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生在一個農村,自幼家裡就很貧瘠。父母養我們兄弟姐妹6人,非常不易。我是家裡的老大,所以早早的就輟學在家幫父母照顧孩子。15歲的時候就嫁到了現在這個家。當時老公17歲,比我大兩歲。由於我們還都不是法定結婚年齡,只舉行了婚禮,沒有領證。

那時候,老公家裡過的也是一般,雖然公公是村上的老師,婆婆開了一家小賣鋪。生活在農村的人應該知道,在村上開一家小賣鋪並不容易,許多街坊鄰居偶爾賒賬,次數多了,累積的債務也就越多。所以,每年,婆婆計算盈利的時候都會唉聲歎氣,小小的利潤也就剛夠一家人吃飯的。

我那時候就跟著老公一起下磚窯,拉扯板磚,跟著老爺們們干一樣的活兒。受了半年的苦,我就懷了孕。當時的環境根本就沒有現在好,懷孕後的我依然堅持跟著老公下磚窯。只是干一些清閑點的活兒。一直到我懷孕8個月的時候,才躺在家裡的炕上待產。

生老大的時候我是難產,當時村上的大夫問家裡人保大保小,老公和婆婆都一致的說保大的。保住大的,以後還能生。後來婆婆告訴我說,當時她想的是,我這麼小,還年輕,如果保了小的,她心裡過不去。最後在大夫的搶救之下,我脫離了生命危險。但是孩子卻岌岌可危,大夫一直搖頭說孩子活不了了。但是婆婆沒有放棄,她硬是拗著公公把孩子留了下來。她說,救不活也要試試,怎麼說他都是一條生命,就這樣扔了就不怕報應麼?

我對婆婆的通情達理感到慶幸。在沒結婚的時候,經常聽別人說婆媳關系不好相處,可我遇到了一個好婆婆。在婆婆的悉心照料下,老大還是活了下來。只是從小就體弱多病,稍微有點吹風就會感冒,那時候家裡根本不富裕,哪還有錢給孩子治病。公公放下一句話,吃穿住可以管著孩子,但是這生病買藥實在沒錢,就聽天由命了。

但是堅強的老大毅然在這種環境中長大了。老大10歲那年我懷上了老二。當時加上前幾年操勞過度落下了不少的病根,去城裡醫院,大夫都建議我停止妊娠,說這樣對我有危險。可是我不想放棄,畢竟這也是一個生命,雖然還沒出生,可偶爾我能感受到它在我肚子裡活動。

當時公公和老公都希望我安全,他們和大夫一樣,建議我拿掉孩子。唯獨婆婆不言不語。當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婆婆之後,她說支持我的想法。因為都是做過母親的人,讓我放棄孩子,比讓我放棄自己都難。懷老二到了7個月的時候,我出現了早產現象,當時婆婆著急的跟熱鍋上的螞蟻一般。


       

我很感激老天爺這麼眷顧我和兩個孩子。在醫院裡,當我生下老二的時候,醫生都說是奇跡。由於我本身就是帶病身體,生完老二,我整個人如同虛脫了一般,在家裡修養了三個月都還會覺得累。那個時候家裡的日子已經過的不錯,生活也沒那麼苦了。能住上醫院了。

後來的幾年,我在村上的一次健康檢查中得知,我自己患了子宮癌。醫生說我活不過40歲。當時家裡人知道了之後都很害怕。老公也是每天拚命的打工掙錢,公公一大把年紀了也去城邊找一些零活做。婆婆則是每天把家裡所有的家務包攬下來,每天只讓我躺在床上,或者看看電視,陪孩子們玩。

就在去年的時候,婆婆開始讓我每天晚上拿一把大米去街口撒,我問原因,她也不說,只說會對我身體好。我這一連堅持了半年的時間,一次晚上,我依然堅持照著婆婆吩咐去街口撒米,正好遇到了鄰家阿婆。她看到我,嘴裡嘀嘀咕咕的說了幾句不知道什麼,我上前諮詢詢問,她才說,「你婆婆是個好人,這米是她親手遞給你的吧?」我默默的點點頭,「你還不知道吧?在街口撒米是有說法的,老一輩人說,這種撒米的方式是借命。如果有人心甘情願的把泡過的米親自放到你手裡,你去到街口撒了,給你米的人在家念叨幾句,能把命借給你。」

聽了阿婆的話我被嚇到了。等回過神來的時候眼淚怎麼都止不住。婆婆是好人,的的確確。自從她知道了我得了癌症後,每天把家裡大大小小的活都包攬下來,一點兒活都不讓我干,就讓我靜靜的養著。而今婆婆卻用這種迷信的方法希望我活下去,雖然這種方法太過迷信,但是對於一個沒有文化的農村老婦來說,這也是她能夠想到的最好的辦法了。


       

我很感激我的婆婆為我做的這些事。雖然我現在身體一天不如一天,可我心裡是甜的。至少我知道,在我走了之後,婆婆會幫我照顧兩個孩子和我老公。她是好人。也是從那之後,我依然堅持把米從婆婆手裡接過來,只不過我都偷偷的存了起來。我是糟糠的命,不值得婆婆對我這麼好,還浪費了大米。

辛女士故事後記:

上面的故事是以前的故事,當時辛女士給小北來的信,字字句句中充滿了對婆婆的感激,在言語中也能看得出辛女士特別希望自己能夠活下去。

就在上周,我又收到了辛女士的來信,她說自己已經得到了一些公益組織的幫助,現在已經籌集齊了做手術的費用。

很感激這個社會上還有那麼多好人存在。

今天分享這個故事的目的也是希望告訴大家,婆媳關系其實可以相處的如同母女。只要我們肯努力,總會得到好的回報。

這是一個真實故事,並不是虛構小說。在這里小北真心的祝福辛女士全家人安康快樂!