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孝法師(資料圖)

人到底是什麼?我到底是誰?我來到這個世界上是為了什麼?到底怎樣做人才是正確的?這是一個年輕的學子問的四個問題,這四個問題的意義在於敢提問題的人,有著一種探索真理的很可貴的品質。

人到底是什麼?在一般的意義上講,人就像是一部手機,彙聚了無量的信息,不斷地發出和接收信息。因為我們不能主宰生命,所以手機隻能被人打,人也隻能被煩惱打。

人隻是一個現象的存在,一般意義上,我們的狀況確實如此。從現象上來講是這樣,但是人有潛質,有潛能——這里在人的前面要加一些限定:聖人、賢人、善人,還有惡人、愚癡的人、智慧的人。

我們今天在這里探討佛法,實際上就是想恢複我們本有的生命自在。我們不僅僅想要做手機,而是想要成為一朵花就成為一朵花,想要上天就上天,想要入地就入地,想要欣賞或者被欣賞都可以。那麼,這個叫做自在的人,也叫做聖人;或者作為一個能夠被別人接受的人,也叫做善人;反之,如果作一個被別人排斥的人,就叫做惡人。佛法存在的意義就是要把各種選擇告訴大家,如果北方人隻知道吃小麥,不知道吃大米,南方人也犯同樣的錯誤,那麼生命就很狹窄,也就沒有自在了。

人到底是什麼?我們聽聞《華嚴經》以後,就能夠如實地思維,如實地知道,如實地看見。這個最終的答案不在於你怎麼想,而在於你怎樣規劃,怎樣落實。可是你敢不敢想,有沒有成熟的老師告訴你也很重要,佛陀是整個人類的老師,是聖人當中的聖人,他的出現證明了真理的存在,更重要的是對每個人的教導,他指導我們從現象當中去探討本質,以大悲心與一切眾生共進退,這是當下非常殊勝的答案。

第二個問題,“人到底是什麼?”也就代表了“我到底是誰”,你是佛,你是眾生,所以人和我是一個答案。人是族群,我是個體。人是針對所有的我,我是所有人當中的一個。

第三個問題,“我來這世界到底為了什麼?”不為什麼!為什麼這麼講?因為我們的生命沒有目標,沒有方向。換一句話來講,我們是沒有辦法的來,所以叫“不為什麼”,我們都來了才想為什麼來,這不是太晚了嗎?你不能夠回去啊!

第四個問題,“到底怎麼做人才是正確的?”正確和錯誤都是概念。在人生當中,每個階段的答案是不一樣的,佛法上講“法無定法”,所以說不存在正確和錯誤。如果說有一點正確,那就是你如何看待生命,想要什麼,這可以當作生命的疑情,或者探求生命真相的勇氣。

在這個房間里,如果你問我“去終南山怎麼走?”我說:“朝這邊走。”這是正確的嗎?當然是正確的!但是,值不值得懷疑啊?太值得懷疑了!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對於我來說非常的正確,絲毫不值得懷疑。對於你來說,卻很值得懷疑。懷疑的東西有可能是不正確的。所以換一句話來講,有什麼樣的來往,你才能夠相信得過我?你有什麼樣的人生經曆,才能分析我給你的答案對不對?如果你沒有人生經驗的話,懷疑是很正常的。懷疑是從內心顯現的,正確不在外面在心里面。

當一個人成熟,能分辨善惡的時候,才知道什麼是正確,什麼是不正確。人自身是第一因素,外在的正確和錯誤反而變得微不足道。如果你能夠發現別人的錯誤和不正確,就代表你在他的基礎上可以選擇正確,別人的錯誤對你來說沒有影響,甚至是一種幫助。


請点击下面到專頁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的!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