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這幾個星座的致命傷嗎?

致巨蟹獅子處女射手摩羯雙魚!

七、巨蟹座

陰柔,暖昧,巨蟹的守護神是月亮,這正符合月亮的本質,外表冰冷,但內心善良,和熟悉的人他會很熱情,他會很盡力的讓他身邊的人感受到做他的朋友和不做他的朋友有明顯的區別。

容易被儒家思想感化。即使很窮困潦倒,他也不忘記讓自己做一個有氣節君子。美德,和藹,讓人覺得沒有攻擊性,和他相處沒有壓力,是他認為提升自己人緣和魅力的首要要素。

愛走極端。在順境中你會發現一個巨蟹男會是一個幾乎完美的人。除非你崇拜的是虛榮繁華,暴力兇殺。順境中的他會把真善美髮揮到極致。然而逆境中他會走向另一個極端,對於社會來說他可能產生極大的破壞力,但逆境中終究走向毀滅的機率很小。

因為他是懦弱的,所以除非他的確無路可走了,他才會走向另一個極端。

巨蟹認為愛情是很私人的問題,不願意在別人面前公開自己的愛情。巨蟹不喜歡虛華的東西,比如喝酒,別的男人都以自己能喝而自豪,而他們即便能喝也不會多喝一點,他們不認為自己不能喝是什麼醜事,相反,他們追求的正和那些俗人們相反,情感也一樣,現在的男人都以自己搞過多少女人而自豪,巨蟹永遠認為忠心才是最完美的。他們只會對那些低俗男人們做法嗤之以鼻,但他們不會指責或做出過激的行動來製止這些事,因為他們認為這是別人的私事,我管好我自己就行了。也許婆婆媽媽不是好習慣,但總比有的星座裝冷酷晾著你強吧!

巨蟹喜歡被愛人追逐的感覺,但他決不會對這種追逐沒有回應,他就是這種性格,只要你願意先給他一個蘋果,他就會樂甸甸的把整個世界都給你!

蟹子不論男女都愛玩淒慘,他們會在自己為自己製造的淒慘悲涼中屁甸屁甸的享受落淚的感覺,而你不明白所以以為這是真的悲哀,雖然他們玩的都跟真的似的,但只要你不犯原則性的錯誤,和巨蟹的愛情總是有驚無險的,就像過山車,驚險刺激,但是很安全,不過任何事情不會有絕對

只要你把握住:

1、不做原則上對不起他的事情,

2、保衛你的愛情,不讓別的女孩靠近她。(一般他不會主動靠近不熟悉的女孩)

3、落淚裝可憐,激發他的同情心,這是最後一招,也是屢試不爽的一招!

巨蟹座的人一半是純白,一半是陰暗。這裡只講後者。


他們缺乏安全感,年幼時的孤獨常常讓他們有無根據的恐慌,並且喜怒無常。他們喜歡攝影,90%以上的巨蟹們有照相機,他們喜歡傷感的影片,能清楚記住每一個情節。

他們天生悲觀。愛罵人,脾氣古怪,會突然爬進保護性的殼裡。在受傷後他們很少反擊,只會放棄;逃避是他們的習慣,他們對自己渴望的東西總是先退到一邊,似乎毫不關心然後突然撲上去。

他們沒有很強的適應能力,卻有天生的領悟力。他們以自我為中心,懂得自我保護,最關心的人是自己。他們最害怕孤獨,但又注定了孤獨。他們常常生病。他們有很多秘密。他們把真實的自己藏於夜半的寂靜和午間笑聲的明朗中……

其實巨蟹很有才的,但是他們卻是默默的從來不張揚的,他們沒有出人頭地的願望(大多數),所以很多人總是說巨蟹的人膽小又懦弱,可是別忘了,巨蟹的武器“鰲“巨蟹是外柔內剛的,所以,請不要沒事惹看似柔弱的巨蟹,否則,你會很慘,巨蟹有很多的優點,堅強是隱藏最深的力量,心軟是巨蟹都有的一面,巨蟹的美,好多人不懂得欣賞,那麼,如果你不懂得欣賞,就請離巨蟹遠點吧,因為巨蟹是寧願自己傷心也不願別人痛苦的就算有再多的痛苦也不會讓別人看出來喜歡一個人承受。

