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非,就像是我的一個劫,我們在一起六年,分手說了六百遍,但還是沒有分掉。是我心太軟······        



       


我也曾是一個單純的少女,愛上一個人便掏心掏肺的愛。吳非是我的初戀,一個陽光俊朗的男人,在我還是大學生時,他已經開始創業。畢業後,我堅持不去他的公司上班,他不解,常開玩笑說:有老闆娘都不做,非得要去幫別人打雜受氣,真是個奇怪的小女人!        


我說:哼!才不去呢!免得被人說我傍大款,小小年紀不學好。

那時我們還在熱戀期,交往剛滿一年,吳非大我六歲,家世背景都比我好。他喜歡我的單純可愛,我喜歡他的風趣成熟。        


在一座城市打拼了兩年後,我找到了自己的發展方向,工作也算穩定了,但感情卻搖擺了。吳非在市中心買了一套房子,從此,出入的女人各式各樣。我曾三次抓姦在床,但吳非都能用死纏爛打的方式挽回我,每次我都像是死過重生,但痛苦的記憶仍然在。        


之後,我不敢再看他的手機,上他家前必定會先通知他,我是怕了,害怕看見我不想看見的東西,再被傷害。        



       


吳非說:周晴,我們都在一起五年了,結婚吧!        


我把他手中的戒指合上,塞回他的口袋,笑著說:你真的想好了再做決定吧!        


這是我一直期待的一幕,但發生時我卻感覺不到幸福,反而是心臟一陣一陣的刺痛。吳非也笑,說:好!        


第六年時,我已經不再是當年剛二十出頭的小女生,已經二十七了,輕熟女穿婚紗最有味道,但我卻覺得幸福離我反而遠了。聽說吳非和公司新來的一個女主管關係曖昧,常一塊晚餐。        


他和我解釋說,公司需要改革,他們在討論公事,那女主管從海外留學歸來,是位高材生。但他卻沒有說,她是一個很有味道的性感女人。

那夜,我突然很想吳非,我知道他們家的大門密碼,但卻多次輸入錯誤。我以為吳非還沒有回來,放棄了進去的念頭,打算轉身離開,門卻突然開了,出來一個穿著職業裝的美女,她問:你找誰?我說:吳非。她朝里喊了一聲,吳非穿著浴袍出來,看見我後向女人介紹我。        


我知道了,她就是公司新來的女主管,很漂亮,也很有氣質。她和我打過招呼後便離開了,我進去,不自覺的走到房間,看見垃圾桶里赫然躺著一個來不及處理的用過的保險套,明白了一切。        


吳非看見我的淚眼後慌了,過來抱我,解釋,安慰,哄騙,他慣用的一切招數。眼淚流著流著就乾了,我抬起臉來,鎮定的對他說:吳非,我們分手吧!這次真的分手了,真的夠了······


       


第二天,我企圖用黑框眼鏡遮掩我浮腫的眼睛,但吳非的出現卻令我成為了焦點。他抱著大束紅玫瑰,面帶笑容,當眾向我下跪求婚,辦公室裡響起了熾熱的歡呼和掌聲。        


他的承諾很動聽,我看見了他眼中的誠意,但卻不敢相信了。我沒有點頭,也沒有流下感動的淚水,我說:吳非,我說了,我們結束了,從你決定要改門鎖密碼後,我們就該結束了,我知道,那是為了方便你偷情,而你確實也三番五次的出軌了,愛了你六年,我早有心無力,沒有力氣去期盼我們的婚姻,我不想結婚後還要時刻擔心你會不會背叛,將來要跟小三鬥智鬥勇,你懂嗎?


吳非的眼中氤氳著雜鬱的霧氣,氣氛很尷尬,吳非只能黯然的離開,一切真的結束了。他多次出軌,我兩次拒婚,都結婚了。        


三年後,我嫁給了一個大學教師,他也陽光風趣,但為人正直,沒有關係曖昧的異性朋友,習慣與女學生保持一定的距離。        


婚禮當天,我收到了吳非的祝福和禮物。是一條晚禮服,他拖朋友帶給我,說是他請人設計的,原本是幾年前該給我的驚喜,但沒有想到我卻成為了別人的新娘,是他沒有福氣擁有我,但希望我能在晚宴時穿上,也算滿足了他的心願。        


晚禮服很奢華漂亮,但是我沒有穿,因為不愛便沒有理由。        


後來,我聽說吳非一直單身,但我們沒有再見過。        


聽說他很遺憾,但我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