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北部清邁多山林,山清水秀,歷史悠久,人文厚重,被譽為「泰北玫瑰」,山高林深之處,經常有少數民族聚居,至今仍留存著許多文化古蹟和風俗習慣,深受旅遊者的推崇和青睞。


在清邁的北部郊區的密林深處有個少數民族村,有部分長頸族、大耳族、阿卡族等少數民族村落,其中以長頸族人數最多。長頸族原是緬甸的少數民族喀倫族,在密林深處生活,以耕種為主,自給自足,族裡的女人一直都保持著在脖子上套銅環的傳統習俗。十幾年前,為了避開內戰尋求安靜的生活,他們從緬甸遷居到泰北的清邁,一直生活到現在。

在參觀清邁少數民族村之前,還對即將見到的長頸族小小的激動一番,想像著她們在自己的家園男耕女織的模樣,結果到了民族村才知道,原來這裡只不過是一個人為的臨時「村落」,將幾個少數民族的人都聚集在一起,收取門票讓遊客參觀,而這裡的長頸女們就如同被「圈養」在這個封閉的世界,每天的生活就是在表演,大失所望!



       


長頸女的生活條件十分簡陋,每天要織布、做手工藝品來賺取微薄的收入,她們就這樣生活在城市的夾縫裡,艱難的生存。



       


她們似乎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任人參觀、瀏覽、拍照,每天面對成百上千遊客的鏡頭,總是報以最燦爛的笑容,就像是「展品」,不知道她們的笑容裡有多少是真心快樂的成份,這種極其尷尬、窘迫的生活狀態是不是她們所心甘情願的?她們是否想回歸自由自在的生活?去自己想去的任何地方~



       


按照長頸族的習俗,女孩兒從5歲開始套銅圈,從10歲開始每年都要累加一個,一直到25歲為止,重量最多的要戴10公斤,銅圈一生當中只取下三次,結婚、生子及去世,其餘時間都要戴著。可想而知,承受這樣的重量也是需要時間和耐力的,最難捱的是夏天,曬的發燙的銅圈需要用水降溫才能承受。那麼洗澡、睡覺、穿衣等等,一定還需要技巧才能完成這麼複雜的程式。



       


這個小女孩正是活潑、愛玩兒的時候,然而也只能「囚禁」在這裡,百無聊賴的擺弄著手中的鏡子。



       


目前,長頸族的人數越來越少,現存的人就更顯得尤為重要,也不知道她們還能延續多久,但願在如今現代化成都愈發成熟的條件下,長頸女們能夠具有健康陽光幸福的生活狀態。



       


儘可能的多買一些手工製品吧,東西不貴,也不要再砍價了,至少這為數不多的錢能夠直接到她們手中,權當是對她們的支援吧!



       


至於長頸族女人為什麼要佩戴銅環說法不一,其一是說這種裝扮類似長頸族崇拜的長頸龍;其二是說這種怪異的裝扮能嚇跑在密林中覓食的老虎;其三是說這是美麗與財富的象徵。我寧願相信後一種說法,也是不想看到她們在現代化的今天依然恪守舊日的習俗,造成許多生活上的不便,忍受參觀人群審視的目光。



       


生活在少數民族村的還有大耳族,大耳族的婦女從小開始穿耳洞,用超大的銀圈將耳垂撐大,隨著年齡的增長,銀圈的直徑也隨之加大,與此同時耳垂也就原來越大,耳垂越大,表示越幸福長壽,如果把耳墜去掉,耳洞甚至能穿過乒乓球。



       


這是看似沒特點實則最另類的阿卡族,阿卡族愛黑牙、愛鴉片、愛性愛,部落裡的女人以黑牙為美,可惜這位阿卡族婦女始終沒抬頭,沒能拍到她的牙齒;阿卡族除了種植水稻、玉米以外,還種植鴉片,用鴉片治療疾病和止疼痛;阿卡族認為性愛可以使男孩強壯、女孩成熟,但是不允許未婚生子。



       


民族村裡出售的手工藝品以木質和銀器居多,做工雖然粗糙但是自然、淳樸,把長頸族展示的婀娜美好。


無論是長頸族、大耳族,還是阿卡族,如今都是日漸稀少的民族,據說長頸族在全世界存有人數隻有幾百人,是世界人口最少的民族之一,隨著現代文明的不斷發展,他們的習俗最終會不會消失殆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