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思想與方法        

修行到底修什麼?我們要根據不同的人生境界,修不同的目標。有的人缺乏福報,就需要修福報;有的人缺乏智慧,就需要修智慧。第一種情況無非是修因果,第二種情況無非是修方法。

當一個人遵循生命大的法則時,他的未來就會有些保證。當你明白人生或者生命的一些法則,懂得了它的原理,你就可以運用這些原理去超越現有的束縛。

總的來講,修行,一個就是要修思想,我們佛法把它叫做知見;另外一個就是要修方法。思想是什麼?我們把它叫做智慧。實際上,對於智慧很多人都誤解了,它不是概念,你理解來的不叫做智慧,永遠都叫做自我。那麼智慧是什麼樣的一種狀態呢?智慧是自由的心、歡喜的心、安寧的心、不變的心。

雖然你喝一杯茶也會感覺到快樂,但那種快樂不是你本有的,是依靠某種因緣存在的,這就跟我們吸大煙差不多,所以那種快樂它有一個過患:它會消失。它不是你生命的一部分,而是生命外加的東西,所以它終究會失去,這就證明它不是你的,我們不要錯認了目標。

我們剛接觸禪修,現在主要還是學會要讓自己的心靜下來。在這個階段,我們的心為什麼靜不下來?因為我們的心積累了幾十年的概念,把心塞得滿滿的。就好像一個已經啟動的飛機,油料加得很足,它沒辦法輕易停下來,突然停下來會很危險;它也不能夠一直飛下去,一直飛下去總會出問題。所以,我們在適當的時候來修行,用正確的方法來發現生命的原理,調整身心,培養福慧,缺什麼就補什麼。

活在當下        

人被記憶摧殘,總是活在過去;人被概念所誤,總是憧憬未來,所以我們永遠沒有活在當下。

當下是什麼?當下就是心的每一個緣起緣滅的、非常細微的刹那間顯現。一個刹那是一彈指瞬間的六十分之一秒,在一個刹那當中,有60個妄念經過,哪一個念頭是你自己的生命呢?生命的組成——具有洞察力的心和物質世界,它們的反應時間會有差別。

比如,我們的心產生了一個喜歡的回憶,發出指令,接下來我們的身體隨之經過一系列複雜的生化反應,就會尋找腦細胞里存載的那個記憶。而那個記憶顯現出來的都是過去的人和事,因為這些人和事聚集著你所要的貪嗔癡的對境。

生命如此複雜,我們所說的當下都不是真實的。那麼什麼是真實的當下?你不可以給它下結論,你看見就看見了,你看見它的時候,要清楚地看到它,它一閃而過,你的心趕緊配合,也要隨之而過,不能停留在視覺暫留當中。你要趕緊去和下一個目標迎來送往,讓每一個當下去留得干淨利落。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因為過去不可得;未來的也不要讓它介入到你的生命,因為當下你要去做該做的事情——關注呼吸。

這麼說很複雜,但是不複雜平息不了我們的想象。其實可以拋開複雜,簡單地來講,修行不要問為什麼,而是在當下去體驗。所以我們要心安,不要以為沒有目標而覺得有挫折感,提不起精神,要有信心。這對於我們的生命有著至關重要的影響,有信心、懂得方法,這就具足了修行的全部內容。你要有信心,要有熱情,不要用概念去想象,因為那叫做妄念,我們隻是去尋找當下的呼吸,和它在每一個當下對接,迎來送往。

不要對已經過去的,還繼續停留不肯醒來,對已經出現的視之不見,這就叫失之交臂,就沒有修行可言。

讓心回歸到自由與光明        

修行要有耐心、要有信心、要有洞察力,要去學方法,方法代表了全部。一兩天不足以說明佛法的不可思議,因為佛法本來就不是去說的,而是去體驗的。

當我們一次禪七結束的時候,你也許覺得沒有任何的收獲,實際上,它的價值本來就不應該以收獲來設定,因為這種設定本身就是障礙。但是經過這幾天的學習之後,你再碰到不同的對境,你會體會到自己的生命與從前不一樣了。哪里不一樣了?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你的生命就是你的,為什麼要去說呢?有必要嗎?所以我們要放下概念性的思維。

實際上,人類產生陰影,就是由於沒有辦法擺脫自己的思維。因為我們過去的所好,形成了我們人的自我程序,它對一切外境顯現的東西,做自動地刪除或者貪著。

當我們碰見一些事物時就好像自然而然地被引力吸走了一樣,可見我們的生命多麼不自由。所以,我們的心要獲得完全的自由與光明,這種自由與光明真實地存在著——在這個宇宙以及人類的生命當中普遍存在著,你能找到它,你就是聖賢,你就能夠把自己所有的問題打包解決掉。如果你對它哪怕有一點點信心,這都說明你過去世種下了無量的善根,這才叫做福報!

除此之外的很多東西,都與提升我們的生命品質沒有任何關系,因為你沒有辦法改變、重組它們,那些隻是你的負擔而已。讓我們的心回歸到自由與光明——這才是人生的彼岸,以及修行的價值與方向。


請点击下面到專頁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的!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