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寧波城,我們浙江寧波有一個米粉廠,廠主叫範鐵雲,他的稟性非常善良,他常常憐貧濟困,他買賣很公平,他的產品非常地精良,做生意非常地昌隆。沒有幾年,他就成為一個富有人家,钜富。他的妻子胡氏,她個性非常凶悍心毒,她不守婦道。範鐵雲雖然他慈善為人,但是他也自悟自己的前世因果,他很多事情看了以後,知道他太太不守婦道,但是他隱忍不與計較。也就是說,他被人家當成一個棄材廢物了,這樣。胡氏以為她先生怕她,就變本加厲了,常常乘丈夫不在的時候,跟她的家里傭人郭某私通。範鐵雲他雖然有耳聞,但是他沒有去追究,所以就任他們兩位胡為。



       


有一天,範鐵雲去巡視工廠的時候,忽然看見傭人郭某捧了一桶米漿要倒入鍋中,因為他是開米粉廠嘛。米漿要倒入鍋中去熬,結果米漿里面浮出紅的東西,範鐵雲就覺得很懷疑,就仔細去看,原來是一條死蛇,全身是紅色的死蛇在里面。這條死蛇是因為牠爬到桶子里面,這個桶子太高了,牠掉下去以後爬不出來以後,被溺死在里面。範氏他恐怕說這個有毒的蛇會害人,他就叫郭姓的工人把米漿倒掉。但是剛好這個時候,他的太太胡氏到了,就告訴範鐵雲說,蛇有毒,丟掉可以啊,米漿是我們的本錢去做的,怎麼可以丟掉呢?



       



       



       


範先生就說了,蛇死在里面,這個米漿已經被染毒了,怎麼可以不丟棄,要害人呢?這個胡氏就說了,她堅持就不接受她先生的作法,兩個就在那邊爭吵起來,最後兩個夫妻就吵得不歡而散。這個胡氏就大發威,拿木棍就打她先生,要把她先生趕出去,離開工廠。胡氏自己揚揚得意,然後跟工人郭氏相視而笑,她說,這種愚笨的人,不曉得他在干什麼的,什麼仁義道德,把自己的本錢都不顧,眼不見為淨嘛,沒看到裝不知道就好了嘛。就是現在講的,黑心油也是這種心態,地溝油、黑心油也是這種心態,反正我自己不吃嘛,眼不見為淨。毒死幾個人,我們自己不吃就好啦,這有什麼相干呢?兩個說完哈哈大笑。忽然間滿空黑雲密布,電光閃閃,雷聲很大,霹靂一聲,結果這兩個人就被雷電擊斃在廠內,身上的衣服都被雷火、雷電燒掉了,背上浮出一行的字跡,就是什麼?傷天害理。



       


  這件事情傳開以後,附近的人都知道,都來看,他們認為這是現作現報。那麼範鐵雲他深感雷神有靈,除掉惡婦,就草草地把她的屍體收埋。然後再娶一個白氏為妻。這個白氏非常賢淑,夫婦相敬,不久就生出一個兒子,生意愈做愈好。由此可見天理昭彰,報應不爽。這跟我們這里講的一樣,“事往報來,蓋棺論定,能人多矣”,能人在哪里呢?‘而今安在’呢?跟這里一樣。所以寧可被當成沒有智謀、沒有辣手、不風流、沒有伶俐、無口才的人。



       


因緣什麼時候到,卻沒有一定的時間。有的可能馬上到了,馬上就招感果報。其實,從佛法的角度來說,雖然今生報不了,但來生來世總會招感果報的。“善惡到頭終有報,隻爭來早與來遲”。我們造下了善業或惡業,它總會招感果報的,隻是受報時間的早晚問題。時間未到莫怨天道不明。



       


“為人莫作虧心事,舉頭三尺有神明;善惡到頭終有報,隻爭來早與來遲。”人生不過百年,善惡皆有因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