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攝自tt,下同)

一個12歲的小女孩能做到什麼事呢?或許聽起來很不可能,但中國山東這位12歲的小女孩竟然憑一己之力,讓家裡的四個哥哥去唸大學!她的名字叫申春玲,1994年隨著母親改嫁,來到了山東省加祥縣的後申莊,就此開始了她令人難忘的一生…

申春玲的繼父叫做申樹平,是村里的一個木匠。申春玲除了多一個父親以外,還有一對爺奶,以及四個哥哥。


       

當時申家的大兒子申建國在西安交大讀書,其他三個兒子則在縣里讀高中。儘管家庭負擔很重,但繼父有一門高超的木工手藝,再加上一家人勤儉節約,生活也過得還算平實。

因為家中沒有女孩的關係,申家一家老小都對小春玲非常疼愛,哥哥們更是親熱地叫她小鈴鐺。小春玲因為之前沒有父親,遲遲沒去就學,申樹平知道後,二話不說就拿錢給她上了學。雖然家中的負擔很大,但好在繼父勤快,農閒時間常跟鎮上的建築隊外出施工賺些外快,總算能應付家裡的支出。

小春玲非常珍惜這來之不易的上學機會,第一學期就考了個全年級第三名。除了學習,她還包下了部分家務活,一有空就幫幾個哥哥洗髒衣服,幫繼父抬木頭、拉鋸。繼父逢人就誇:“我這輩子有福氣,天上掉下個好女兒!”


       

然而人生的變故沒人能預料,1995年的初夏,繼父在一次施工中從三樓摔了下來,之後就癱瘓在床,家里頓失重要的經濟支柱,為了給繼父治病還得背上了沉重的債務。

哥哥們提出了輟學的提議,但父親卻不同意,因為他們即將參加高考,何況在校成績又都名列前茅。就在哥哥跟父親互相爭直之時,在旁邊默默聽的小春玲開口了,她說:“我來輟學,幫媽媽支撐起這個家庭。”

繼父跟哥哥一听就愣住了,眼淚啪搭啪搭得掉了下來,爺爺奶奶也不斷抹淚。躺在床上的繼父對小春玲說:“玲兒,爹對不住你,你的幾個哥哥讀了這麼多年書,現在放棄可惜了,只能委屈你了…”三個哥哥也緊緊握住小妹的手,並在父親床前共同許下諾言:不論以後誰考上大學,小妹的這份恩情一定要加倍償還。

但小春玲的媽媽卻不這樣想,剛走出苦難的她從醫生那裡得知丈夫可能終身癱瘓,不安的她決定離開這個家。儘管小春玲不斷勸說,但母親後來還是走了,家裡又少了一根重要的經濟支柱,家人們也都終日惶惶不安。

村里的人都在勸小春玲離開這裡,回到母親的老家,但她在某一天把哥哥們都叫來爸爸的床前,決然地說:“爹,娘走了,是娘沒良心;我不會走,我要留下來陪你們共渡難關,從今天起,我就是你的親生女兒。”

12歲的小春玲沒有食言,她包攬了家裡的農活和家務,每天從早忙到晚。年紀雖小的她很清楚,要讓這個家再度好起來,首先就是要讓繼父成功復原。


       

1996年的盛夏,繼父因為炎熱的天氣病情加重,小春玲決定帶他到濟寧市住院治療,她自己拉了一輛板車上路,80多公里的路整整走了兩天一夜,到目的地時,她的腳都磨破了,肩膀也腫了。為了節省醫院的住宿費,小春玲就睡在外頭的自行車棚裡過夜。

看車的老人以為她是乞丐,一直想把她往外攆,小春玲只好照實說了,老人深受感動,就讓她躺在最裡頭,並幫她找了一頂蚊帳。

等到繼父治療的狀況不錯後,小春玲又再度上路,用板車把他拉回家。一回家就是麥收的時節,哥哥們都還在上學,年邁的爺奶只能幫忙做飯或捆麥子。整整七畝的田地都靠小春玲忙活了。

為了搶收麥子,小春玲好連續幾天都睡在地裡。有時候累得實在支撐不住了,就趴在麥跺上睡一會兒,醒來以後接著再割。過度勞累讓小春玲的嘴上起了水泡,手腳也磨出了血,但還剩下了兩畝麥子,這些都是全家人重要的口糧啊!

