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伟光于20076月贩运47.27克海洛因时,年仅19岁。


200811月,他被判死刑,后来多次尝试保命而诉诸终审法院却失败。

自允许符合条件的运毒跑腿免除死刑的法令生效后,杨伟光因给予新加坡中央肃毒局实质而有效的合作,捣毁国内外的贩毒活动,获总检察长颁发合作证明书,意味法官将酌情考虑裁决,如果证明被告只是跑腿,有望逃死刑。


在这回的审讯中,杨伟光代表律师拉威向法官证明了杨伟光是扮演运送毒品的角色,且在控方提呈总检察暑合作证明书给法官后,法庭最终宣判杨伟光免除死刑,改为终身监禁及鞭刑15下。



       

周四出席听审的包括杨伟光的哥哥杨运良(28岁,厨师)、杨运忠(27岁,厨师)、斗湖前国会议员拿督蔡顺梅和一些亲友。


虽然逃过死刑,不过杨伟光必须面对鞭刑15下,拉威表示将会针对这项刑法上诉,以杨伟光的健康为由,尽力协助他免除鞭刑。


拉威说,在帮助杨伟光的过程中,总是得到负面的消息,但无论如何,这次终于是令人鼓舞的判决了。


回想起4年前在同一个地点所得到的结果,今天的判决显示,希望总是有的。



       

学英语劝导青年远离毒品


杨伟光的哥哥杨运良(28岁,厨师)透露,杨伟光在监狱一直有学英语,并要以身作则辅导青年远离毒品。


他指出,他和弟弟(7子中排第五)每周一都会探望弟弟伟光(排第六),父母虽离异,但母亲6年来探望弟弟3次,父亲也有探望和到总统府求情。

他说,母亲一直只知道弟弟在坐牢,不知他曾判死,如今他感到欣慰,会通知在大马的大姐和母亲。


我上周一探望弟弟时,鼓励他如果逃过死刑,要在牢里好好学一门手艺或看看书。他现在在牢里有学英文,说过要以身作则,以后辅导其他青年远离毒品。

杨运良说,弟弟逃过死刑,不用特别庆祝。



       

周折6年获第二个新生命"

经多番司法转折,历经6年生命起伏过程的杨伟光,来到2013年的1114日,终于等到了一座逃城,让他得以躲过年少无知犯下的过错为他带来的重罚,使他的罪过终可得到公平审判的机会,从死亡边缘重获新的生命,并展开他第二段的人生。

来自马来西亚沙巴州的杨伟光,在200719岁那一年,因误信谗言帮人带礼过关,结果被新加坡海关查获他携带47.27公克海洛因入境当即被捕,最终被判死刑,而刑期于2009124日执行。


家人感激各界帮助

杨伟光的大哥杨运生说,弟弟被判终身监禁及鞭刑,比死刑的判决来得较好。

此外,杨伟光的印尼华侨伯母玛丽刘感谢各界的帮助,让其侄儿杨伟光免受死刑。她将于明年华人农历新年后到新加坡探望伟光。

她周四在山打根接受电话访问时说,她和丈夫杨广俊都很感激大家的帮助,尤其是10万人联署签名请愿书的支持者、前斗湖国会议员拿督蔡顺梅、沙巴州雅寄杨氏福利会和该会永久名誉主席拿督杨德利。


40岁前可出狱

杨伟光的代表律师拉威指出,法官给伟光的判刑是20年的终身监禁,扣除伟光已经服刑约7年,还有十多年的刑期。

如果伟光在狱中的表现良好,可能会获得特赦,再加上扣除一些假期,相信40岁前可以出狱。

另一死囚争取免死刑拉威也提到,在为杨伟光免除死刑庆祝之后,他将会为另一名因运毒而被判死刑的青年张俊炎(29岁)争取免除死刑。


张俊炎的父亲张家平(59岁)说,儿子在8年前不慎被人利用运毒,已在数年前被判死刑,他希望法庭可以给儿子一个机会,也希望大马政府协助。

我已经跟妻子离异,俊炎是唯一跟着我的儿子,平时感情很好,是我的命根子。

他指出,俊炎太相信别人才遭陷害,当初他以为是帮别人携带金条进入,结果才发现是毒品。

我每周一都到新加坡监狱探望儿子,儿子都提醒我要小心骑摩多,且嘱咐我别担心他,而我只要看到他,就不觉得累了。


小编的意见


死刑就能阻止人们犯错??!! 如果真的能阻止,那为什么还是有人贩毒??!



       

来看看什么国家废除了死刑.........



       

死刑如果真的能制止贩毒问题...那美国早就实行死行了....


每个人都会有犯错的时候......那只是一念之差,就会让你终身后悔....因此死刑对他们来说是个惨痛的代价...


小编觉得 新加坡法官的做法是对的....他只是跑腿...应该给予改过的机会...


我个人反而觉得 更应该抓贪官!!! 贪官更害人不浅!!!


如果您也是反对死刑的 一分子....可到http://aimalaysia.org/AbolishDeathPenalty


在他以为他 还是死刑时,他写了这封信


"我觉得,死刑存在的意义不是报复,而是让犯人了解,让他诚实面对自己所犯下的罪行的一种方式。就我来说吧,我其实是感恩我被捉,因为这让我了解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它让我坚强。我记得我说过,以前的我,没有真正的活过。

对我来说,若明日是我生命中的最后一晚,我也没有其他的选择,只有黯然面对;毕竟错的是自己,我会忏悔。


你问,我会不会腿软。我真的不知道。但我想我不会,因为面对生死,我已经开始熟悉了;别忘记,在这短短的4年,我已过好多次了,2007年被捉,佛祖救了我让我重生;2009年被判死刑,在行刑前律师拉维向法庭申请暂缓。我能够活到今天,一切所属幸运。


我也不奢求最后晚餐即将是个如何丰盛的一餐,我想我会照旧早上起来祈祷念经,静坐深思,素食早餐,直到夜晚的到来,穿上妹妹买给我最好看的衣服,跟其他狱友说声再见,然后再诚心向地藏菩萨叩头感谢。"

      .


images.jpg


   

只要发文或分享文章在面子书,微信等就可以轻松赚台币,快点此免费注册加入吧零成本,每天只要几个小时,就可以每月赚台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