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著我們這些觀眾都老了,50歲的張衛健還是那個風流倜儻年輕時的樣子,是不是少毛發的人都比較顯年輕?哎~扯遠了。這兩天因為一個大心靈雞湯似的演講《我為什麼剃光頭?》(這題目是瞎編的,大概主題就是這個啦)張衛健又大規模的進入了觀眾視野,化身“勵志帝”。




這段演講傳播度很高,張衛健提到了自己的過往。說曾有人講“不要以為你演了猴子你就了不起了,你要是臉上不沾毛,你都不掙錢的呀!”於是他一氣之下剃成光頭,形像一直保留至今。按道理來說這位從2006年開始就沒出什麼代表性作品甚至漸漸淡出觀眾視野的明星這一次再度成為“話題人物”吸睛,粉絲們應該開心才對,但很有意思的是去他貼吧發現了下面這段話。



這絕對是妥妥的真愛粉,而這位粉絲之所以有這樣的擔心,是因為這位號稱把80、90後童年都承包的人,其實這幾十年走來十分不易,大起大落好幾回,盡管張衛健現在沒再像爆紅時那般出很多代表作品,但在粉絲看來,如今他的狀態更自在更珍貴……

抓住張衛健做了個訪談,先來看看他現在的狀態。


新京報:為什麼會分享這段演講?張衛健:我不想用道理、方程式告訴你,你想成功就怎樣,這跟他們上課時老師講的,和他們自己去看心靈雞湯的書有什麼分別呢?那我用一個哥哥的身份,用有血有肉的故事帶出後面的這些方程式,年輕人比較會聽得進去。做完之後我也沒想到,突然有一天,自己的朋友圈都會看到有很多人在轉發給我,然後連我在香港的弟弟,還有台灣的一些朋友在社交網路上也看過這個演講。我很開心,因為相信有人會覺得有用,覺得言之有物才會轉發。不會覺得這都是廢話。而且我是一個擅長講故事的人,我也覺得觀眾會比較喜歡聽故事。新京報:相比以前幾乎每一部都成為經典角色的狀態,現在接戲好像跟以前路數不一樣了?標準改變了?張衛健:接戲有不同的階段,有一個階段就是:劇本並不是排第一位,能不能籌集片酬排第一,第二個階段開飯糊口是最重要的,家人都吃不飽講什麼故事呢。之後劇本片酬兩樣都希望要,當劇本故事稍微不喜歡的情況下,可能還是會接。可是現在,我一定要喜歡這個劇本,我才會去接。好幾年前我就已經決定,要多給自己一點生活時間,給家人,太太、母親、兄弟、朋友還有一些自己沉澱的時間,如果並不是自己很舒服很喜歡的劇本,我絕對不拍。

新京報:現在有特意減少工作量?

張衛健:對,至少是做回一個正常人該有的普通人的生活,比如說開車帶我媽去菜市場買菜,比如說去接老婆下班,跟朋友吃個飯,聊聊天喝杯咖啡,看部電影。這些普通人做的事情,多年以來,我都沒有時間去做,所以得要有些調整。

從這簡單的幾個問題來看,張衛健現在的人生狀態是十分坦然且自得其樂的,“陪家人、按自己的喜好接片子、做自己開心的事”是他很現在的生活關鍵詞,也許這是幾番大起大落之後的釋然。相比幾十年娛樂圈起早貪黑的拚搏,回歸到“普通人”生活狀態在他看來很珍貴。


↑↑↑1984年的張國榮以“表哥”身份幫助張衛健出道


盡管張衛健走入我們的視野是通過一大批深入人心的影視作品,但別忘了他是以歌手的身份出道。1984年,19歲的他參加了第3屆香港新秀歌唱大賽,獲得冠軍初嶄頭角,同屆參賽的有羅嘉良。這一賽事的上屆冠軍是呂方,上上屆冠軍是梅豔芳,陳奕迅曾獲得第14屆冠軍。雖然起點頗高,但由於娃娃臉+168身高外型受限、以及自身唱功較稚嫩等原因,對“冠軍的生活”滿懷希望的張衛健並沒有等到像梅豔芳那樣大紅大紫的唱片約,為了生計和供弟弟讀書,他一切又像重回原點,回酒吧駐唱……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TVB找到他。


1984年-1992年,張衛健19歲-27歲的青春是“跑龍套的歲月”,歌手出道的他決定重新開始新的領域,從0開始學演戲,演一些小角色路人甲,勉強糊口。當時的初戀女友因為和他在一起看不到未來看不到希望,不得不選擇離開他。那時候處於人生低穀的張衛健,是經曆事業和愛情雙重煎熬的屌絲一枚,直到1992年和溫兆倫演的電視劇《老友鬼鬼》(上圖)收視率頗高他才在香港打開了知名度,在有次采訪中張衛健提到“我為這個角色付出了很多,加了很多自己的東西,我當時就在想如果這部戲還不行,就準備去開出租車”。