對於巨蟹座的人來說,其實另一半若是有難的時候,反而是他們可以發揮所長幫助所愛的人,因為很多巨蟹座認為日子過太好的時候,反而覺得自己沒有什麼用,就好像是一個附屬品,但是在有難的時候,你才會發現原來自己巨蟹座的另一半吸收苦難的能力那麼強。


八、獅子座

獅子座,一個博愛和充滿陽光,能量的星座,其實獅子座的人很嚮往愛情,他所擁有的愛情有的時候不是真的愛情,或者只是一種嚮往或者是自己的夢想,說白了就是獅子座的人最愛的是自己,他要讓自己發光發熱,獲得別人的愛和崇敬,在這其中,他能夠體會到這種來自他人的關愛而感到愉悅,於是,他就愛上了別人。。。

可是,獅子座的我們想想,仔細想想,你真的愛了嗎?真的像你說的那樣的愛嗎?

究其根本,我們愛了,是因為我們愛自己,獅子座的人的自戀程度可以說是十二星座之首,他可以因為別人的崇拜的目光或者是弱勢的態度而展現自己的愛和博大胸襟,但是,這不是純粹的愛;

此外,獅子座的人很喜歡征服感,或者他不愛你,或者還不足夠愛你,但是為了一份征服感,他或者會“愛”上你,以證明自己的非凡魅力,當然,獅子座的人很不願意傷害別人,因為他的內心是善良和充滿正義感的,他是重視原則的人,但是,如果他做了傷害別人的事情,即便出於面子他沒有說什麼,但是其實內心裡他會真的好自責好內疚的,雖然別人看不到,但是他的確會好難過。

獅子座的人,無論男女,都很容易陷入一份感情,但是熱情來的很快,冷卻的速度也快得驚人,我不知道別人是不是這樣,我是真的這樣的。如果他可以對一份感情持續很長的時間,那麼恭喜了,說明你真的很強勢很有魅力,足以讓他對你死心塌地,否則,獅子座這種內在沒有安全感又很敏感的動物,很可能從更有魅力和新鮮的事物上找溫暖,因為,獅子座的我們看起來好堅強好陽光好樂觀,但是骨子裡面的不安感從未消退過,表面的自信只不過是保護自己的盔甲,但並不是很真實。

同時,獅子座的人也可以很絕情,這點我認識所有的獅子座的人也包括我自己都很像,不可能吃回頭草,字典裡沒有“後悔”或者“回頭”這兩個詞,因為獅子座的人很愛面子,自尊心比什麼都重要,一旦放棄了或者決定了,就不可能回過頭去改變,獅子座的人也很怕被傷害。作為我,寧可錯過一份感情,寧可放棄。寧可不要,也不會冒可能會被傷害的危險,因為太不值得,因為獅子座的人太愛自己了。。。

獅子座的人喜歡熱鬧,但是也很享受孤獨,他可以把這兩者之間搞得很平衡,他很喜歡跟朋友一起,瘋狂的玩鬧,成為一個party的主角,但是回到家裡,他立馬就可以變得異常安靜,不喜歡被打擾,他需要自己的空間來思考,如果不給獅子這個空間,對他步步緊逼,那麼他一定會抓狂,變得不可理喻,他還會離開你,因為在獅子的字典裡,“自由”和“自我”這兩詞的比重幾乎佔據了全部。

還有,獅子座的人很喜歡新鮮的,華麗的,有質感的,昂貴的,有品位的東西,他也喜歡樸實,但是卻不喜歡無聊和無趣,他害怕一成不變的枯燥,他害怕今天就能預見明天的可能性,他喜歡為止的新鮮有趣的事物,如果你恰好具備了這一點,那麼你和獅子座的人很配合。

