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非洲奇遇記》中曾經提到過,


非洲的尼日河流域有一個很大的市場,


很特別,整個市場賣的都是野味。


有很多野生穿山甲、鱷魚、大號蜥蜴,


甚至有賣梅花鹿、斑馬和猴子,


這些東西在國內都早已禁售、禁食。


 

有一次我們為了招待國內來考察的官員,


特地驅車一百多公里,帶他們一起去採購野味。


鱷魚欄一般人不敢靠近,


只叫我的老司機丹尼爾替我們去選購,


我們一行人則直接去挑選穿山甲。

 


穿山甲被捕獲以後,出於恐懼或是自衛的本能,


總是把軀體緊緊蜷縮著,捲成一圈。

 


一般購買程序是這樣的:


買主選定以後,賣方黑人便用力把穿山甲拉直,


開膛破肚,取出內臟丟棄,將身軀清理乾淨,


再用鐵夾夾著放到火盆裡烤灼,


直到其身體上的鱗甲全部脫落。

 


那天貨源頗豐,


圍欄裡放滿了許多捲成圈的大小不一的穿山甲。


那些官員便揀大的挑了幾隻,


並聲稱要親眼看著宰殺才放心。



一個黑人小伙提起最肥的一隻,


動作嫻熟地準備把它拉直,費了半天力,


卻怎麼也無法把那蜷縮的軀體拉開。

 


這下所有人大奇,那小伙十分難堪,


便一下又一下把那穿山甲往地面上摔去,


邊摔邊解釋說:「穿山甲遇痛就會將軀體伸張開。」

 


不曾想連摔幾下,眼見它原本驚恐的小眼睛早已閉合,


尖尖的嘴角掛出一縷鮮紅的血絲,


身體卻始終未見張開,反而越蜷越緊。


 

我們不忍卒睹,便搖手示意作罷。



       


那黑人小伙兀自不甘心,


直接拿鐵鉗夾了放到火盆上灼燒。


待到鱗甲脫盡,焦味瀰漫,那穿山甲仍然保持原狀。

 


這下黑人黔驢技窮,對我們無奈地搖搖頭,


說這隻穿山甲一定有了什麼毛病,不可食用,


隨即順手將其甩落在身後的沙土地上。


 

接下來,另選的兩隻宰殺工作都十分順利,


不到五分鐘便完成了。



我們和黑人正在付錢找錢,卻十分意外地發現:


原先那隻被丟棄在地上的穿山甲竟慢慢地伸直了軀體,


把眼睛眯開一條線,接著一陣抽搐,僵硬挺直,


徹底沒了氣息。


隨著它軀體的伸展,我們震驚地看到:


在它攤平的肚皮上,


竟蠕動著一隻粉嫩透明的小穿山甲,只有老鼠大小,


身上的躋帶仍與母體相連,小嘴慢慢張合,


彷彿在無聲地呼喚著母親。

 


這場景驚得所有人目瞪口呆。


剎那間我只覺得熱血翻湧,鬚髮皆張,幾欲落淚。



       


那隻母穿山甲自身體重不超過十斤,


卻用血肉之軀歷經摔打與灼燒,


至死護衛著自己的孩子,被烤至半熟,


竟還能保得孩子周全。


那份精神之力,早已超越了生命的常規。

 


芸芸眾生是平等的!沒有買賣就不會有殺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