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起曾轟動一時的兇殺案。


2014年9月,20歲的大連籍留學生邵童在美國失蹤十多日,就在此時,邵童的溫州籍男友李向南卻迅速回國,神秘失蹤。


近20天後的9月26日,邵童的屍體在美國愛荷華州一處停車場被發現,被藏匿在李向南的轎車後備箱,已高度腐爛。隨後美國警方公佈調查報告,邵童因窒息而死,嫌疑人正是李向南。


在潛逃回國半年多後,2015年5月13日,迫於警方壓力,李向南在父母陪伴年投案自首。


昨天,此案在溫州中院開庭審理。公訴人介紹說,這是溫州首例中美合作偵破的跨國刑事案件。


錢江晚報記者瞭解到,在開庭前,經過民事調解,李向南的家人和邵童的家人就巨額民事賠償達成協議,法院並未透露賠償的具體數額。


他為什麼要殘忍殺害女友?        


「我為她付出這麼多,她卻只當我是週末男友」        


為了離女友更近,他重新申請了一所大學        


灰白的格子毛線衫,黑色運動褲,黑框眼鏡,未經打理而略顯頹廢的胡茬,身高1米70左右的李向南被押上被告席。



       


他的樣子像極了大學裡的理工科宅男,不修邊幅,雙眼茫然,如果不是那雙鋥亮刺眼的手銬,很難將他和那個殘忍殺死女友的犯罪嫌疑人聯繫起來。


在本該青春恣意的年紀裡,邵童的生命永遠地畫上了休止符。李向南聲音微弱,在法庭上回憶起和邵童的點點滴滴,透著悔意。


兩人結識於2011年夏天,在北京準備托福考試時認識,2012年12月,李向南申請進入羅切斯特理工學院,邵童隨後進入愛荷華州立大學,2012年12月,兩人確立了戀人關係。


戀情甜蜜,但是兩人所在的大學距離遙遠,李向南說,從羅斯特州到邵童所在的愛荷華州,開車需要整整17個小時。「我們平時用微信和電話聯繫,我曾兩次去她的學校看她。」


為了離邵童更近一些,2013年3月,李向南申請轉學進入愛荷華州的一所大學,那裡距邵童只有2個小時的車程。「我們感情一直很好,每個週末都見面,她自己沒有車子,我把她接到家裡,週末或者週一再送回去。」



       


「在她眼裡,我就是一個週末男友」        


實際上,在兩人交往時,邵童就告訴過他,她在國內還有一個男朋友,是她的高中同學。只是,李向南並未介意,仍繼續與邵童約會。


直到2014年9月2日。這天,邵童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意外撥通了李向南的電話。當時,她正向舍友抱怨李向南。美國警方的調查顯示,這個電話持續了21分鐘。


電話那頭,李向南默默地聽著女友對自己的吐槽,「她說我很小氣,我們根本不算男女朋友,她(對我)有點膩了……」最終,他又默默地掛斷了電話。


「當天晚上,我就打電話問她,是不是有男生在追她,她說沒有,叫我不要多想。」到了週五(美國時間2014年9月5日),李向南開車接走邵童,兩人 到常去的Budget inn旅館開了房間。第二天下午,邵童回學校做小組作業,李向南則先後在麥克斯折扣店(TJ-Maxx)和沃爾瑪超市分別購買了一隻行李箱和兩隻啞鈴,放 在自己的豐田轎車內。


當地時間9月6日晚上,吃完飯看罷電影,兩人在旅館裡準備睡覺,邵童突然告訴李向南,自己喜歡上了另一個男生。「她當時告訴我,希望週一到週五和那 個男生在一起,週六、週日和我在一起。」聽到邵童說出這樣的話,李向南覺得震驚又難過,「我為她付出那麼多,在她心中,我充其量只能算作一個週末男友。」