獅子座的人有兩種不同的傾向,一種是很喜歡天然的東西,不喜歡過多的修飾;另一類是很喜歡奢華另類奇特的事物,更多是獅子座是兩者兼有,我屬於這一種,我討厭過度無謂的修飾,但是欣賞另類特別和高雅的事物,對於愛人的選擇上,可能也會結合這個標準。


獅子座的人很寬容,通常不會因為小事而斤斤計較,他們喜歡展現自己與眾不同的仁慈心和獲得尊重。

對於過往的愛人,獅子座的人很少去探討是誰的功過是非,無論當時對方有多傷害自己,但是過去了就過去了,獅子座的人不會去詛咒或者怨恨,因為他們喜歡向前看,他們不喜歡做八婆和有損自己高貴形象的事情。獅子座的人相信,只要自己完美和努力,幸福就在前方,更美好的一定在等待著我們!!


九、處女座

完美是處女們的魔咒

處女們是上帝創造的謙虛認真的典範。他們凡事都認真較勁,對完美的追求無以復加,有時候甚至會因此而著魔瘋狂。

其實追求完美是一般人的自我完善過程,也許每個人都會覺得,其實我也很追求完美啊!但是,常人的追求完美的心態同處處相比,程度差異還是比較大的。

旁人很難想像處女座對完美追求的程度。

而事實上,有許多完美的境界也確實很難達到,所以這讓處女們顯得鬱鬱寡歡。即使在旁人眼中的她或他已經相當完美,但是在處處們的眼中,自己與自己的標準依然相去甚遠。

所以他們對人總是謙虛的,低調的,他們對所作的一切總是精益求精的,不能允許些許的疏忽。因為他們深深覺得,自己離自己的目標永遠都那麼遠,所以再怎麼厲害的處女都顯得謙虛。

許多人在跟處處戀愛後都會面臨進退兩難的窘境,因為他們會突然發現無論他們怎麼表達愛,處處們仍然覺得他們不可靠。

這也許是因為處女善於對心愛的人挑剔。

在這裡要先說明一下,彬彬有禮的處處對一般人都非常友好,從不隨意挑剔別人,但是對心愛的人,他們的標準卻完全不同。不信,處處可以捫心自問。

在正式戀愛後,處處們會一改一開始同他們相處的甜蜜浪漫,而開始逐漸變得神經質,碎碎念……他們開始挑剔愛人的審美品位,並且對愛人的舉動都感到不滿或者不夠,更開始對愛人的一切舉動都充滿懷疑,他們對愛人時時刻刻怀揣試探和疑問,常常莫名其妙的提出同你分手,讓你無所適從,甚至難以相處……最後逼得你幾乎要退卻離開,但是且慢!現在的你卻無論如何不能退卻或離開。

為什麼呢?因為處處們的這些表現,原因竟是——他或她越來越愛你!

處女是帶著“為別人服務”精神降生的一群人。有些處女幾乎天生就屬於神,而不屬於任何人。

從小,他們就一直以乖巧聰明的姿態出現,從不讓爸媽操心,獨當一面,處處為別人考慮,一生都在付出。

人付出必然要求回報,但處女們,對回報,卻只需要愛情作為補償。

所以在愛情上,他們要的也比常人來得更多。

所以,處處的愛人們不要在意處女們的不安&焦灼,這一切只是起源於他們愛你,希望你給他們足夠的愛與安全感。

所以,當你通過了這些考驗後,你就會擁有一個天下最完美的愛人。

因為他們對你死心塌地,不顧一切,那種幸福保准讓你無法想像。

表象的堅強真實的脆弱處女座是習慣獨自面對寂寞冷清卻一定把微笑展現給別人的人。

在人前他們彬彬有禮,純情優雅,堅強細緻,一副天下重任一肩挑的樣子,但是人後,他們很可能脆弱的躲在被窩裡偷偷哭泣;其實他們並沒有看起來那麼堅強冷靜篤定,但是他們善於偽裝的很堅強,很獨立。

