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親是義烏從事小商品交易的老闆,身家千萬。
初中快畢業時,父母決定送我去美國華盛頓的貢薩加私立高中。這是一所有著近200年歷史的頂級貴族學校,來此就讀的學生非富即貴,說起來,父母算是用心良苦。為了能與「國際接軌」,出國前,他們把我送去學打高爾夫、苦練馬術、高薪聘請獲過獎的跳舞達人教授交際舞、街舞……

 

第一課:不想變窮人就先認識貧困
開學第一天,我帶著一種炫富比貴的心態,穿著頂級名牌服裝,開著名貴跑車來到學校。
「嗨,你是從中國來的吧?」兩個男孩主動走上來與我打招呼。「是啊,你們好!」我以為將結識兩個新朋友。沒想到,其中一個男孩狂笑著對夥伴叫道:「我贏了!」另一個則冷著臉摸出本支票夾,刷刷寫下一串數字交給對方。獲勝的傢伙不無得意地念叨著:「中國的有錢人都喜歡擺闊,你連這都不知道?!」
隨後我鬱悶地找到了第一堂課社會學所在的教室。走進喧鬧的階梯教室,我一眼就看到剛剛拿我開涮的兩個美國小子,他們沖我露出壞笑。點名的時候,我特意記住了他們名字:加里斯和巴克。
意外的是,社會學老師曼利先生在點完名后,直接叫我們去操場集合,那裡停著一輛大客車。
在行駛了40多分鐘后,車子在一個掛著「無家可歸者救濟中心」牌子的大門前停了下來。曼利先生和藹地說:「能來貢薩加上學,說明你們都家境殷實。可誰能告訴我,你們對社會最欠缺的認知是什麼?」大家面面相覷,一臉的茫然。我看著車下那塊牌子,突然心中一動,答道:「應該是貧窮。」
曼利先生讚賞地點著頭說:「沒錯,富有的出身決定了你們容易片面地認識現實社會,我的責任就是將你們的認知補充完整。」眼前出現的一幕還是讓我震驚不已。寬敞如機場候機室的大廳里,一張挨一張整齊地放著數百張行軍床。上面或坐或卧著一個個要麼愁容滿面、要麼表情漠然的流浪者。
我的服務對象是一個衣著比較整潔,看上去挺和善的老人。他直盯著我沒頭沒腦地問道:「你認識我嗎?」
老人俯身從床下摸出兩張舊報紙遞給我。上面的頭版頭條有一張放大的照片,裡面那個笑得意氣風發的人看著有些眼熟,我草草讀了一遍,是篇對商界傳奇人物布隆格的專訪。
「這就是我。」老人用手指敲著照片蒼涼地說,「我曾經富得流油,但揮霍、離婚和投資破產讓我如今不名一文。」我不禁心頭一顫:財富如流水,稍不謹慎,它就可能一滴不剩。
       


第二課:為他人是一種商機
貢薩加有條很特別的校訓:做為了他人的人。由於與生俱來的優越感,貢薩加的富二代們多少有自我的性格。我與加里斯和巴克的矛盾尤為突出。
我在球隊里打的是後衛,而加里斯打中鋒。在訓練中,我們之間最經常發生的摩擦就是,我把本該傳給加里斯的球傳給了其他人,而他在我受到阻擊的時候故意拖延救援……教練馬尼看在眼裡,找我們談過幾次話,我們兩人都不約而同地否認與對方有矛盾,並且找種種理由來推脫。


轉眼迎來了校際籃球聯賽。我以為深知我與加里斯矛盾的馬尼會有意在比賽中將我們分開,誰知比賽一開始,他就讓我們同時上了場。我決定暫時將個人恩怨放在一邊,以大局為重。顯然加里斯和我想到了一起,我們之間配合得前所未有地默契。到第三節結束,我們領先了對手10分,如果不出意外,勝利非我們莫屬。但此時,我的心理開始有些失衡。
第四節比賽開始了,我開始有意避免讓加里斯得分。當我驚覺不妙想扭轉時,為時已晚,最終我們以一分之差敗北。看到隊友們鄙夷的目光,我真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教練馬尼卻沒說什麼,只是叮囑大家做好準備,迎接下一場的比賽。我以為自己只能在場邊坐冷板凳了。卻不想兩天後的比賽,馬尼又在首輪把我和加里斯同時派上了場。
那一刻,我真是感激涕零,徹底拋棄了心中的私慾。最終經過艱苦的激戰,我們隊以微弱的優勢戰勝了強勁的對手。比賽結束后,加里斯突然走過來,用少有的誠懇語氣說:「嘿,夥計,下午一起去游泳啊?」我用力點點頭說:「好啊。」
「嘿,孩子們,祝賀你們終於開始理解我們的校訓了。」馬尼教練不知從什麼地方冒了出來,高興地拍著我們的肩膀說,「知道嗎?要想成功,首先你得學會理解他人,在成就別人的同時也成就了自己。」        

 

第三課:如何靠自己成為有錢人
一入學,學校就為所有學生建立了虛擬的個人賬戶,每個人都獲得一定數額的校內虛擬貨幣做啟動資金。此後,我們要做的就是怎麼利用這筆錢創造出更多的財富。
有個月末,學校在盤點每名學生的個人資產後,會推出財富排行榜,公布當月名列前十的「富翁」和倒數十名的「窮人」。
拿到啟動資金,我猶豫了很久都不知該做些什麼。於是打電話向老爸求助。老爸也很躊躇,說國情不同。最後建議我把錢存銀行,穩穩噹噹地拿利息,因為有投資就有失敗,只要有同學投資失敗了,我就排在他前面了。我覺得此法甚妙,將虛擬貨幣存進了校內銀行。然而,我低估了那些富二代的賺錢本事,月排行榜出來后,我竟然排在了倒數第一名。
接下來,我開始試著拿這些錢去投資。在嘗試分析了每隻股票的優劣后,我將所有資金都押在了一隻名為「魔幻信息」的股票上。這次我的眼光比較准,當月獲得了近五個點的回報率。儘管月末我仍不幸進入了窮人排行榜中,但名次提前了三位。不管怎麼說,算是有了一些進步。為了躋身於「富人」行列,我開始利用課餘時間拚命惡補各種金融知識。這時,加里斯向我提出建議:「要想成為真正的富翁,不能只把錢拿去炒股押別人的成敗,應該有自己的實體。」
他的話讓我豁然開朗。可是賣些什麼好呢?最終,我把目標商品定位在具有中國特色的各種民族工藝品上,價格也決定走高端路線。不出所料,這些有著獨特中國民族風情的工藝品在學生中大受歡迎,我的資產在當月就翻了兩番。隨後,我的「中國工藝」公司在校園中成立,並在一年後成功「上市」,成功沖入「富翁」行列。
轉眼,畢業的日子到了,此時我已經收到幾所常春藤大學的入學通知。一天母親打來電話,哭著告訴我,由於投資失誤,爸爸的資產在還清銀行借款后大幅縮水,以後我可能還需要打工補貼學費。如此噩訊,如果放在三年前,我一定會視同世界末日,但現在,貢薩加的教育磨鍊了我的意志,我相信憑藉自己的能力同樣可以取得成功。
家庭的變故讓我對貢薩加的「富二代」教育有了更深刻的體悟:財富並不會理所當然地延續,金錢的世界充滿變數,要想立於不敗之地,就要懂得居安思危,讓自己的內心強大,這樣才能永遠駕馭金錢,而不是被金錢左右命運!
本篇文章摘取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