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曲《愛情買賣》早已紅透大江南北,理想的姑娘在越南如今也成了明碼標價的「豬肉」,攢夠5萬塊錢就能去越南,找一個勤儉持家又年輕的新娘回來。今年3月,來自江蘇徐州的李世朋跟著中介,踏上了他的越南相親之旅。新郎夢之跌宕,超乎他的想像。騰訊《活著》欄目。攝影/周平浪 編輯/王崴 鄒怡


       

這是李世朋第一次出國,他撲閃著眼睛,顯得有些興奮。這個23歲的江蘇小夥來自江蘇徐州的李橋村,如今在老家做快遞員,三四千的月入在當地還算不錯,但早產落下的病根導致他的言行舉止異於常人。
       

Advertisement        
為李世朋介紹女孩的養媽叫阿鳳,可她帶來的第一個女孩就「嫌棄」世朋年齡太小。她馬上指著另一個皮膚黝黑的女孩說:「她願意,你看怎樣?」這個女孩叫阿妮,來自芹宜相鄰的金甌省,雙方很快完成了配對,簡單定下了婚約。        

世朋相親的地點芹宜(C?n Th?)是大部分台灣、韓國的婚介最為活躍的區域。經歷完當天下午的一輪相親,世朋和一同來相親的同伴們碰頭時,開始討論起各自見到的女孩。「她很豐滿。」世朋誇張地在胸前比劃。作為進展最快的人,他挺得意,準備第二天跟阿妮回家結婚。

通過短短幾分鐘的相親,世朋和阿妮迅速確立了戀愛關係,來自農村的阿妮當晚就拉著世朋為自己買了一部智能手機。3月13日一大早,兩人啟程前往阿妮的老家。阿妮毫不客氣地包了一輛的士,一路上坐在前排和司機談笑風生,結賬時,李世朋支付了整整200萬越南盾(相當於600人民幣)。

站在阿妮家門口,已是當天傍晚。和女孩家人的第一次見面有些尷尬,面對一大家子人好奇的眼神,李世朋匆匆忙忙地翻開《國語馬上說》,急著找到一句能用作開場白的話。這是一本由養媽分發給女孩們的中越翻譯書,裡面收錄了大量日常用句,據說最早是由台灣中介編撰。

還沒等李世朋說話,阿妮就拉著他進了房間,然後徑直從他褲子裡掏出錢包,抽出幾張二十萬的越南盾,示意李世朋交給圍在屋裡的親戚們。「唷!」接過李世朋遞來的錢,一個滿臉皺紋的老婦熱情地擁抱了他,李世朋後來才知道她是阿妮的奶奶。這突如其來的歡迎讓李世朋有些措手不及。

由於阿妮的父母早年離異,她的父親住在離家不遠處的一個小木棚裡。好奇地審視了一遍這個中國女婿,再看到李世朋送來的禮金,老丈人流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

       

睡下沒多久,阿妮就帶著母親、奶奶、姨媽和姨父從門外進來,圍坐在世朋周圍。語言不通的李世朋在阿妮的不斷比劃下,才恍然大悟地向阿妮的母親鞠躬行禮。阿妮的母親對一切都顯得駕輕就熟,就在今年2月,阿妮的妹妹已經先一步嫁給了遼寧大營一個三十多歲的農民。

第二天早上醒來,世朋發現自己昨天換下的髒衣服還好好地躺在老地方,上面竟然還多了幾件阿妮的衣服。「越南女孩不是都很勤勞嗎?」他顯得有些沮喪和吃驚,但還是抱著這堆髒衣服自己洗了起來。其實,這是阿妮對他的「測試」,並借此在家人面前掙點面子。

當晚拍攝的婚紗照上,美夢成真的李世朋已笑得合不攏嘴,阿妮卻有些悶悶不樂。此時她的母親,一個傳統的越南農村女人,掉轉頭說:「今天是開心的日子,要多笑笑,不要讓你丈夫不高興。」阿妮豎起兩根手指比了個勝利的手勢,但表情還是沒什麼變化。

婚禮上專門請來了樂手,阿妮也演唱了一首歌曲,歌詞大意是「今天我就要嫁人,卻忘不了曾經的愛情……」嘈雜的音樂中,飯桌上的男人們只顧喝酒取樂,似乎並沒有人留意到她的上台和離去,只有阿妮一個十六歲的表妹靜靜倚在門後,看著眼前的婚禮,久久沒有挪動一絲。

除了婚禮開場時被阿妮領著向各路親戚敬酒,李世朋並沒有更多機會和新娘接觸。在末席坐下後,兩人中間還隔著阿妮的一位堂哥。只能埋頭吃飯的李世朋,看上去就像個局外人。

晚上八點,不遠處的disco音樂聲依舊喧囂,村子上空瀰漫著狂歡的氣息,李世朋卻被阿妮早早催著到她姨媽家裡休息。躺倒在床上,李世朋茫然地看著微微抖動的蚊帳,眼裡有些醉意,但他還是焦躁地繼續說著,「她到底算不算我老婆?結婚了也不和我睡。」