處女們天生就有做一個典範的決心。他們在所有人面前都要表現出那副理想狀態,他們希望自己完美,而一直不由自主的力圖在往那個方向靠近。

所以處女們其實也有脆弱的一面,他們獨立自強,卻有著一顆純潔易感的心。

容易成功也容易走近死胡同處女當中非常多成功者。

因為他們做事為人精益求精,對待工作認真負責,以天下事為己任,仔細且一絲不苟。

他們的優點真是太多,他們長於精細的思考和計算,天生都有靈巧的手和精確的大腦。

和一個處女在一起生活也很快樂,因為幾乎可以什麼都不要考慮,他們會事無鉅細為你打造好一切。

但是,問題是處女們自己總是感到不快樂。因為他們總是覺得事情可以做的更好一些,卻總是沒有能夠,所以他們總是容易悲觀,感到失望。

其實,說到底,處女們的敵人就是他們自己。如果他們能夠學會知足常樂,能夠認識到不完美也是一種福氣的話,也許他們的人生會更加多姿多彩,不僅成功,而且快樂。


十、射手座

射手座對自己在意的人,形式上可能很隨意,心裡其實是重視的。

射手座最討厭條條框框,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射手座最不擅長收拾殘局,有虎頭蛇尾的嫌疑。射手座認為承諾意味著責任,會使她們崇尚的“自由”受到侵犯。有趣的現像是,射手座在現實生活中,上班,有家庭,未必真的很自由,她們在人際交往中尤其需要“讓她們自由的感覺”,她們會做出很多強烈的反應,來證明自己是自由的,不惜以離開、或者警告對方為代價。普通的星座分析,認為射手座的人花心。

其實射手座的人喜歡交朋友,她們往往分不清友誼與愛情的差異,重視朋友的射手座時常會跟異性朋友擦出火花,因為射手座的觀念是,若是談愛情,咱們首先得是朋友。在模糊概念之下發展出來的“愛情”如果令她們失望,她們毫不猶豫選擇放棄,再交其她的異性朋友,於是人們看見的只是射手座的表面。。

射手座喜歡對方,會邀請很多朋友在一起玩,唱卡拉OK,她希望自己喜歡的人能跟她一起享受呼朋喚友、熱熱鬧鬧的樂趣。

假如一個射手沒有單獨邀請你,並不代表她對你沒好感。

我就是我,自由自在的我,是射手座的座右銘。射手座天生的“獵人”,不吝惜使用身體語言,略顯佻達。射手座在人際交往上,特別善於發覺對方的優點,尤其對於年輕的射手座而言,同時周旋在幾個異性之間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射手座外熱內冷。射手的內心相當理智。與天蠍座類似之處,是射手座的直覺和觀察能力。射手座外表大大咧咧,其實她一邊跟你漫不經心的談話,一邊在用余光和眼神暗暗揣摩你。當你不是她傾心的類型,她有本事絲毫不讓你察覺和尷尬地繼續和你保持“朋友”關係。射手座出現的場合通常是朋友聚會、卡拉OK、戶外登山等人很多的地方。她們給人的印象總是花心和不可靠,卻最容易陷入尋尋覓覓的孤獨境地。

射手遇見自己真正喜歡的人,其實是相當沉默和安靜的。她們天生不安分的靈魂,害怕為了某個人而停留,害怕為了所謂愛情失去至為寶貴的自由,所以她們在與喜歡的人愉悅交往時,會突然消失的無影無踪。她們往往利用這個時間,靜靜的思考,也是在考察自己對象的反應。射手座喜歡製造快樂,喜歡輕鬆的交往。自己的煩惱和不愉快的事,不願意帶給別人,典型的“把悲傷留給自己”。人們對射手的印像是很快樂,很沒心沒肺,不需要任何安慰。其實射手的內心很脆弱,在人群散去之後,害怕孤獨的射手總是最孤獨的那一個。

射手在塔羅里對應的是“節制”,意思是追求平衡,拒絕任何極端的事物和感情,她像一縷和煦的清風,自由自在的飄蕩。

射手珍惜的人,喜歡的人,會終生認定對方,包容對方的缺點,善良的射手總是為自己找到更多原諒對方的理由。你會經常發現一個射手,彷彿對曾經交往的不快忘得一干二淨,繼續把快樂帶給你。其實射手心裡很受傷,她的天性是快樂和堅強,珍惜和包容。。

