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20多年前,我刚参加工作,在某区政府下属一家单位上班。

  单位的附近是区卫生防疫站,女站长我见过几次,年轻漂亮精明能干,她身边一位先生,看起来比她大几岁,也是一表人才。听说他俩只是同居,还没正式结婚。我说这两个人很般配呀!听话的人无不摇头。

  后来才慢慢知道,原来女站长离过一次婚,还是拆散前夫的第三者。

  这是30年前发生的很荒唐的事。女站长的前夫本身是一家省级医院的业务副院长,那时候已经副县级了,副院长是老牌大学生,业务水平高,气质儒雅风度翩翩,虽然年过半百,但浑身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女站长是分到医院的实习医生,因为在学校时成绩优秀,副院长当了她的指导老师。

  一来二去,学生爱上了事业有成风采依旧的老师,老师也爱上了青春靓丽活泼动人的女学生,开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师生恋,离婚大战也开始了。副院长与结发妻子生育了四个子女,大儿子已经在北京参加工作了,跟女学生差不了几岁,当然全家都坚决反对副院长停妻再娶。可是平日里温文尔雅的学者这时候却冷酷无情,借口妻子是父母包办没有感情,宁可净身出户跟子女决裂也坚决离婚。

  那时候离婚还要经单位批准,单位领导找他谈心,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甚至以前途威逼利诱也没用。最后单位妥协了,但是有一个条件,这件事影响太恶劣了,两个人都得调走。

  两个人为伟大的爱情付出了代价,一起调到了区里的卫生防疫站,副院长降为科级。但是他还觉得很值得,因为自己这一生终于轰轰烈烈地爱了一次,终于能跟心爱的女人在一起了。

  这样美好的时光过了不到10年吧!副院长退休了,女站长也到了领导岗位,这时候女站长意识到两个人的差距了,自己才30多岁风华正茂,却要守着一个越来越年老体衰需要伺候的老头子,虽然这老头子依然很帅很有风度,但毕竟跟自己不般配了。因为两个人年龄差距太大,各个方面都有代沟,而且自己也想有个孩子。每天回家,副院长都陪着笑脸,做好了饭端到桌上,年轻的妻子想坐哪儿先把凳子重新擦一遍,渴了把水端到眼前,衣服给洗得干干净净放好。

  可是夫妻不管谁变了心都很难挽回,这时候女站长对丈夫的态度如同他当初对待前妻,很坚决地提出离婚,理由是两个人的生活已经不在一个轨道上,他不能陪自己跳舞喝酒出去应酬。

  副院长一夜之间头发白了很多,他无颜去见前妻,已经事业有成的子女们都早已跟他绝交,自己抛妻弃子自毁名节和地位最终落到这个地步,辛苦了大半生到了儿孙承欢膝下的时候,自己却被扫地出门,还要被大家看笑话。离婚之后别人给他介绍了一位农村老太太,把他当皇帝伺候着,可是他却始终郁郁寡欢,不久就病逝了。


  女站长离婚之后,很快另结新欢,就是我看到的他俩,这时候她春风得意,大概觉得这才是自己的真命天子吧!一年后我调动了工作,再也没有他们的消息,不知道是否真的修成了正果。

  人这一生,千万不能做对不起别人的事,凡事都是有因果报应的,自己背叛了别人,最终会被别人背叛,下场会很惨。


請点击下面到專頁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的!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