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人搭乘捷運,上下電扶梯時,總會自動擠在同一邊,留著另一邊空蕩蕩的,當作通道,每個人這麼做時都自認為是一項美德,卻不曉得這其實是一項陋習,當初錯誤引進陋習的捷運局早就改變政策,連這項習慣的來源國日本,其實也正拼命要消除這個陋習,卻束手無策。


若台北捷運族有注意捷運局的宣導廣播,應該早就發現,過去曾經宣導靠右站立、左側通行的廣播已經悄悄消失,換成現在的「緊握扶手,站穩踏階」,要電扶梯上人人都握緊扶手、站穩踏階,也就是不鼓勵在電扶梯上「爬樓梯」,所以當然也沒有必要留通道,但是台北捷運族聽不懂這個隱晦的政策轉變,到現在還是每天留著通道,只擠在同一邊。



       


過去台灣並沒有這個陋習,在捷運以外的電扶梯上,人們還是平均的站在電扶梯兩側,不會特別擠到同一邊,直到捷運局的錯誤宣導,竟然在短短幾年內創造出這項「傳統」,還改都改不掉。當初會引進這個陋習,是因為向日本看齊的結果,認為日本人犧牲自己登上電扶梯的等待時間,留通道給趕時間的人快速通行,是一項美德。


日本會發明這種奇怪的行徑,也不難理解,因為日本社會對時間要求極為苛刻,而電車系統又因人口眾多以及過去發展過程的歷史因素而錯綜複雜,加上大都市如東京在上班時間的尖峰運量已逼近極限,上班族轉車時若是稍有差池,差了一班車,連鎖延遲下來,就會遲到,而這在社會上又不被允許,於是每天都上演眾人在車站從月台飛奔到電扶梯,再趕下另一個電扶梯,彷彿後面有殭屍追殺似的可怕畫面。



       


日本人自己也發現這整個情況有潛在的危機,當交通尖峰時間,一大群人為了留出通道,只利用電扶梯的一半空間,結果造成月台電扶梯前擠了一大群人,這容易造成意外危險,想必台北捷運族應該都對因過度擁擠造成的可怕「掀頭皮事件」記憶猶新;而人在電扶梯上快速奔跑本來就不是個安全的好主意,若掉了東西可能砸到人、卡住電扶梯造成損壞,萬一跌倒,可能會造成嚴重受傷,在人數眾多的長電扶梯上奔跑而跌倒,更有可能一連撞倒許多人;在工程上,人擠在同一邊對電扶梯結構是不至於造成太大威脅,但經年累月都這麼做,累積下來,是否可能造成電扶梯維護頻率較原始設計上升、成本增加,也有人討論。



       


為了避免上述危險與問題,日本現在積極宣導要握住扶手,為了怕太過隱晦,還畫了一張圖,明白的畫出乘客分散站在電扶梯兩側,每個都握住扶手、不留通道的宣傳海報,表示叫你握住扶手就是要你在電扶梯上站定不動,不要走路奔跑,所以也不要留通道,而是應該平均分散在兩側站立才對。


各車站還把這點列為加強宣導活動,說當期的特別活動就是大家一起好好的握住扶手。甚至連商店也共襄盛舉,知名的3C通路,在店內電扶梯宣導比車站還要更進一步,直接挑戰陋習,明說在電扶梯上走動奔跑很危險,不要留通道。很不幸的是,儘管各地鐵、商家這樣的宣導轟炸,日本人還是堅持陋習,非得擠在同一邊不可。



       


台灣人也是非得擠在同一邊不可,不同的是日本有長年的傳統,台灣卻是短期內造就,這或許是個意外造就的社會實驗,證明某些群眾行為習慣可以短時間養成,一旦養成後卻因為人類從眾的天性很難改掉,有的人不知宣導已經改變,以為陋習是美德,所以每天這麼做,有的人明明知道宣導已經改變,卻因為怕被搞不清楚的人指責,還是一樣這麼做,省得還要多費唇舌跟對方解釋他的美德是陋習;這個奇異的社會實驗,也說明了:什麼陋習最難改掉?往往就是被以為是美德的那種。


到底最後台灣和日本誰會先消除這種陋習呢?可不要有一天日本人已經成功扭轉這個陋習,台灣人卻還每天當美德遵守,那可一定會成為未來歷史、社會學家研究的題材,他們論文的開頭或許會這麼說:「歷史開了一個大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