射手座真正愛一個人,是一生一世的,會變得不再象射手,即使她們不能與自己所愛的人在一起,也會默默地祝福對方,能看到自己愛的人快樂,是射手最大的心願。

射手座的內心像個孩子,天真活潑。她們調皮,她們看上去不可靠,她們天馬形空,今天在這,明天在那。她們彷彿不需要任何人惦記,她們不喜歡承諾和任何形式上的規則,她們不給人安全感,她們自大,她們從來吝於說甜言蜜語。有意思的是,被射手喜歡的人,都會認為射手根本不在乎自己,甚至討厭自己。

射手,這是你們最大的悲哀!


外表快樂的射手,注定是孤獨的。她們始終在尋覓真正的知己,她們喜歡內心堅強、成熟的人,她們最需要朋友的掛念和關心,她們需要別人給她們安全感,她們更需要別人的承諾,她們需要喜歡的人說甜言密語。

當你做了這一切,射手就會很感動,從心裡認定你這個朋友。可是她們不善於表達,任何有關承諾和定位的言語,都休想從射手嘴裡吐出來。她們會做給你看。

被射手認定的朋友,是幸福的。被射手愛上的人,更是幸福的。


十一、摩羯座

摩羯座是一個由極端混合而成的矛盾體,從來不曾有哪一個星座曾像他們一樣痛苦地在成為一個好人還是壞人的思慮中,那麼頻繁而且痛苦的掙扎,他們一方面熱切的希望自己能化作和煦的春光復舒萬物,一方面又會瘋狂的期盼自己能變作三尺寒冰凍結天地。可對於這個冬季出生的人群來說,對溫暖的追求又是那麼執著,所以到了最後,他總是又跳躍回去,積極地培育自己的春光一樣的明媚品質了,成為一個好人帶給他們的快感似乎更容易讓他們就覺得陶醉。相對於他們自身的感受而言,他們並不願陷在任何負面的陰暗情緒裡。但同時又覺得做個壞人也沒什麼不好。

一般來講,孩童時期,他們是最乖巧惹人疼的乖寶寶,而年輕的魔羯總是容易顯得孤僻不合群,年紀越大的魔羯在社會上越如魚得水,老了之後,他們往往會成為難得的和藹又寬容的代表(儘管這寬容和和藹來的那麼像撲面而來的皇權的體貼,讓人面對時雖然覺得溫暖卻不敢靠近放肆)。

你要讓身邊的魔羯去分析一個人的優缺點,如果他想說,那麼你會發現這個人的無論優點還是缺點都統統無所遁形,你發現他可能分析到別人的一句話一個動作,也用上了自己的第六感。你會一邊讚歎魔羯的驚人的分析別人能力,一邊又暗暗出冷汗,覺得魔羯竟然這麼分析別人?!真是有點老謀深算的感覺。如果他不想說,你就會發現他好像對任何人都好冷漠,對任何事都漠不關心,如果他心情亢奮,你也許又會看到另外兩個形象:也許非常刻薄,也許非常讚許。

魔羯是一個十分敏感的星座,他能夠通過一件小事看透一個人,也十分了解什麼是好的,什麼是適合社會的,同時,魔羯又是一個極其愛自我懷疑的星座,當別人流露出美好氣質的時候,他會立刻丟棄自己關於別人缺點的分析,所以說起來,魔羯其實很容易上當受騙,也很容易受傷害。

因為他們天生的敏感,倒也很容易察覺到自己被騙了,這時他們極端的性格再次發揮作用:當他們看到別人表現出好的一面時,對別人的信任是絕對的,不參雜的;而當他們發現,即使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上的欺騙,他們就絕不會再信任了。

