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結婚早,22歲就嫁給黎鈞,23歲生了女兒。我姐姐比我大五歲,但因性格內向,專注於讀書,直到去年才結婚。

今年9月,女兒西西進入幼兒園讀小班。每天由我或黎鈞送入園是沒問題的,但接孩子卻有點兒麻煩。

雖然晚上十幾分鍾乃至半小時再去接孩子,並無大礙,但家長們都知道,剛進幼兒園的孩子,放學時能馬上看到父母親人,是多麼開心的事情。

這天我提早溜出單位去接西西時,發現姐夫龔家良也在幼兒園門口。


       

“我下班早,想著正好是幼兒園放學的時間點,就過來了。”

姐夫還說,我和黎鈞下班都晚,最近他不忙,接西西的事情就交給他吧。

我同意了,感覺卻有點怪。

說起來,姐姐會嫁給龔家良,我還是媒人。龔家良是黎鈞同學的哥哥,有一次我跟老公參加他們的同學會,偶然得知龔家良名校畢業,尚無女友,立刻想到我那羞澀內向的宅女姐姐。我找同學要了龔家良的照片看,又要了電話主動約他出來,把龔家良的職業、愛好、性格、為人大致了解了一番,覺得他還不錯,這才將他介紹給我姐姐。

他倆認識後不久就確定了關系,因雙方年齡都不小了,很快談婚論嫁,認識三個月後,就結為了夫婦。

我一手促成姐姐姐夫的姻緣,但我從不敢居功自傲。因為在我心里,有一個小小的疙瘩,那就是,龔家良得知我想撮合他和我姐姐時,連問了好幾遍:你姐姐,跟你是不是很像?

當我告訴他,姐姐跟我一點兒也不相像時,我看到了他眼里的失望。事實上,那一刻,我有些後悔在姐姐面前提前曝光了龔家良的照片和信息,讓姐姐對這個當時尚未謀面的人產生了好感。

好吧,姐夫和小姨子的關系,曆來很容易讓人產生聯想。好在姐夫和姐姐正式見面後,兩人都對對方表示滿意,感情進展也非常順利。我那點兒小小的疙瘩,也就被熨平了。

我打電話向姐姐報告了姐夫每天要接西西的事兒,姐姐也很支持。她說她和姐夫最近都在調養身體,準備要個寶寶,姐夫現在就開始接外甥女,也算是提前練習怎麼帶孩子。

從此,姐夫每天下班後都會先去幼兒園接西西。他陪西西在幼兒園玩玩滑滑梯、秋千,有時還跟老師交流幾句,再帶著孩子慢慢走到我們家。

那天女兒回家後看著我新燙的發型說:“媽媽,姨父說,你跟袁老師長得好像。”

女兒的老師我都認識,卻不知袁老師是誰。

第二天我送女兒去幼兒園時特意問她的班主任,袁老師是誰?班主任指著對面教室的一個女人對我說:“是她吧?你姐夫認識她。”

我走到對面教室門口,好奇地朝袁老師看了看。

這個袁老師,除了年齡大我幾歲,居然跟我有五分相像!特別是我換了這個老氣的發型後,我和她就像親姐妹一樣。不,比我和我親姐姐要像得多。

我打電話告訴老公,姐夫接西西,卻竄到其他班級里去了,還認識了一個袁老師。


       

老公叫我不要大驚小怪,但其實他放下電話就打電話給他同學了。下午,老公告訴我說,袁老師名叫袁媛,是龔家良暗戀多年的對象。這件事,姐夫的弟弟,也就是黎鈞的同學,早就當笑話在同學中傳播過。

黎鈞其實並不讚同我將龔家良介紹給姐姐,他也沒想到家良和姐姐真的會成為一對,所以,關於姐夫的這場暗戀,黎鈞閉口不提,免得大家都不痛快。

這世界真小,西西就在袁媛所在的幼兒園上學。而龔家良結婚後依然關注袁媛,為了多看看袁媛,竟然主動承攬了接老婆外甥女的活兒。

我如夢初醒,難怪當初龔家良會問我姐姐跟我長得像不像……我隻當姐夫對我有意,卻沒料到他心頭始終刻著另一個人的身影。

可是,既然執念如此,放不下那份感情,為何要跟別的女人結婚呢?

我跟黎鈞商量了一番,決定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姐夫再去接西西。至於姐姐那邊,她什麼都不知道,我該怎麼提醒她?還是干脆什麼也不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