無法可想的小春玲禁不住在麥地裡失聲痛哭起來,哭聲引來了鄉親們,大夥對她同情不已,七手八腳幫她割完了麥子。這次艱難的麥收,換來了全家的糧食。

學校放榜了,二哥的成績果然極好,看著二哥的成績單,小春玲也高興地又叫又跳;但看著已經又黑又瘦的小妹,三哥卻落下了淚水,他落榜了。


       

三哥自責地痛哭,小春玲卻過來拉住他的手對他說:“哥,今年考不上,明年再考,你別灰心!”但三哥申建文卻更是覺得慚愧不已,他說自己打算留在家裡幫小春玲,小春玲聽到後卻急得跺腳說:“我受苦受累,不就是為了讓你們好好上學嗎?哥哥們有出息了,就是我有出息了啊!”

在小春玲的百般勸說下,三哥決定再努力一年考試,但即將到上海去唸書的二哥卻帶來了龐大的問題,唸書的學費要3000塊,這筆龐大的支出,家裡要怎麼付?

無奈之下,小春玲想到了一個方法:去賣血!她到了血站,虛報自己的年齡抽了血,得到了400元的報酬,但這對學費來說遠遠不夠,於是她又想再去賣血,但這次醫生卻怎麼樣都不給她抽了。

小春玲心中一急,就跪下來對醫生講了原因,醫生聽完後才嘆了口氣說:“好吧,可是這是最後一次了,你可別再來了。你年紀還小,正是該發育的時候。”最後他像徵性地給小春玲抽了一點血,還湊了700多塊錢給她。

感激涕零的小春玲帶著錢高興地回家,當她把錢全都交給繼父時,繼父非常驚訝地說:“你哪來這麼多錢?!”小春玲抵死不說,後來全家才從她蒼白的神色推測出不對,找到了她身上兩張賣血的收據!


       

全家人都呆住了,但這筆錢仍然不夠付二哥的學費,該如何是好?最後繼父決定賣掉老宅的地,爺爺奶奶也要把原先準備當壽棺的三棵大楊樹打掉湊錢,原本繼父還不同意,但他們說:“小春玲為了咱這個家拼了命了,我們還要那棺材幹啥。”

最後二哥跟三哥的學費總算湊齊了,為了即將啟程的二哥能夠體面地去上學,小春玲連夜縫製了新衣褲,在車站交給了二哥,她說:“二哥,咱家雖窮,但有志氣,你一定要好好學習。別擔心家裡,你在外面也別苦了自已,需要錢儘管來信給家裡說,俺給你操辦。”二哥聽完只能緊緊抱住這個小妹,淚流到說不出任何一句話…

哥哥離家後,小春玲開始盤算要怎麼應付家裡的經濟開銷及之後的學費,為了照顧家里三個長者,她沒有辦法像其他女孩去外縣市打零工賺錢。


       

小春玲開始試各種能賺錢的活,她聽到種棉花一年收入頗豐,就決定開始栽種,但棉花容易有蟲害。有次蟲害特別嚴重,小春玲心急地在大熱天里站在棉田噴灑農藥,後來竟然中毒昏了過去,幸好鄰居及時發現,救了她一命。

農閒的時候,小春玲就四處去幫忙收槐米、柳條,也賣過草帽、黃豆,後來她聽說泗水的蘋果便宜,就跟村里的大伯一起拉車來回地賣蘋果,別人拉車口渴了就咬蘋果吃,小春玲卻一顆也捨不得吃,把賣相較差都留給了家人。

這時候小春玲已經14歲了,四哥申建華看不過小妹這麼艱苦,決定退學去從軍。去部隊的那天,小春玲從口袋裡掏出錢到他掌心說:“哥哥,這是80多元錢,是俺省下來的,你留著零用,到部隊後你好好乾,爭取當個軍官回來。”四哥聽了眼睛就濕潤了。