很少有人和別人交往是從絕對的信任開始,可是魔羯是。這聽起來真不像是天天把人性分析得那麼透徹的魔羯所為,但這卻是千真萬確的。魔羯總是很輕易的就把一個以前從未接觸過的陌生人定義為好人,別人說什麼他都會信以為真。而且他們一旦對別人建立良好的印象就很難消除。

非常容易被感動,最有報恩的衝動:你要是毫無條件的幫他一回,他可能表面不動聲色,卻暗暗想把你一輩子都包攬照顧起來。他們總是把自己的責任看得太重,一旦幫了忙他就是拼了老命也要做得盡善盡美,不能容忍別人有一點不滿意。所以儘管求他們辦事很難,可一旦答應你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吧!

這彷彿是個從桃源來的聖人。可他並不是。

他只不過習慣了自我傷害罷了!事事走極端的性格是他的致命傷,他們至少要活到50歲往上才學會“和別人的交往要從懷疑到信任,不要太追求絕對”這句話的一星半點,而且只是偶爾拿出來用用。雖然這句話他們只有十歲大的時候就拿出來時常告誡別人。他們的信任來的太乾脆,他們的愛來的太純粹,他們的付出來的太珍貴。

正因為此,他們的目光就開始格外的敏銳審慎了。一件小事的背叛和欺騙都逃不過那雙炯炯的法眼,他們看在眼裡,感到的是鋪天蓋地的失望和打擊和震驚,對所有的人性都批判了一遍。明明是件無關緊要的小事一件,可他們卻在自己的心裡狠狠的插上一刀。

他們什麼也不會說出來,卻開始懷疑自己的付出是不是值得。但是,他又那麼容易原諒,是真正的那種原諒,所有的傷害就像忘記了一樣。接著,再一件事,再在自己心裡狠狠插上一刀,再原諒。他們一旦決定付出情感,總是太洶湧澎湃了,通常是易放難收。然而,再接著,一件事又一件事,一刀又一刀…

(至於他到底能承受多少次傷害,就要看你們的感情已經培養了多久,有多麼深厚了)終於有一次,他的所有傷口一起崩裂,他的所有關於傷害的記憶都突然復活了——而在此之前他對你的付出是不打折扣的,雖然他總是對你陷在又愛又恨的矛盾中——他對你就一下子一點感情也沒有了,即使不是決裂也只剩應付而已,徹底的冷漠速凍了他的心。

他感到屈辱,被利用被愚弄被欺騙了,之後所有的情緒都將不復存在,你們曾經的感情煙消霧散,他想起你就覺得厭倦。很多和摩羯最終達到這種狀態的人往往很奇怪:為什麼那麼多事情他都忍受了也沒說,偏偏最後再一件小事上突然如此絕情呢?

魔羯不會告訴你他是被最後一根稻草壓死的駱駝,他很可能在最後很沉默,因為他不再覺得有說任何話的意義了,決定的事情沒有更改的餘地,根本沒有向一個和他再沒有關係的人解釋的必要。

不要傷害魔羯,這是我的忠告。他們經不起一點點的欺騙背叛,如果你能對他坦誠,付出真心,他能把靈魂交給你保管,刀山火海無所畏懼,絕對是最值得相交的朋友。

說魔羯冷漠自私實際等等等等的人請你回憶一下,不要放過一點細枝末節,你對魔羯冷漠過自私過實際過嗎?你只要動過這個念頭,就不要再抱怨了,你的一個動作一個眼神一句話一個表情早已讓他們看的清清楚楚了。

他們早已在內心把你這個沒想真心對待他的人給否決掉了。你不配讓他們付出百分之百的情感。而把感情分成份兒,他從來不會。所以魔羯可能會變得世故,卻一輩子也無法圓滑。

魔羯會報復嗎?很少吧,儘管他時常覺得自己受到了傷害,但卻很少真正記在心上。除非你真的衝破了他的底線,否則很難激起他主動報復你的慾望,更多的時候,他們只是在消極對抗,對所有關於你的事情都變得無動於衷,袖手旁觀罷了。

但是——--倘若他真的決定了要報復你,不得不替你惋惜,上天入地都將如影隨形,他默默尋覓你的致命傷,不吝於任何手段以達目的。如果你還安好,只不過是他還不能確定能將你一棒子打死,正在等待時機,積聚力量。

這個悲觀的星座總是會向後遠觀800年,深信冤冤相報何時了,所以他只要能忽略就統統忽略,而他一旦出手開始報復,就將勢必斬草除根,除惡務盡了,絕不給你東山再起的再去報復他的機會。那麼他的底線在哪裡?