從樹葉間隙灑落的陽光閃閃發亮,船上的每個人都沉默無言,各懷心事。這是婚後次日上午,這對新婚的小夫妻乘船去還音箱,李世朋正納悶著妻子在新婚之夜的行蹤;而阿妮似乎還沒從昨夜的宿醉中恢復過來,坐在丈夫的斜後方,她支起手擋住太陽,一臉的痛苦與不耐。

阿妮一家人興致勃勃地聊著天,李世朋有些格格不入,這樣讓他顯得有些不開心。世朋的心裡其實積壓了許多不滿,這也讓他的心態變得有些矛盾。他時而意識到妻子需要自己的尊重和體諒,時而又覺得花了錢就該有更多話語權。

李世朋出門打了兩個電話,一個是向家裡要錢,另一個是要求中介告訴阿妮,自己今天就要回肯特——他實在不願再忍受這樣的環境。在結婚的那天下午,世朋剛讓父母把三萬五餘款打給了中介。第二天看到阿妮母親整理行囊,世朋才松了口氣,興高采烈地也打點起自己的包裹。這次回芹宜,阿妮母親除了跟著到城裡玩一玩,更主要的任務是從養媽手中拿到中介許諾的「三金」費用(三種金首飾兌換成現金)——對於這個農村家庭來說,首飾顯然不如現金來得實惠。


                       

看著阿妮出行前打扮自己,李世朋心情有些複雜。儘管這場婚禮中夾雜著太多的疑慮和不安,但他沒有太放在心上,畢竟,女孩就要跟著他回國了,這才是最重要的。

3月15日晚,世朋和阿妮婚後的首日,他們坐上了前往肯特的汽車。隨行的還有阿妮的媽媽和姐夫,姐夫善解人意地讓世朋和阿妮坐在一起,阿妮卻坐到媽媽身旁。坐在姐夫身旁的世朋努力讓自己看上去不介懷,有些坐立不安,不時伸長脖子往前瞟上一眼。

回到芹宜的第一天,中介和養媽帶著李世朋到當地一家名為MEKONG 的醫院進行婚檢。幸運的是,除了阿妮有些婦科上的小問題外,兩人都無大礙。等阿妮辦好籤證,世朋就可以帶她回中國。在芹宜,百無聊賴的世朋被困在旅館裡。對於這個成天跟著養媽出入消費,卻又不願和他發生親密關係的越南妻子,李世朋私底下極為不滿。他開始害怕這時候阿妮悔婚了,害怕阿妮是養媽培訓出來的。

養媽告訴阿妮儘量不要和她的中國老公在街上拋頭露面——據說有些當地人會向公安舉報,而更讓李世朋頭疼的是,除了依賴僅有的一本《國語馬上說》一遍又一遍和阿妮確認她是否會跟自己回中國,他沒法弄明白自己這個越南老婆到底在想什麼。

在阿妮面前,李世朋總是盡力表現得幽默而風趣,但背地裡,他心中的憂慮從未減少。回到旅館,李世朋試圖和阿妮溝通,希望親她、和她一起睡,但阿妮拒絕了他。在他們和中介擬定的合同中寫道:「乙方應充分尊重女方,不得有把女方視為買來的觀念……不得不顧女方的生理和心理感受,強行進行性生活。」

躺在咖啡館的吊床上,李世朋無所事事地等待第二天回國,一旁的相親客劉翔也在當天和永隆省的一個女孩結了婚,等著晚上和她圓房。


                       

回中國前一天晚上,阿妮卻不知去向。「要是她在這節骨眼上跑掉,那我只能去跳湄公河了……」靠在光線昏暗的旅館走廊上,李世朋卻無處發洩他的焦慮不安,「花了那麼多錢,我該怎麼和爸媽交代。」劉翔的妻子也突然「消失」了,兩個男人在街頭茫然地尋找著妻子,卻偶遇了一場當地年輕人的婚禮。光熘熘的大腿,熱辣的超短裙,誇張的低音炮無所顧忌地向著城市上空衝刺,這一切看上去都和他們的「鄉村婚禮」有些錯位。

最終,李世朋找到了兩人的老婆,她們正在旅館不遠處的KTV裡唱歌。李世朋鬆了一口氣,「沒事,讓她們玩吧,她們現在壓力一定很大,我理解,這是最後的放縱。」

李世朋終於帶著阿妮坐上了前往胡志明的汽車。上車前一瞬,他回頭望了一眼,明淨耀眼的湛藍色天空上,太陽正放蕩而刺眼地燃燒著。越南女孩在鋪天蓋地的廣告中,被極度商品化,但如果不是為了生活得更好,又有誰願意踏上這場背井離鄉的愛情買賣呢?
via
本篇文章摘取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