↑↑↑《日月神劍》


↑↑↑《我愛牙擦蘇》

自那之後張衛健迎來了在香港最紅的一個時期,《日月神劍》《我愛牙擦蘇》等作品讓無線十分重視張衛健,並為他攬下了許多片約,光是1993年他就接演了12部電影,媒體封他是“周星馳接班人”,他是票房保障,他也終於圓夢出了自己的第一張專輯《真真假假》,還拿了好幾個樂壇新人獎。


但諷刺的是,前一年風光無限第二年馬上就降到冰點,也許是那段時間曝光率太多大家審美疲勞,再加上所接的片子都是搞笑片,整個1994年張衛健就沒接一部像樣的作品,唱的歌也沒市場,人氣也降到冰點,於是他變賣了自己大紅時買的房子,收拾妥當,去了台灣。這是張衛健演繹生涯里第二次大起大落了(第一次是得冠軍),從紅極一時到無人問,這種落差肯定不好受,在他第二次的人生低穀里,同樣也伴隨著愛情的失利,自覺事業配不上女友的張衛健與宣萱分手。


從香港→台漂,當年走在忠孝東路都沒有人認識張衛健,於是他全心全意準備唱片。有一段故事,是說張衛健最窮困潦倒的時候在台灣見一個唱片公司負責人談合約,其實他心里很沒底,但是他把桌上煙灰缸弄滿煙灰,好像已經見了很多人談合約一樣,然後逼自己在談吐中保持絕對自信,結果就這麼拿下了唱片約,然後台灣的粉絲被他的唱片征服了,1995年他獲得“台灣十大偶像”第八名,第七名是金城武。好事也傳千里啊,終於可以以“衣錦還鄉”的姿態重返香港,從TVB那接到了人生的代表作之一《西遊記》。



這部當年紅遍兩岸三地的電視劇,光廣告費就幫TVB賺了4億多港幣,不少人都直呼張衛健是他們見過最帥的孫悟空,也是最獨特的“齊天大聖”,因為他最人化。有一種觀點很有意思,“總說張衛健演什麼都是在演他自己,但不可否認這一版孫悟空他抓到了精髓,先有人才有猴,他做到了”。不過張衛健在這部代表作里並沒有得到什麼好福利,反而迫使他第二次離開香港,有傳這部電視劇他隻賺了九萬還因為工作太賣命得了急性腎炎大病了一場,後要求TVB提工資反被封殺(演講里說的那事應該就是這個時間發生的),而且不讓拍第二部,最終再次選擇離開香港離開TVB,來內地成了個北漂,並且也同時在台灣,兩地發展。看到這不禁感歎,沒有背景的人在娛樂圈混真的是很心酸的事。

不過想來張衛健也得謝謝TVB當年的拒絕,不然此後也不會出現那麼多真真紅遍全中國、包攬我們童年的諸多經典角色。


↑↑↑《少年英雄方世玉》


↑↑↑《小寶與康熙》


↑↑↑《方謬神探》


↑↑↑電影《新楚留香》


↑↑↑電視劇《小魚兒與花無缺》


↑↑↑《機靈小不懂》


↑↑↑《少年張三豐》

整理這些片單的時候真的看到好多“時代符號性”的大熟臉啊!鄭伊健、黎姿、朱茵、謝霆鋒等等…而張衛健也順理成章的被貼上了一個標簽“有一種童年,叫張衛健”,他也是長台詞之王,除了“涼風有信…”包括“我是如來佛祖玉皇大帝觀音菩薩指定取西經特派使者花果山水簾洞美猴王齊天大聖孫悟空啊!帥到掉渣。”也都成為這十幾年來一提起角色就會脫口而出的經典名句,而回想起當年的爆紅期,現在的張衛健卻顯得很冷靜“並不是我本人是他偶像,可能是我的角色是。有一些把我本人當偶像,可以給他們留下一個深刻印象,覺得這是我的一個成就,是件高興、值得自豪的事。我也很慶幸,我演的所有的戲,唱過的歌,娛樂、感人、好笑、刺激都可以,好看就好。”


也許是幾番大起大落讓張衛健擁有了平常心,看淡一切,反而更加的從容,從藝三十多年來幾乎沒怎麼變樣。今年進入到50+階段,回望這過去的起起伏伏,他說我相信能走到今天,不會有人說張衛健是因為運氣好、命好,才能這樣。我的故事有太多,都能拿來拍一部電影。隻能說人生本來就是苦難的事,但不要當成苦難來看,永遠要抱著我有能力處理我面前的困難,等事情過去之後很自豪地親自己一下,說你真棒。到現在,無論是人生的挫折還是事業上的挫折,對我來講,都是值得我記住的。你讓我選擇,從我出生,再讓我走一次,能隨便編寫自己人生的劇本,我還是願意照演一次吧,不用寫了。

無論開心,不開心,坎坷或是順利,都讓我再演一次,無所謂,這才是彩色的人生。如果一帆風順,苦是少一點,但還有什麼是讓我自豪的呢。最重要的是,我有能力去解決那些問題。——張衛健。



 

v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