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點整,學生的家長陸陸續續到齊,簽過到,找到自己孩子的座位,依次坐下。

看得出,大家都是精心打扮了一下,衣服都比較光鮮得體,區別只是有的人濃裝艷抹,有的沒有;偶有兩個家長走性感路線,豐乳肥臀,走在教室里,讓人感覺有點格格不入。



 

簽到的時候,有的家長彬彬有禮,有的家長目空一切,有的家長細微謹慎,有的家長大大咧咧;其中有一位家長言行舉止與眾不同,惹得其他家長對她投來無數惡厭的眼光。

只見她一見老師,開口就一句,「老師,難怪許玉成績那麼差,就是因為你們把她安排在最後!」說完拿起筆刷刷刷簽完名,隨手將筆一扔,昂首挺胸邁開大步朝第二組離講臺最近的位置走去,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屁股就坐了下去,高跟鞋與水泥地板摩擦的聲音相當的刺耳。

此情此景,稍微有點素質的家長,無不搖頭,老師斜眼看了她一眼,未理她,繼續招呼其他家長簽到。



 

會是七點半開,隨著時間的臨近,老師時不時抬頭看看墻上的掛鐘,并不厭其煩的回答學生家長提出的各類問題。

時間到了,老師示意眾家長安靜,門輕輕關上,老師清了清嗓子,正準備開口時,剛關上的門又輕輕的開了。




   只見一中年男人,滿身塵土出現在門口,臉上帶著微笑,用廣東普通話一個勁的對老師說著抱歉的話。



     

 聲音不大,卻吸引了所有家長的眼光;只見他穿著一件已經褪色的藍色工衣,上面有斑斑點點的各色油漆;褲子全是灰塵,一只吊著,一只垂著,穿著雨靴,上面沾滿泥漿。

一看,就知道剛從建筑工地趕來。



「這位家長,請問你的孩子是……」

「我是王智浩的爸爸!」

「哦……」老師露出驚訝的面情。



「請問老師,我坐哪兒?」

 看著滿滿一教室的家長,一時找不到坐位的王智浩的爸爸問到,教室又是一陣笑。



 「就是你右側的那個空位!」說完,老師又回頭對王志浩的父親說,「麻煩您簽個到,這兒有筆!」

 只見王志浩的父親拿著筆,一臉的惶恐,把簽到本轉了個360度,也不知道如何下筆。



 老師以為他找不到王志浩的名字,立馬用手指出來,并說道,「您就簽在這兒。



 「老,老師,我,我不識字……」王志浩的父親把頭壓得很低很低。

教室又發出一陣笑聲。



 「哦,沒事,沒事,我代簽吧,您請回到王志浩的座位。



   

 「諸位家長,今天這個家長會,是本學期的最後一次家長會,感謝諸位家長一直以來對我們工作的大力支持;今天呢,就長話短說,我知道,所有家長都關心自己孩子的成績,『望子成龍』,是每個家長的心愿,今天的會,就是請學習成績好的家長上臺來,講述一下自己教育孩子的方法與心得。



  教室一陣騷動,老師揮了揮手,示意大家安靜。



「現在請許昊杰的家長上臺來……」

     

 許昊杰的家長講完,連續有兩個家長上臺講了自己教育子女的經驗,無什麼新意,無非是自己如何嚴格的管孩子,讓孩子多做作業,幫孩子請家教……

 當老師點到請王志浩家長上臺時,一時嘰嘰喳喳聲不絕的教室,一下子鴉雀無聲。

這太出乎人的意料之外了,他如此寒磣,他的孩子,怎麼會成績如此優秀?