1997年的春節,是小春玲最開心的一個年節,除了四哥在部隊外,三個哥哥都回來了。他們都為小妹準備了新年禮物。大哥帶給她的是一套新衣服,二哥送給了她一條紅圍巾,就連三哥也給她買了一盒美容霜。小春玲抱著禮物從裡頭跑到外頭,不住地跳著笑著,此時的她又恢復了孩子的天性,那麼天真活潑。

看著難得那麼高興的小春玲,繼父心中感慨萬千,他把兒子們都叫到床前,對他們說:“你們三個哥哥做得對!小春玲太苦了,以後你們有了本事,可以忘了我,但不能忘了你們的小妹。”

在小春玲的努力下,繼父的病情逐日好轉起來,哥哥們也在學業上取得了很不錯的成就,大哥考上了碩士,重考的三哥也被山東中醫學院錄取,在部隊裡的四哥則是正式被提升為班長。


       

1998年3月,家裡的奶奶病逝了,死前她往小春玲的手中塞了個玉鐲,說這原本是要留給長嫂的禮物,但她想了想,覺得這個玉鐲最該給小春玲,小春玲雖然遲疑著沒收,但礙不過奶奶的遺願,最後還是含淚把玉鐲放到了懷裡。

就在家裡因為奶奶的喪事而經濟吃緊時,小春玲收到了一封信,而寄件人竟然是她久未聯絡的母親!原來母親當年離開後就開了個假的離婚證明,嫁給了做食品加工的老闆,生活還算不錯,便想要接女兒過來,還答應要幫她找個好人家嫁了。

捏著母親的信紙,小春玲哭了,她雖然恨母親的無情,可那畢竟是自已的親生母親啊!她多想撲到母親的懷裡好好地哭一場,多想跟著母親過一個正常女孩無憂的生活。但是現在她怎麼能捨棄這個家,這個家雖窮,但且家人都是真心地疼她愛她啊!

繼父看出了她的憂愁,勸她道:“玲兒,你就去找你娘吧,爹不怪你,咱家這麼苦,會拖累你一輩子的。”小春玲咬了咬嘴唇,雙膝跪在繼父的床前:“爹,再大的苦俺都能吃,您可千萬別趕俺走。”她讓人代筆給母親寫了一封回信,拒絕了母親的要求。

小春玲留在家中,繼續負擔著家裡的生計和忙活。1998年的8月,家裡的錢又不夠用了,小春玲又想到去賣血,她去血站哭著懇求醫生,後來醫生才一次為她抽了300CC的血,原本就因為營養不良而身體虛弱的小春玲臉色更加蒼白了,她在賣血後又走去郵局,打算匯錢給哥哥們。

沒想到小春玲過馬路時一陣恍惚,一輛載著鋼筋的大卡車開了過來,就把瘦弱的她直接輾了過去…

在家得知這個噩耗的爺爺跟繼父直接暈倒了,遠在外地的哥哥急忙趕回家,無法趕回家的大哥發了封電報弔唁,他寫著:“親情小妹,你用母親般的胸懷挑起一個沉重的家;至愛小妹,你用脆弱的雙肩撐起一片希望,我們永遠愛著你…”


       

按當地的風俗,原本未成年的人死後不僅不能舉行葬禮,就連祖宗的“老林”也不能入。小春玲到繼父家四年,除了改姓,連戶口也沒來得及報,所以她甚至還不能算村里的人。

可村里的長輩們深深地被這個“親情義女”的大仁大義感動,不僅破例為她舉行了最高規格的葬禮,而且還在祖宗的“老林”為她選擇了一塊墳地。老人們流著淚說:“這麼好的閨女,死了再不能讓她受屈了。”


       

除了那年全家團聚的春節外,小春玲幾乎沒有享受過任何這個年紀女生該有的快樂時光,她自小就家貧,後來更是為繼父付出了一切,只留下她這段可歌可泣的故事,讓聞者為之鼻酸。動動你的手指,將她跌宕起伏的一生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看到這位偉大的女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