一般埋得很深,一萬米以下吧。因為他總是幻想自己是做一個心懷善意的好人。所以說體驗過的人也不能不說是一種幸運。他們是如此單純又是如此工於心計,他們是如此無私又是如此自我,他們是如此嚮往光明又是如此沉溺於黑暗,他們是如此自信又是如此自卑,他們是如此慷慨大方又是如此慳吝小氣,他們是如此敏感細緻又是如此麻木遲鈍,他們是如此熱情如火又是如此冷若冰霜,他們是如此崇拜權力又是如此蔑視權威,他們是如此墨守陳規又是如此渴求自由,他們是如此追逐功成名就又是如此淡泊名利,他們是如此絕對信任又是如此多疑,他們是如此一諾千金又是如此幡然毀約,他們是如此浪漫溫柔又是如此不解風情,他們是如此瞬息萬變又是如此一層不變。他們的星座是魔羯。

魔羯沒有中間態。終其一生忍受內心各種相互矛盾的極端之間的衝突,無法清楚、絕對的表達自己是他們的宿命。到底是正還是邪?是善還是惡?

他注定了感受誤解、孤獨、搖擺和困惑。他注定了越來越沉默。每一個淚水滑落的瞬間,是他們在輕輕和自己擁抱。他像追日的夸父,窮畢生之力尋找一個可以用盡他們所有的善而或所有的惡的人,讓人性能夠不再選擇中掙扎,可是終將至死無果。

然而,我想,當走向人生的盡頭,魔羯回首的那刻一定是在微笑著:所有的善惡都是我,我的良心一路而來依舊清澈鮮活。我是魔羯,你無須懂。


十二、雙魚座


也許,不會拒絕、成全別人,一直是雙魚擺脫不了的劣根。這不是善良,不是無私,更不是響應完美宿命的暗示,而是真的學不會。雙魚不忍心看見別人難過傷心,不忍心兩個人的氣氛變得比一個人的寂寞更加複雜艱辛,所以雙魚只能一次次地勉強自己,接受放棄。

也許,愛,真的是雙魚一輩子的命傷和暗疾。別人一次次淺淡的言語,或者一次次淡淺的眼神,一次次加固了雙魚難以交付一輩子的想法。

於是,雙魚沒有愛,只有自己,只有那些浸沒於水中的難被發覺的眼淚,以及那份自己才懂的形式自由。

雙魚很想單純,極力只為一個人付出。但是,它那單純的複雜傷害了很多人,更被很多人復雜卻單純地傷害。當它回過頭去,發現自己追求的和追求自己的,都不斷擇路而逃,而且逃得有些倉促,有些徹底。所以,它有時很害怕,也很無助。

每一次選擇,雙魚並無奢求,但它總是沒能跟著想跟的人走上多久。千百年浸泡在水里,堅強,是它永遠也習染不得的性格,好在,它的懦弱已經能夠若無其事地承受各式各樣的告別揮手。

完美和理想,不過是別人在他落敗之後強加給它的最為俗套最為隔閡的眼光。沒有人知道,它在這樣並不純淨、極為染塵的渾水里,接受著怎樣的悲哀,又還堅持著怎樣的微笑和不被溺亡。

守著內心的月光,雙魚並不嚮往任何其它境界。本可坦然站在任何煙塵之前,付諸一笑,淡然置之。但是,它發覺自己像是一場又一場玩笑活在別人面前。早已麻木,更或是不能承受。