 只見王志浩父親不自然的彎腰站了起來,走出來的時候,一不小心,踢倒了板凳,發出清脆的聲音,連說了幾聲對不起,趕緊將凳子扶正,緩慢的走上了講臺。



 「嘿嘿嘿……」王志浩父親乾笑了幾聲,眼晴不敢直視坐在下面的家長。



    「王志浩是我們班學習成績最好的學生,他的數學成績,一直排在第一名,這孩子相當刻苦,從不遲到,與每個同學都玩得好,現在請大家安靜,聽王志浩家長說說他是如何教育孩子的。



      「經,經驗我說不上,我就是喜歡看我孩子做作業;每天收工之後,不管多累,我都會坐在兒子旁邊看他做作業。



  志浩父親停了一下,看了一眼老師,老師微笑的示意他繼續。



「有一天,兒子問我,爸爸,你天天坐在我旁邊看我做作業,這作業你看得懂嗎?」

「我說,我看不懂。

」兒子又問我,「爸爸,你既然看不懂,你怎麼知道我是會做還是不會做?」

  我說,「如果我兒子做得很快,拿起筆,刷刷刷,我就知道這題目會做、很好做;如果我兒子要開風扇,要喝水,我就知道,這題目難做。



 教室相當安靜,一根針掉在地上,估計都聽得到,其他教室陸續有人回家,也有人隔著窗傾聽。



      「我是做建筑工的,平時忙得很,要說教育,真沒花時間教育他,也就是平時與他聊聊天,孩子每次看我挑石頭,挖泥巴的時候,我就與孩子聊聊天。



 我說,兒子,你想不想像主席那樣出國?

 兒子說,我想。

我說,那你就好好讀書羅。

兒子點點頭。



 我抬頭看了看我親手蓋的高樓,我又問他,兒子,想不想住高高的,大大的,漂亮的房子?

 兒子點點頭。

我說,那你就好好讀書羅。



 看到馬路上跑得很快的,長長的,很黑的,油漆很發亮的汽車,我又問我兒子,想不想開這樣長長的汽車?

 兒子說想。

我說,那你就好好讀書羅。



  我沒讀過書,字也不識一個,找不到深的道理教育孩子,只能在做工的時候,看到什麼,就與兒子聊什麼,看到兒子不停的點頭,我就很開心,我一開心,就喜歡撫摸兒子的頭。

兒子喜歡蹲在我旁邊,看我做事,有時,還給我遞一杯水;我很少給兒子零花錢,幾乎不給,所以呢,我兒子不會上網,更不會進網吧,也不會到外面亂買東西吃,大把時間在家做家務,有時,還幫我洗衣服。



   

 我們做建筑工的,四海為家,工地在哪兒,家就在哪兒,說經驗,我真沒什麼經驗,我就是喜歡與孩子呆在一起,喜歡看他做作業,喜歡摸他的頭,喜歡問他……感謝學校,感謝老師,把我兒子教育得這麼好,這麼懂事,你們辛苦了!」

      說完,他向老師深深的鞠了一躬!

     這一躬,深深的震撼了在座的全體家長的心靈。

我們這些家長,何曾想到過要向老師鞠一躬,向老師道一聲謝謝,道一聲辛苦?孩子成績不好,怪老師沒教育好;孩子成績好,功勞全是自己。

與王志浩的「文盲家長」相比,我們這些讀過幾天書的人,真是羞愧難當呀。



 

 當我還在沉思的時候,王志浩的父親已經輕輕的回到了座位,教室發出雷鳴般的掌聲。



 編後語:這是一篇讓人感動和思考的文章。

文中父親一個大字不識,也沒有優渥的家境,為什麼會培養出學習好、人品好的孩子?仔細讀讀這篇文章,從這位家長對孩子觀察的如此之細——「如果我兒子做得很快,拿起筆,刷刷刷,我就知道這題目會做、很好做;如果我兒子要開風扇,要喝水,我就知道,這題目難做。

」從他愿意一有時間就和孩子聊天、交流,我們,從他對老師的尊敬、對周圍人得尊重,我們可能找到答案!

點擊這裡轉到粉絲頁一定要點讚哦!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