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家餐馆裡,负责为我们上莱的那位女侍,年轻得像是树上的一片嫩叶。


她捧上蒸鱼时,盘子倾斜。腥膻的鱼汁鲁鲁莽莽地直淋而下,泼洒在我搁于椅子的皮包上。我本能地跳了起来,阴霾的脸,变成欲雨的天。

可是,我还没有发作,我亲爱的女儿便以旋风般的速度站了起来,快步走到女侍身旁,露出了极为温柔的笑脸,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不碍事,没关係。」

女侍如受惊的小犬,手足无措地看着我的皮包,嗫嚅地说:「我,我去拿布来抹……」

万万想不到,女儿居然说道:「没事,回家洗洗就乾淨了。你去做事吧,真的,没关係的,不必放在心上。」

女儿的口气是那么的柔和,倒好似做错事的人是她。

我瞪着女儿,觉得自己像一只气球,气装得过满,要爆炸却又爆不了,不免辛苦。

女儿平静地看着我,在餐馆明亮的灯火下,我清清楚楚地看到,她大大的眸子里,竟然镀着一层薄薄的泪光。

当天晚上,返回旅馆之后,母女俩齐齐躺在床上,她这才亮出了葫芦里所卖的葯:

女儿伦敦求学三年,为了训练她的独立性,我和先生在大学的假期里不让她回家,我们要她自行策划背包旅行,也希望她在英国试试兼职打工的滋味儿。

活泼外向的女儿,在家裡十指不沾阳春水,粗工细活都轮不到她,然而来到人生地不熟的英国,却选择当女侍来体验生活。

第一天上工,便闯祸了。

她被分配到厨房去清洗酒杯,那些透亮细緻的高脚玻璃杯,一只只薄如蝉翼,只要力道稍稍重一点,便会分崩离析,化成一堆晶亮的碎片。

女儿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好不容易将那一大堆好似一辈子也洗不完的酒杯洗乾淨了,正鬆了一口气时,没有想到身子一歪,一个踉跄,撞倒了杯子,杯子应声倒地,「哐啷、哐啷」连续不断的一串串清脆响声过后,酒杯全化成了地上闪闪烁烁的玻璃碎片。

「妈妈,那一刻,我真有堕入地狱的感觉。」女儿的声音还残存着些许惊悸。

「可是,您知道领班有什么反应吗?她不慌不忙地走了过来,搂住了我。说:亲爱的,你没事吧?

接着,又转过头去吩咐其他员工:赶快把碎片打扫乾淨吧!

对我,她连一字半句责备的话都没有!」

又有一次,女儿在倒酒时,不小心把鲜红如血的葡萄酒倒在顾客乳白色的衣裙上,好似刻意为她在衣裙上栽种了一季残缺的九重葛。

原以为顾客会大发雷霆,没想到她反而倒过来安慰女儿,说:「没关係,酒渍嘛,不难洗。」

说着,站起来,轻轻拍拍女儿的肩膀,便静悄悄地走进了洗手间,不张扬,更不叫嚣,把眼前这只惊弓之鸟安抚成樑上的小燕子。

女儿的声音,充满了感情:「妈妈,既然别人能原谅我的过失,您就把其他犯错的人当成是您的女儿,原谅她们吧!」

此刻,在这静谧的夜裡,我眼眶全湿。

原谅别人便是放过自己。

亲爱的朋友,既然我们有幸欣赏到这篇文章,既然我们感动着对方的感动,让我们从当下改变自己的言行,把这份善意长长久久地传递下去。。。,如此,我们每一天都是幸福和幸运的!

原谅别人错,自己好心情。。。生活,原来如此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