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年我打工,結交了新男友,臨近臘月時正準備領著他回家見父母時,我媽一個電話打來,我完全就懵了……


大姐說,「咱爸給你相了了一普婚事,讓你臘月23就結婚。」我說,「誰啊……」大姐故意賣關子,「你回來不就知道了。」我說,「不說清楚,不回去,再說,我已經有愛的男人了。」大姐說,「趁早分手……」


我媽怕我不能按時回家,還讓遠在湖南的大姐趕到武漢,親自看著我坐上回家的班車才算作罷。坐了長達6個小時的火車,到家時,我看到桌子上的2萬元,才恍然,我這是被賣了。母親過來解釋,「你也知道,你下邊有一個傻弟弟,你大姐已經嫁到了外地,我們想著讓你嫁到本村,媽的想法是有點自私,可是絕無惡意,閨女,我和你爸都老了,百年以後你弟弟怎麼辦,再說了你們不在家時,收小麥玉米時們都是軍來幫忙的。」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大喊大叫說,「可我不愛軍啊……」軍是一個十分醜陋的男人,幾所有和他一個年紀的,方圓十裡八村都找不來比他更醜的了。大嘴,還有點禿頂,比我大了五歲,身高不足一米六,我怎麼會嫁給這樣的男人,這不是逼著我去死嗎?我不答應,堅決不答應。


母親看我態度堅決,就在我入睡的時候,突然聽到父親房裡傳來的哭聲,我趕緊起床,母親割腕自殺了。急急忙忙送往鄉鎮衛生院,搶救過來時,我再也沒辦法說一個」不「字。母親在醫院躺了三天,我們大部分時候都是沉默著的,彼此都心照不宣。


這一年的臘月23,也就是小年兒這一天,我出嫁了,嫁給了軍。



       


當晚,我早早就進了房間,還閂好門栓,頂了簸箕、掃帚、鐵鍬、拖把,不放心又放了兩把椅子。軍在外面喊我,「小圓,你睡了嗎?」



       



       


我沒吭聲,只是咬住嘴唇,溫熱的眼淚流過嘴唇,淌到手指縫裡,天大的委屈向人訴說。



       


第二天起床時,才發現他把兩麻袋豆子平鋪在地板上,再加一條毯子,這就是他臨時的臥鋪。


他說,「餓了吧?我給你烙油餅吃。」坐在沙發上不說話,靜靜的看著他,想著要和他過一輩子,心裡就窩囊的慌。看到我哭,他竟然驚訝的不成樣子,「是不是那裡說錯了話,辦錯了事兒。你打我。」他從床底拿起一個鞋底,」我娘生氣了就用這個打我,哈哈……


哭的沒了力氣,我問,「你就睡這上面,不艮嗎?」我一邊吃著油餅一邊說。


他說,「習慣了,人家小龍女還睡一根繩吶。」



       


我突然覺得好心酸,他也挺可憐的,今年都33歲了,人也不傻,就是老實了點,長得磕磣了點,其他的也挺好的。他爸媽因為他大齡未婚,紛紛駕鶴西去了,剩下他一個人也真不容易。


我說,「你用什麼辦法讓我媽答應讓我嫁給你?」


他說,「沒啥辦法,就是咱娘說『你願意養活你這個傻兒巴嘰的小舅子嗎』我點了點頭。」至此,一切算是真相大白。


當晚,我讓他回房睡,只不過仍然不能上床,畢竟是臘月天氣,睡在外面天還冷。


就這樣,他睡在兩袋裝豆子的麻袋上,一睡就是開春入夏了,眨眼就又立秋了,小半年的時間。母親問我,「他是不是不會生育,咋這麼久了,你肚子還是沒動靜。」我說,「別急嘛,慢慢來。」母親說,「要不要我給你們找個老中醫瞧一下。」我謝絕了。



       


回到家,我試著幻想我倆睡在一個被窩的場景,可想到一半,看到他滿嘴的黃牙,我就又失望了。


08年的冬天,下了一場好大好大的雪,整整下了一個星期,我整日躺在床上,一天不下床,睜開眼就是看電視,一日三餐都是他端到床前,吃完,他再端走。臨近晚上的時候,雪停了,他喊我,「小圓,我帶你去個地方。」我說,「幹嘛,不想去。」他說,「我背你去……」


於是,我們就來到了廢棄的校園老址,他把我放下來,「你閉上眼,快,我數一二三,你再睜開。」


我說,「瞎搞什麼啊……」


他說,「一二三,好了,看,眼前是什麼?」



       


校園厚厚的積雪哪裡去了,操場上整整齊齊13個雪人,還全部勒著紅領巾,每個雪人姿態各異,有咧嘴笑得,有抿嘴裝害羞的,還有皺眉的,眯眼的……而在它們的身前,分別是一個字,連在一起是:小圓,我愛你,我要陪你一生一世。我看著軍,以及那雙凍成紅蘿蔔的手,「幹嘛,弄這些啊,我不稀罕。」可眼裡卻明明有了潮濕感。


軍說,「我也沒有去過大城市,三十多年了,一直在這個小鄉村裡,我看電視上那些浪漫的情節我也學不會,思來想去,春天的時候,給你糊了個紙風箏,你連看一眼都沒,梧桐樹開花時,我放在你床前的一碗梧桐花,你抓住就扔了……下了大雪,我就想要不要給你做點雪人,我看電視劇裡都這麼乾的。」


我說,「別說了,好嗎?」蹲下身,我第一次被感動到了,雖然只是幾個破雪人,我能感受的到他是愛我的。晚上回家時,我看到被我遺棄的紙風箏,我告訴他,「拿去修理吧,等到開春油菜花盛開的時候,咱們去放風箏,好嗎?」



       


軍趕緊擦了擦眼睛,「我現在就去修……」


我笑了笑說,「傻瓜,現在是睡覺的時候。」


至此,軍才終於和我睡到了一張床上,為此他整整努力了快一年。


11年,我和軍外出打工了,軍跟著別人學了室內裝修,我進了一家工廠做起了縫紉工,12年,我們回到老家蓋起了小洋樓;13年,我懷孕了,是個小子;14年,我在家養娃,軍外出打工;15年,軍說:「國家開放生二胎了,要不,我們也……」


現在的我們生活的很好,也很幸福,這就是我和軍的故事,分享給你們,男人醜不要緊,關鍵是心靈要美,還好,我沒有放棄,我們都等到了彼此最真實的那個自己。給愛一點時間,讓時間去證明,他是你值得相守一生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