從妻子懷孕開始就有了這個打算。我隻是想看到孩子一天天的改變,對於小孩子來說,每一月的變化都是很大的,而我所做的一切不過是為了捕捉這種變化。」

他一般早晨起來給孩子拍照,有時也等孩子放學回來。

「剛開始是個巨大的挑戰,但現在對我來說不過是件常規的事。」

▼1996年五月到1997年五月——她人生的第一年。


       

▼1997~1998年,她兩歲了。


       

▼1998~1999年,兩歲至三歲。


       

這段時間有幾個驚心動魄的日子他們沒有拍照。

他也給兒子傑拍了照片,但是在15歲的時候,兒子決定退出這個計畫。

「也有幾次差點拍不成的,有一次妻子帶著孩子去姑姑家住,我隻好帶著相機趕去姑姑家給他們拍照,還好姑姑家離得不遠。」

▼1999至2000年,那時候正流行蓬蓬夾克和工裝褲。


       

「還有一次我差點錯過,當時我工作太忙,孩子都睡了,我隻好愧疚的把他們吵醒。」

蘇曼說:「每天拍照對我來說跟刷牙一樣尋常,突然有一天,我就長大了。」

「它們偶爾會成為刺激我向上的東西,尤其是我覺得自己不好或者遲到的時候。我沒法選出一張最好的,每張對我來說都是與眾不同的。」

▼2000~2001,蘇曼說,這些照片陪伴我成長。


       

▼2001~2002,5歲到6歲,拍照逐漸成為一種習慣。


       

她已經完成了高中學習,希望在9月份上大學,將來成為一個護士。

她說:「我正在接受成為兒科護士的學習,但我將永遠保留著攝影這個愛好。」

「離開家以後我也將每天都拍照,不過很可能忘個一兩天。」

爸爸也認為這個計畫會自然而然結束:「我會接著為她拍一段時間,不過等她上大學了,拍照就會困難起來。」

▼2002~2003,六到七歲。


       

▼2003~2004,七到八歲,蘇曼喜歡淩亂點的發型~~


       

▼2004~2005年,八到九歲,大都穿著校服。


       

▼2005~2006,成為體育健將。


       

▼2006~2007,10至11歲。


       

▼2007~2008,她十二歲啦,享受每天擺姿勢拍照的感覺~


       

▼2008~2009,她13歲了,已經是個少年了。


       

▼2009~2010,14歲。


       

▼2010~2011,她留披肩長發,穿著製服。


       

▼2011~2012,她說要將所有照片製成一個大的自畫像。


       

▼2012~2013,她已經17歲了。


       

▼2013~2014,妝畫得已經很不錯了。


       

▼明天,她就要18歲了,這些照片中的每一張,都是她生命中的一段歲月。


       


       

▼這張照片是慶祝自己的十八歲。


       

▼這個肖像是用她18年來生活中的每一天拚成的。


       

這世界最深沉的父愛,莫過於那一雙沉默的眼睛,看著你的喜怒哀樂,你的點點滴滴,就這樣,直到你離開他的羽翼。


請点击下面到專頁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的!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