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日月長,雲卷雲舒兩相忘。
若問人間誰最苦?最苦莫如老爹娘!



一從兒女降人世,千金重擔壓爹娘。
從此不分日和夜,日曆辛苦夜裡忙。
從此不辯淨與臟,把屎接尿屬平常。
從此不知飢與飽,只問兒女飯可香?
從此不顧新與舊,只為兒女添新裝!



七八歲上入學堂,娘牽兒手細語祥。
一步卻要三回首,準時接送冒風霜。
一日三餐遞到手,燒火做飯洗衣裳。
不道辛酸不言苦,不圖回報不張揚。



兒有飢寒父母憂,兒有病恙爹娘慌。
兒有委屈對娘訴,兒有難處爹來扛!
時光匆匆兒長大,爹娘不復舊模樣。
溝壑縱橫寫春秋,滿頭烏髮盡染霜!



老爹一家做棟樑,再苦再累不開腔。
兒女吸盡父母血,父母含笑不索償!
兒女無名娘不怪,思兒念女暖心腸。
兒女無財爹不惱,打酒買肉話家常。



老爹年高無祈求,只盼子孫多滿堂。
老娘無語多奉獻,只願兒女都安康。
雙重父母雙重天,媳胥都當自生養。
上孝下賢輩輩傳,承脈相連永莫忘!
摯誠摯愛用心待,敬養父母理應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