兩人因此事發生爭執。李向南被完全激怒,罵了一句「婊子」。


「她用枕頭捂得我不能呼吸,我就用力掐她脖子,後來我坐起來,將她壓在身下手一直掐著她的脖子。」李向南在法庭上說,邵童剛開始還有反抗,但是過了一兩分鐘,就沒有動靜了,「我喊她的名字,她沒有反應,等我冷靜下來打開燈,發現她已經一動不動。」


李向南曾試著對著邵童做人工呼吸,但為時已晚。


拋屍後備箱,自己逃回中國        


9月7日凌晨一點多,李向南從車裡取來行李箱,將邵童的屍體塞了進去。


「我當時很害怕,不敢看她,用毛巾遮住了她的臉。」李向南迴憶。當時,他還在行李箱裡塞了一個啞鈴。凌晨三點多,李向南將行李箱塞進汽車後備箱,開車回到自己家,將車停放在自己租屋附近的停車場。


他還冒充邵童,用她的手機給邵童的室友發短信,說要去另外一個州玩一週。次日凌晨,他又冒充邵童,向邵童的父母發微信,並以太忙為由,拒絕了對方的視頻請求。


作案後的次日凌晨,李向南乘坐事先定好的航班逃回中國。據悉,他並未回溫州的家,而是逃往青海、四川等地,曾在青海一個牧民家裡躲了一段時間。
 




       


庭審現場李向南當場下跪:        


我從來沒有那麼愛一個人        


「沒有了理性,即使以愛之名,也終將以恨收場。」昨天庭審現場,公訴人總結這場青春悲劇時說。


最後陳述時,李向南當場下跪,重重地磕了一個頭,他說:「我從來沒有這麼愛過一個人。跟邵童成為戀人,後來生活在一起,我們一直都很要好。事情變成這樣子,是我的衝動,不理智,讓我犯下這樣的罪行……我最對不起的是邵童,我害她失去生命,失去一切,我後悔莫及。」


此案法院將擇期宣判。


為什麼發生在美國的案子,要在溫州審理?        


詳解溫州首例中美合作刑事案        


2014年10月,美方通過中國駐美大使館和駐芝加哥總領事館,及時將案件情況通報中國警方。公安部刑偵局立即部署浙江警方立案偵查。


隨後,美方向中國通報案情,希望此案由中方偵辦和審理。


有了李向南的供述,溫州市公安機關掌握部分案情後,根據中美司法協作機制,啟動赴美調查程序。2015年6月1日,中方公安機關和檢察機關聯合工作組赴美國調查取證。


美國警方收集的物證大大小小有100多袋,光照片就有幾千張。勘驗案發、拋屍現場,向相關證人取證等,都有同步錄音錄像。中方工作組在美國期間,走 訪當事人的學校、住所、案發旅館、購買作案工具的超市等,但因沒有執法和司法調查權,找案件當事人及相關人員談話都必須有美方警察在場,且不能記錄。


根據中國的法律規定,中方工作組選擇了一些關鍵物證帶回中國。這些物證首先必須得到案發地愛荷華州州務卿公證,證明偵查者是美國警方,取證主體合 法,然後再送交中國駐芝加哥總領事館認證。經過公證、認證手續後,這些證據才能轉化為符合中國法律規定的證據使用。有些無法移交或者不能移交的物證,中方 工作組都拍了照片、視頻。


由於移交過來的書證大多是英文,需要翻譯成中文。僅翻譯工作,溫州市警方就花了兩個來月時間。


此案檢察官介紹,本案被害人和被告人都是中國公民,根據中國刑法關於「屬人管轄權」規定,中國公民在中國領域外犯罪的,適用中國刑法,中國司法機關 對該案具有刑事管轄權。當然,該案發生在美國,美國也有司法管轄權,但被告人已逃回中國,關於引渡的第一原則是「本國公民不引渡」,因此,這個案子理所應 當在中國審理。

來源
                     

也許有人會覺得死者為大,應留些口德,但可憐之人總有可恨之處。說女的自找的,不表示男的應該犯下這種罪行,更不表示他不用為他所做所為付出代價。

如果兇手所言為真,還是這女的先動了手,用枕頭摀著他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