它在別人美好得無可厚非的現實追求下,一直徘徊在愛與無愛之間,並打算想將愛恨之事抽離於靈肉。它怕了,怯懦了,更疲憊了。它想逃跑了,想休息了。

它不會告訴任何人,是什麼擊碎了它所有的夢想和信念。它也不會告訴任何人,曾經它有多麼的難過,曾經它是多麼地愛過。它更不會告訴任何人,很多看似無關緊要的事情,很多出於無意的點滴,它是多麼當真,多麼認真,多麼謹記。

它的傷口,他自己躲在自己的水底,一個人舔,兩半身咬尾互慰。不需要別人的噓寒問暖,不需要別人的清淡關心。如果自己真的是在尋找完美,它的完美也只針對自己,而不是企求別人。它害怕自己的堅強哪天突然坍塌,害怕自己會突然懷恨別人。

很多時候,雙魚放棄一切去培養信任,甚至不顧一切、不假思索地付出,卻又那麼平均著力道。這,或許就是完美的代價。可是他發現,嗜水的它,再也嗜不住澄澈無瑕,而是只能在依舊混沌甚至殘酷的現實中成為逐日的夸父。

想要擁抱光明和溫暖,卻沒有陽光真為自己停留,願被自己擁攬。所以,它放手了,甚至有時選擇遠離陽光,選擇走進陰霾和黑暗。它願意承受自己的原罪,願意擔當自己的命運。

它有時很自我,也很消沉。在一直曖昧不明、若即若離的處境裡,它學不會像魔羯一樣毒辣地糾纏一個人,也學不會像巨蟹一樣蠻橫的強迫一個人。

葵花寶典,在它身上修煉不成任何伎倆和武功,它只會死心踏地顧及別人所謂的情緒,只會總是擔心惹了對方不高不興。

同樣出於遺傳上古的桃源完美,它害怕被討厭,害怕跟人爭執,以及害怕染上壞毛病,僅此而已。


自己被反感,較之於別人的開心快樂和幸福,本身算不了什麼,可它掙脫不了這樣的博弈。它天性害怕被誤解,並在天性中寧可把所有的錯誤歸咎於自己。

於是,回首過往,才發現,有許多承諾都像是玩笑,而自己不過是許多人某個階段的玩伴,而且是沒有任何關係的玩伴。

也許,女人的缺陷就在於她們的計較和比較,她們不會輕易把男人的善良、信任和真誠當作需要,不會輕易把自己之外的另一雙手當作結實的扶杖,而雙魚,而自己,卻總是自作多情地在認定的情感裡,很快把對方放在你心裡,別於他人。

其實,只要誰能留給雙魚一絲渺茫的希望,它都會堅持呼吸,它都會說服自己。可是,過往,它被一次次推開了。推開了雙臂,然後,推開了世界。

它已經不敢回頭了,也只能不回頭了。它一步一步遊出這個以及那個的世界,游向自己一個人的世界。

你,或者她,或者世界,都不是雙魚。所以,你們都不必懂,不必懂雙魚的繁雜和決絕。

不必懂。這段那段的時間,它的牽掛悲哀地源於不同的人,也屬於了不同的人。以致讓它的感情那麼地濫情,又那麼地無情。不必懂。愛與信念對於雙魚是多麼的重要。而一些人殘忍地毀了它們,他們用自己的真誠掐死了雙魚棲身的最後一叢水草。

不過,雙魚一直接受著所有真誠或虛偽的現實,也一定真誠祝福著這個世界所有的幸福。不必懂。

出生在暮冬初春的雙魚是多麼渴求溫暖。它的命中並無強悍,在想要給予別人安全的同時,也渴望得到世界投以的安全感。不必懂。

雙魚是用節節敗退的自尊還是節節孳長的自卑去靠近她,靠近世界。雙魚所遇的想要進擊的目標,散發的利刺似乎永遠多於散發的陽光。

雙魚並不怕刺,它的水性很好,他能夠較好地躲避,只是,它怕那些利刺蜷縮起來,自衛更自傷。

若此,它會感覺疼痛、心痛。對你,也對自己。不必懂。雙魚一個人也可以生活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