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阿卡普爾科,卡莫爾駕駛著汽車,來到位於湯約街的阿卡普爾科古董市場,他打算請專家,為他鑑定一件剛剛到手的古董。在埃爾家的收藏室里,卡莫爾小心地從隨身皮包里掏出了一個乳白色的圓柱形石瓶,從外觀上來看,它像是漢白玉的質地。


上面雕刻的花紋很古樸,這是典型的瑪雅時期的雕刻風格,瓶身上還有兩個小小的獸首模樣的柄。埃爾拿起它仔細地觀看,幾分鐘後,埃爾把這個物品快速還給卡莫爾,交代他妥善保管,過幾天約來資深的同行再做鑑定。一周過去了,埃爾還沒有聯繫卡莫爾,卡莫爾等得有些心焦,他把物品拍了幾張照片,打算放在文物網站上,希望能儘早出手。



       

 

但是恐怖的事情開始發生了,卡莫爾年僅10歲的兒子離奇死亡,警察用儀器勘察後發現,臥室里只有卡莫爾和兒子的腳印,但根據時間來看,卡拉揚死亡時,卡莫爾正在網吧,沒有作案時間,網吧的工作人員給出了證明。

 

之後古董鑑定師埃爾也在家中死亡,現場也沒有其他人的腳印,針對這幾起蹊蹺的案件,警方不知所措。一個月後,卡莫爾接到了一個奇怪的電話,一個自稱是度特的人說,他是從已經死去的埃爾那裡,得到卡莫爾需要鑑定古董的消息。皮特告訴他,這件文物是一個瓶子,是瑪雅文明的遺物。這種瓶子被考古專家們命名為死亡瓶。在瑪雅文明昌盛時期,它是當時的祭祀用品。



       


瑪雅人認為,如果用活人當祭祀的祭物,就能讓靈魂成為祭品,從而獲得與祖先溝通的能力,能夠預言未來。死亡瓶,從以往出土的瑪雅壁畫來看,這個瓶子有着神奇的魔力,和它接觸過的瑪雅人,會主動對自己的身體進行切割、放血,甚至砸破頭顱,任受祭者吸食自己的腦液。
 

卡莫爾渾身發冷,這意味着他也可能隨時死去。忽然,卡莫爾的手機響了起來。打來電話的是古董商人里維,他和卡莫爾有過幾次合作。里維問卡莫爾,是否有新貨需要出售,卡莫爾頓時激動起來,很快,卡莫爾就來到古董市場附近的一座別墅里。



       


進門後,卡莫爾剛想和里維打招呼,就被人扭住了胳膊按在沙發上。里維冷笑着從卡莫爾的包里,摸出了乳白色的死亡瓶。里維招呼著兩個幫手,圍攏過來欣賞着手裡的瓶子,他邊看邊說:「卡奠爾,雖然我不知道這是什麼,但是它一定是值大錢的好東西。


不然,你不會幹掉埃爾滅口,以你的貪婪,我不花大價錢,是拿不走這個瓶子的。所以,我決定送你上西天,順便把它變成我的商品。」里維把手伸進了瓶內,摸索著泥土和粉末,他驚喜地叫起來:「好東西,這些泥土和粉末充分證明了它的年頭,它剛剛出土不久,不是贗品!」兩個助手也將手伸進瓶內,有人還把粉末拿出來,在手上碾了碾。

 


       


忽然,里維的眼神呆滯起來,他兩眼直勾勾地看着眼前的助手,從身後抽出一把鋒利的瑞士軍刀,猛地捅進了一個助手的胸口,助手竟然沒有發出任何聲音,而且助手還抓起凳子向身邊的人頭上砸去,實木凳子砸在腦袋上,發出沉悶的聲音。趁着他們自相殘殺,卡莫爾趁機逃出別墅。


卡莫爾跑到警察局,在警察局長的陪同下,一個頭髮花白的老者走了進來,他告訴卡莫爾:「你不會死,這個死亡瓶是個贗品,毫無價值,即便是真品,從歷史研究的價值來講,遠遠不如出土時瓶裡帶有的粉末有價值。根據以往對瑪雅文明的研究發現,死亡瓶之所以讓瑪雅人奉為祭品,毫不猶豫地自殘,甚至帶着微笑死亡,根本不是神跡,而是瑪雅人在生活過程中,逐漸學會了從植物里提煉讓人麻木,出現幻覺、嘔吐,甚至感到身體機能異常難受的迷幻劑,只要正常人接觸到這些粉末,通過皮膚滲透,或者吸入過多粉末的話,都會在神志不清的情況下進行自殘,甚至這種自殘反倒變成一種解脫式的愉悅,讓人在喪失理智的情況下結束生命。所以,這種裝有神秘粉末的瓶子才會被稱為死亡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