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a Trang(莊喬拉)是位來自舊金山的民權律師,她今年33歲,有一名女兒且生活幸福美滿。但在她11歲時,陌生人在廁所對她做的事永遠改變了Jora的 人生,「在當時,從發生什麼事到懷孕我都一無所知,我甚至不知道懷孕這個詞代表什麼意義!」她以第一人稱敘述一路走來的辛酸經歷:



       

           某天早上 我在學校洗手間,一個陌生人強X了我,當時我才11歲。事實上,我不太記得當時的情況,也不知道該如何阻止。我沒有尖叫或哭泣,我只是讓我的雙眼緊閉。結 束後我在洗手間待了一整天。感覺自己很髒且非常混亂。而那一天,我沒有告訴任何人,這段經歷現在也不太和家人談起,多年過去,我才明白我被侵犯了。        

           11 歲的我不明白發生什麼甚至不知道自己懷孕了!在幾個月後,我的胸開始脹大,臀部也變寬,我想我只是在發育,跟朋友們一樣。五個月後,我感覺有東西在我的 肚子裡,我嚇壞了趕緊告訴父母,他們帶我去看醫生,但醫生只是生氣地質問我一堆是否有男朋友的問題,離開時我感到非常困惑,直到看下個醫生貼在牆上的嬰兒 照才明白。        

           Jora和剛出生的女兒,當時她才剛滿12歲        

           我越長越大最終不再去上學,我明白懷孕是個秘密,我父母把我藏在房子裡,並告訴我的弟弟妹妹,他們將領養一個孩子,所以弟妹們只是覺得我越來越胖,我知道媽媽會幫忙撫養我的孩子。        

           儘 管如此,我的懷孕是一段美妙的經歷。我的肚子開始腫脹,我給肚裏的女兒Meggy聽古典樂和念書,生產過程也很順利,沒有太大痛苦。我的寶寶是那麼的可愛 和完美。我本能地數着她的手指,她的腳趾,並立刻依戀起她,當時媽媽付起照顧責任,並對我說:「忘了這一切,去過妳的人生吧。」        

           但我好愛我的女兒,我覺得休學六個月來照顧她,回到學校上課時,Meggy白天則由媽媽照顧,晚上換我。我一直把她當自己的女兒看待,雖然Meggy總是被認成我的女兒。


       

           Meggy 與我以姐妹的身份相處了12年,當她12歲時,正好是我生下她的年紀。我覺得不應該再隱瞞我們之間的關係。在我告訴Meggy真相的那個週六,我一邊緊張 地出汗,一遍對她說'我其實是你的媽媽'。她開始時大哭大吼:「你騙了我這麼久,你還騙了我什麼?」很長一段時間,Meggy不願意提起這件事,一年之 後,有一天我公司的秘書突然告訴我,妳的女兒打電話來了。我回答:我的什麼?她是這麼說的嗎?」我簡直不敢相信Meggy會自稱為我的女兒,當時的我簡直 太高興了!

Meggy現在在東岸讀大學,Jora在西岸當律師。Jora現在能做任何她年輕時想做的事情,比如去上舞蹈課,每週末去跳舞。自從和女兒分開之住之後, 雖然有了很多空餘時間,但是她很想念女兒。Meggy是我在一個艱難的環境下創造出來的奇蹟。我看到Meggy時,並不會回想起那些傷害和艱難的日子,我 只能感覺到滿滿的愛。




這對母女用愛把悲劇轉化成了生命中的禮物。當孩子遇上這種一輩子的傷害,最需要的不是責難沒有保護好自己,而是一起包紮好傷口面對未來的困難,父母對女兒的支持相信也是Jora能夠走到現在的心靈支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