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故事:關於衰老


有一次從學校回家,行李大包小裹,隨身的鑰匙一大串


老爸怕我隨處亂扔,回去的時候找不到,於是說替我保管


到了回學校那天,翻遍整個房間卻找不到那串鑰匙


我很著急,老爸比我更著急。


我牢牢騷騷的一大堆,


老爸只是不停地翻箱找櫃,一句話也不說...


 


最後找到鑰匙的人是我。


老爸怕鑰匙丟,放在托盤上,又放到了書櫃裡。


只是後來他忘了。


 


找到鑰匙的我如釋重負,


卻看見老爸疲憊的坐在那裡,他說自己老了...


當時的我心裡像是重重的挨了一拳,


我找到了那把鑰匙,卻給自己扣上了一枚心鎖。


 


別讓你的家人覺得自己老了


年輕的時候你蹣跚著走,


他們怕你摔倒,緊緊跟在後面扶著你護著你,


如今你長大,跑得快了,他們追不上了,也追不動了。


時光在我們身上做著相同的加法,


對我們而言是成長,對他們而言卻是衰減。


新的一年,多抽出點時間陪陪他們、照顧他們,


能給他們帶去多少歡樂就帶去多少。


讓他們明白自己在我們心裡的地位有多重要,


別吝嗇語言,別吝嗇愛。


 



       


 


第二個故事:關於尊嚴


一個女孩對青年說,        


如果你能在窗外守候一百天,我就和你交往。        


青年守了九十九天,卻在最後一天夜裡離去。        


青年臨走的時候說,我是心誠,卻不一定為你。        


 


這故事我講給過很多人聽,


並問他們,青年為什麼要走?


得到的答案零零總總,並不如一。


 


有一天我終於明白了,因為尊嚴


通過感動得到的感情並不是真的感情。


青年離開是因為他看懂了這點。


憐憫之心不可有,少年尊嚴不可欺。


 


自己一定要給自己留點底限,


別以為奮不顧身放棄尊嚴就是愛一個人


真正值得你愛的人一定不會讓你放棄尊嚴。


 


第三個故事:關於生活


一四年暑假,在青島站的候車大廳裡,


我遇見一個六歲的小姑娘。


當時我正拿出相機拍攝對面的檢票入口,


玻璃上面倒映的是來來往往的人們,


我覺得還算是個不錯的人文題材。


這時候,小姑娘晃著腦袋站在了我的鏡頭前,


一臉不解,滿不怕生的樣子...


 


我笑了。她問我:「你在拍什麼呢?」


我不知道該怎麼告訴她我拍攝的內容,


因為說出來她也不懂。


於是我說,在拍對面的那塊玻璃。


一個拍玻璃的怪姐姐,


我想小姑娘一定是被我回答給弄懵了。結果懵的反而是我。


「那你喜歡它麼?」小姑娘說。


我又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了,我說,還好吧。


小姑娘指了指上面,「那你喜歡天空麼?」我說喜歡啊。


「那你為什麼不拍它。」我被她的天真逗笑了,


又為自己被一個六歲的小姑娘問得語塞而笑。


 



       


 


原來,在孩子們的理解中,


你喜歡的一切,都應該把它拍下來。


我沒理解的生活,我沒看懂的攝影真諦,


小姑娘用她的天真質樸傳達給了我。


因為涉世未深,所以與眾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